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泰姬瑪哈陵之外國人就是潘仔(上)

泰姬瑪哈陵(Taj Mahal)總是印度第一個讓人提起的世界遺產,繼埃及金字塔之後遊客絡繹不絕的大型墓仔埔,

不過金字塔不僅能臭屁是外星人建的,進入還能保持少女臉蛋青春可口,
泰姬瑪哈陵能說嘴的只有一個黑色浪漫又破碎的故事。
沙賈罕皇帝的妻子瑪哈,在生了他們第14個孩子之後,染病死於39歲,臨終前要求一座舉世無雙的寢陵供人瞻仰,
其實少婦很想憑一己之力把這部份史實隱藏起來,這樣才能維持童話故事裡公主的少女身材和從此幸福美滿的結局啊!
但故事更暗黑的還在後頭,
皇帝傷心欲絕,耗盡國力,進口大量的白色大理石、寶石和工匠,從動工到完成花了22年,
建成之後剁掉了領頭工匠的手以維持陵寢的獨一無二,並計畫在對岸修建一座黑色的大理石陵墓,想在死後與妻子對望到世界末日,
沒想到,泰姬陵建成不久就被自己的兒子囚禁在另一邊的阿格拉堡裡,只能透過小窗,遙望泰姬陵在河中的倒影,抑鬱終老。
雖然泰姬瑪哈陵和金字塔同列世界七大奇景,但少婦真心覺得這裡的景點介紹應該列為18禁,
這就像原版的格林童話,已經嚴重扭曲夢幻的少女心了啦!
當初安排搭夜舖火車一早到阿格拉,晚餐後離開到新德里,停留時間14小時,
預算了火車誤點的時間,也擔心晚上睡不好,大夥還要整天背著十幾公斤的行李參觀吃不消,
沒想到,火車多走了4小時,整天還能從容的閒晃。
抵達阿格拉和離開阿格拉的車站不一樣,這實在是印度十分神奇的地方,
整路都緊張怕跑錯火車站,其實嘟嘟車司機會幫忙確認目的地,原來,每個火車站有固定的行駛方向,網路訂票時小心一點就是。
由Agra Fort火車站到Taj Mahal的嘟嘟車60Rs/1車,
由Taj Mahal到Agra Cantt.火車站的嘟嘟車80Rs/1車,
以上都是先求助在地人幫忙詢問,才獲得的在地價,否則司機個個都想獅子大開口,
別想跳錶了,沒有一台車上的錶是正常的,反而常常看見錶殘破的美感想要跟司機討回家做紀念。
沒有直奔泰姬陵,我們先到旁邊lonely planet推薦可以寄放背包的餐廳吃飯,以為如獲至寶。
沒想到餐廳簡陋、上餐龜速,價錢偏高但廁所馬桶沖出來的水質混濁,咖啡色的水像多次回沖,
杯子裡的汙垢看起來像十個客人用過還沒有清洗,直接再裝入我們的Lassi,喝來卻有消毒水味,
湯的味道也怪里怪氣,炒麵炒飯還是在印度那101道最安全的料理,
但是果不其然,那成為其他4個人一連幾天小菊花練習噴射的開始,這個為了寄放包包的代價可真大啊!
直接踩中地雷,不過由於lonely planet的推薦,無知的外國遊客仍然不斷上門,
實在很想用吉兒的化妝品在玻璃上寫字警告大家千萬不要進來,
人客啊!看到 「Yash Cafe」 千萬要過門不入,他們為了登上lonely planet 一定付了 不少錢...,其實不只有這間,到處都有寄放背包的服務,根本不需要擔心。
泰姬陵有三個入口,從附近隨便跟著人群走都能到,但路程崎嶇,和泰姬陵的霸氣不合。
一見到古典售票亭,便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但依然無助於扭轉被公然搶劫的感覺,
皮膚白,天生就是要花750Rs買門票, 印度臉孔只要20Rs,
生平第一次,希望自己長得木碳黑。
但是多花錢買相同的門票是可以直接升等VIP的,入口檢查分四個走道,高低票價再依男女分道,
遠遠地把那些在外圍排著一圈又一圈的印度男人們甩在後頭,他們前進緩慢,應該排隊排到暈頭轉向,以為要進泰姬陵聽演唱會,
頓時發現,印度政府厚臉皮制訂的價差,原來是要賜給你進入的優越感。
入場處的安全檢查剎有其事,保全人員把包包一個一個仔細翻找。
檢查員翻看我的旅遊筆記,打開我的筆袋,揀出藍筆,在紙上畫了畫,閤上,
又翻出立可帶,質疑她找到了什麼可以讓她沒收的東西,作勢沒看過要試用,我便乖乖的現場教學,
從她上揚的嘴角,我知道她其實羨慕我有這等好東西,想要帶回家。
但廢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不知道是不是背包裡的牛肉乾惹怒了印度人,幾乎所有東西都被放進自動放棄籃。
自拍棒和撲克牌不要也罷,餅乾2包、牛肉乾和日記本要是都丟掉還得了,這些可是在印度必備的精神食糧!
只好像現刑犯被壓解出門,寄放在超遙遠的locker room。
經過庭院,被紅沙石門擋住,
對於故事耿耿於懷的少婦還是迫不及待想見到泰姬陵本人,就像想要撥開被打在裸體少女身上的馬賽克XD,
匆匆看了和紅堡相同的紅磚建造,穿鑿了一些泰姬陵代表的白色印記,進到圓形穹頂底下,感覺「好像到了莫斯科啊!」就急急忙忙交待完心得後進去了。
一穿越石門,白色的泰姬陵倏地「碰!」了一聲,份量重重的佔據視線,將人懾住。
在陽光下閃爍的白,瞬間就被她折服了,好美啊!
還好這天天夠藍,否則整個泰姬陵必與天空融為一體了。
不過少婦感動的眼淚在金字塔已經流乾,在這裡無法擠出眼淚停留在臉上,無法假掰體會泰戈爾將她形容為「臉頰上一滴永恆的眼淚」。
暗黑故事也忘記了,潔白耀眼的珍珠如實的立在眼前,欣喜自己又站上了一個偉大的歴史黑點,
一如我愛所有白色的設計,如果死後也葬在這裡,我可以。
還站在石門的這一側高台,尚未靠近泰姬陵,但腳邊已經擺上了「最後拍照限定」的告示牌,只有在這裡才能拍照,穿越後,攝影禁止。
這等距離的泰姬陵還十分遠,連鑲在門上的珠寶反光都折射不進眼簾,在照片中的泰姬陵小的就像個孩子,有種到樂高世界玩的錯覺,實在讓人覺得不甘心啊!
但受限於小時候就道德感高漲,覺得扼腕也要乖乖遵守,站在原地瘋狂殺底片,沒有人願意走。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