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豆村的日式庭園造景與夏目漱石紀念館(虹之鄉)

伊豆村的日式庭園造景與夏目漱石紀念館(虹之鄉)


  逛完英國村之後,我們接著進入「伊豆村」的範圍,顧名思義,伊豆村是以日本傳統村落建築及日式庭園為主,甫一踏進此地,英式田園風的特色景致頓時換了樣貌,取而代之的是隱士世界中那種空靈、靜謐的淡泊氛圍,雖然沿路並未發現櫻花的蹤跡,不過愈冷愈開花的梅花倒是一字排開,以清冷高貴之姿迎接我們的到來。
  有趣的是,正當小樹忙著取景拍照之際,有位日本婦人忽然自鄰近店鋪裡端出了N杯茶飲招待我們,熱騰騰的茶香在空氣中氤氳繚繞著,令此刻已成漸凍人的小樹剎時感受到一股暖流直通心底,著實倍感窩心呢!
  另外,在沿途商家的店門口,小樹還發現幾件印上獨角仙圖樣的T恤,上頭的獨角仙圖案又大又漂亮,讓小樹不禁懷念起家中那幾隻「已作仙」的公仙仙&母仙仙,真可惜沒有拍照留念。(「仙仙」是小樹對獨角仙的暱稱)

  就這麼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上圖這道大門前方,這是一條通往日式庭園的路徑,裡頭有山水園林的造景,也有橋墩的設計,當然更少不了春櫻片片來點綴,只是現在尚未欣逢櫻花盛開的時節,而且據小樹觀察,這裡也沒有栽植河津櫻,所以園中沒有提前開跑的櫻花可賞,倒是有一個著名文學家-「夏目漱石紀念館」坐落於錦橋另一邊,值得大家前往參觀喔!

  日式庭園雖與伊豆村同為日系佈景風格,不過相較於伊豆村傳統店家沿線分布的聚落型態,日式庭園更多了大自然的靈性空間,走進此處可以感受文人眼中的山水境界,正所謂「池畔輕舟渡、長橋通幽處」,如果再加上櫻花絢爛乍現的河岸風情,想必眼前的景致將更是美不勝收啊!

  沿著這座長橋(名為錦橋)走至對岸,那邊有個小巧雅致的日式房子,不同於伊豆村中的傳統聚落,這間房子週圍遍植各式花草,環境也極為清幽,是日本著名文學家-「夏目漱石紀念館」的所在地。咦~夏目漱石?這個名字好特別,究竟是何許人也呢?
  其實,在來到此地之前,小樹對夏目漱石完全一無所知,唯一打過照面的大概僅止於「日鈔面額1000元」吧!蛤?不會吧!這跟鈔票又有什麼關係?怎麼小樹打起啞謎來了呢?

  其實,夏目漱石在日本近代文壇上的地位極為崇高,他對於東西方文化的了解涉獵均有相當造詣,也因此被稱為「國民大作家」。
  而為了紀念夏目漱石這位文壇奇葩,他的頭像自西元1984年起便被印製在1000元的紙幣上廣為使用,這也正是小樹認識他的由來,不過自西元2004年起發行的1000元新鈔已改為「野口英世」,是日本醫學界的風雲人物。

  夏目漱石本名夏目金之助,生於西元1867年,東京人,家中排行第八。
  其家世背景在當時的江戶地區顯赫一時,不過他出生前家境已日趨沒落,所以他是在不被期許的情況下誕生,出生後一度被寄養並於2歲時過繼為嚴原家的養子,直至10歲時方才回到親生父母身邊。
  可惜他與父兄的感情不睦,加上15歲時母親因病去世,所以他在19歲時便離家自力更生,這些成長過程對他的心境及文學創作產生很大的影響,孤獨而渴望親情溫暖的細膩思惟自筆觸間流瀉,從幾部帶有自傳色彩的小說中便可一窺端倪,如:《少爺》、《三四郎》、《之後》、《道草》等。
  另外,近來有一部日本電影-《夢十夜》,亦是根據夏目漱石的原著拍攝而成。

  夏目漱石是金之助的筆名,其中「漱石」二字據說是取自中國《晉書》孫楚傳,傳記中曾提到「漱石枕流」這句話,翻譯成白話就是→漱石是為了砥礪齒牙,枕流是為了洗滌耳朵,藉以比喻孫楚年輕時為了體驗隱士生活的一種自我要求,亦象徵夏目金之助對自我的期許,時時刻刻以堅強的鬥志挑戰每一場人生的瓶頸與困境,可能因此以「漱石」的典故自喻,而改叫「夏目漱石了」吧!

  轉個身,忽然看見一群睡姿百態、栩栩如生的貓咪飾品,每一隻皆作工精緻,貓毛黏貼得極為伏貼,像小人國中的貓咪統統往夏目漱石紀念館移動,並在此呼呼大睡,做起甜甜的好夢來了,此時即使紀念館內、外靜得連悄悄話都聽得見,還是讓小樹忍不住要驚聲尖叫,天哪天哪~這真是太卡哇伊了,怎麼會有如此精巧細緻、維妙維肖的貓咪飾品呢?

  是的,在夏目漱石的紀念館中乍見如此可愛逗趣的紀念品,感覺真是挺新鮮的,除了那一對在竹籃中好奇張望的貓咪之外,其餘的皆處在睡眠狀態中,模樣十分安詳可愛,令小樹看得愛不釋手,每一隻都好想帶回家呢!

  其實,這些貓咪在夏目漱石紀念館可不是只賣萌的唷!牠們之所以能成為紀念館中的超人氣商品,完全源自於夏目漱石在西元1905年發表的一部小說《我是貓》,故事內容是以「貓」為第一人稱書寫,透過貓的觀察,仔細描繪出當代知識份子表裡不一的醜態。

  這部小說自發表後佳評如潮,並奠定夏目漱石成為新時代作家的地位,所以嚴格說來,夏目漱石的文壇貴人不是人而是「貓」,這的確是相當弔詭的緣份吧!

  離開了夏目漱石紀念館之後,我們越過錦橋,再度朝著下一個目標-「加拿大村」邁進。
  途中我們經過一處開滿黃色小花的園林,其花瓣與在伊豆村所見的梅花相似,開花的姿態亦十分雷同,初步判斷應該同屬梅花一族,湊近一瞧,果真是身帶傲骨的梅花,即古文詩詞中最常被引用的花種之一「臘梅」。

  雖然臺灣的高山地區已陸續引進臘梅的栽種,不過細數小樹與金黃色梅花的相遇,似乎還是頭一遭呢!難得有此機會與它們在異地重逢,當然得好好拍照留影囉!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