布里斯本-南岸公園、瓦勒邁杉、昆士蘭瓶幹樹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瓦勒邁杉、昆士蘭瓶幹樹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布里斯本河

  離開布里斯本市政廳及喬治廣場之後,我們接著前往第2站行程-「南岸公園」。南岸公園的名號乍聽之下會覺得是很典型的公園,裡頭有樹、有花、有草坪,大概就是如此的景觀吧!
  不過南岸公園絕非只有「公園景觀」可看,它是布里斯本市民最適合活動筋骨、休閒放空之處,也是不少觀光客必來的景點,瞧…上圖一幅風光明媚的景象,即使坐著發呆也覺得心曠神怡吧!【上圖是由O-TREE大哥所拍攝】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布里斯本河

  南岸公園位於布里斯本河南岸,是西元1998年辦理世界博覽會時特別整理開發的公園,裡頭佔地16公頃,常有各式各樣的展覽活動在此舉辦,據說假日還有手工藝品市集,可說是非常熱鬧的活動區域。
  而這裡也是當地市民假日休閒踏青的地點,隨處可見騎著單車穿梭其中的車陣人群,還有全家大小席地野餐、運動的畫面,在一片天清氣朗的和煦日照下,第一次感受到這個城市所散發出的活力與熱情。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布里斯本河

  上圖之寬闊河流為布里斯本河,由此望向對岸,可看見多棟高樓大廈、政府機構及便捷的快速道路。順著這條路往右走,可以通往河岸咖啡廳、人造雨林、人造沙灘等,這些景點應該是觀光客不可錯過的重點行程,不過我們幾個沒有跟著導遊先生走,所以傳說中的人造沙灘沒見著,算是比較可惜的部分。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之尼泊爾神廟

  南岸公園內除了一般公園常見的步道、綠地、花園、水池等佈景設施之外,還有個很突兀的廟宇建築喔!(如上圖)咦~不會吧!公園內怎麼會出現這個東方味十足的宗教建築呢?感覺真的是有一點古里古怪耶!【上圖由O-TREE大哥所拍攝】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之尼泊爾神廟

  其實,這座廟宇是西元1998年辦理萬國博覽會時的展示建築,據說是尼泊爾送給澳洲政府的禮物,也因為來源國是尼泊爾,所以這座廟就被稱為「尼泊爾神廟」了。

  此行本來已安排入內參觀,可惜我們造訪當天剛好碰到施工期禁止參觀,沒辦法,只好在門口拍張到此一遊的照片,證明我們來過囉!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瓦勒邁杉(Wollemi Pine)  

  既然此行沒見到南岸公園最特別的人造沙灘,也未能進入尼泊爾神廟參觀,那麼我們的南岸公園行程就回歸到最原始的公園景觀及植物介紹囉!

  我們沿著布里斯本河畔走著,雖未遇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景致,但、在都會氣息濃厚的南岸公園裡,會發覺這裡的都市發展與自然景觀有著高度的協調感,是個成功結合便捷交通及休憩功能的都會公園。

  在這裡,小樹意外發現澳洲的天空相當明亮清澈,即使日照很強,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悶熱感,我想,如果每天清晨睜開眼都可以見到如此明亮的陽光,嘴角的曲線與一天的元氣指數絕對是上揚的。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瓦勒邁杉(Wollemi Pine)

  前張圖片中被鐵絲圍起來的那棵樹據說很有歷史了,不知道小樹有沒有記混了,但看這小心翼翼的防護措施,應該是很有紀念價值的樹種,搞不好僅此一棵、別無分號,所以各位如果有機會來到這裡,不妨留意一下這棵深陷囹圄的樹是否大有來頭呢?

台中科博館-澳洲植物瓦勒邁杉

  雖然我們始終沒搞懂那棵身陷囹圄的樹是什麼來頭,不過前陣子去台中科學博物館逛逛時,在館外的公園倒是發現了一棵同為天涯淪落樹的樹木,像隻籠中鳥一樣被禁錮在六角鐵欄內,湊近一瞧,果然是來自澳洲的植物,名為「瓦勒邁杉(Wollemi Pine)」(如圖)。
  這種樹據說是目前世界上最古老的物種之一,而且在恐龍稱霸地球的時代便已存在,大約是侏儸紀時期,迄今已有兩億年之久,算是元老級的珍貴樹種,難怪得層層戒護啦!

台中科博館-澳洲植物瓦勒邁杉說明牌

  有關瓦勒邁杉至今仍生生不息的秘密,是澳洲人大衛諾柏在西元1994年所發現的,這種原先在過去只剩下「化石」可待成追憶的樹種,忽然在一夕之間死而復生,仔細想想,同為恐龍時期的物種且已被視為絕種的樹木,現今居然仍好端端地活在這個地球上,這怎不教人震驚呢?
  嘿嘿~如此說來,搞不好那些在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恐龍,也正躲在地球的某一處繼續繁衍生息,世間上無奇不有,傳承多年的主流學說,明天很可能就被推翻,所以很多事還真是說不得準的。
  咦~扯了半天,到底布里斯本南岸公園內那株被關在鐵籠中的樹木是否就是瓦勒邁杉(Wollemi Pine)呢?經格放解說牌內容,確認就是瓦勒邁杉(Wollemi Pine)了,所以各位如果有機會來到南岸公園,別忘了去瞧瞧這株化石級樹種喔!

台中科博館-澳洲植物昆士蘭瓶幹樹(Buddha's Belly Tree)

  介紹完瓦勒邁杉這種已列為化石級的古老樹種之後,我們再來看看另一種澳洲植物-昆士蘭瓶幹樹(Buddha's Belly Tree)(如上圖)。
  顧名思義,昆士蘭瓶幹樹的外型長得就像一個放大版的酒瓶,說是保齡球瓶好像也有幾分像,這種樹主要分佈在澳洲昆士蘭中西部乾旱地區,耐旱是它的特性,所以中段下方像酒瓶一樣膨脹的樹幹具有儲水功能。  

台中科博館-澳洲植物昆士蘭瓶幹樹解說牌

  而且昆士蘭瓶幹樹(Buddha's Belly Tree)的酒瓶身材養成至少需等待15年的光陰才會逐漸膨大,而變成酒瓶身材後的瓶幹樹加上一頭綠葉,倒像是染了顏色的「菜頭」蘿蔔,又像是花瓶中插滿了蓬鬆的綠草,真的非常有趣喔!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之恐龍脊椎造型長廊

  圖中的流線型長廊位於南岸公園入口處,由此角度看真的很有曲線美,加上攀爬中的綠葉及朵朵粉嫩的小花點綴,更添幾分生命力。
  不過呢!這條長廊的設計與景觀美學無關,據說當初的設計者是想呈現出恐龍脊椎肋骨的意象,所以走在裡頭就等於是走在恐龍的身體裡,想到這兒,好像原先的浪漫想像統統一掃而空,反倒對這樣的設計點子有種天馬行空的感覺,阿豆丫的腦袋瓜真是充滿創意啊!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之恐龍脊椎造型長廊

  此時雖已入秋,但、強烈的日照仍使我們不敢大意,特別是澳洲的天空有著清澈的透光度,這樣的紫外線系數肯定驚人,所以來到這裡,防曬準備工作是絕不能疏忽的,以免曬傷喔!
  不過說也奇特,外國人似乎很熱愛陽光,一路上也沒見到有人撐陽傘或戴帽子的,除了台灣人之外,哈哈~

布里斯本-南岸公園之鴿子特寫

  在離開南岸公園之前,我們在草地上有看到一對相互依偎的鴿子夫妻檔(或情侶檔)喔!可惜當小樹靠近拍攝時,一不小心「踩草驚鳥」,其中一隻竟然頭也不回地離開鏡頭,任憑小樹千呼萬喚也喚不回伊的心,所以草地上只剩下這一隻老神在在的鴿子,哎呀~難怪人家都說動物與小孩是最難拍攝的主題,因為最不配合嘛~
  目前布里斯本市與高雄市已締結為姊妹市,在南岸公園的一隅還有高雄公園的地標立碑,這塊石碑於西元2007年落成,算是燒燙燙的歷史見證,對臺灣的國際能見度也很有意義,來到這兒,可別忘了前往拍張紀念照喔!

延伸閱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