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 歐登斯﹣安徒生續集,同場加映少婦版暗黑童話(下)


安徒生博物館外的草地上,有夏季限定的公演,綜合安徒生的眾童話故事串連成小劇場,一週六天,免費,但只有丹麥語。

翻譯成中文,意思就是,我們很有誠意,看不懂是你家的事XD。
 
在參觀完安徒生博物館之後,愛恨交織,自然很期待這種陽光草地和公主城堡的救贖,
如果來得及準備些野餐食物,對安徒生的愛恨情仇更可以大大地平衡一點。
然而就如上集 所言,安徒生畢生產出的童話眾多,除非是童話故事研究員(?),不然根本不可能認出劇場中不斷冒出來的角色。
演員多得驚人,讓小舞台顯得更擁擠,將故事們沒有邏輯地穿插在一起。
 
少婦認出來的還是那幾個,再搭配丹麥語,就是鴨子聽雷,
從頭到尾,只能當一個湊熱鬧的門外漢,全場只關注穿新衣的國王什麼時候才會脫掉上衣裸體繞街,
可惜這不是原作演繹,又怪自己沒有提前卡位,連大肚腩下的裙底風光都沒能低頭一瞧XD...
 
在草地上席地觀賞的感覺無限好,只是強烈建議準備前往的人攜帶哆啦a夢的翻釋蒟蒻。
起身往安徒生區裡晃,兒時住所附近受政府下令,保留了200多年前的原貌,
房屋顏色鮮艷、低矮可愛,整區石磚也是車輛禁行。
少婦實在愛翻了這種歐洲小鎮,但這輩子還在等,等穿著體驗的風潮延燒到歐洲,
好讓我穿著豐胸束腰大澎裙,勾個紳士、再撐個小洋傘,讓鞋跟在石磚路上發出聲響,踢踢踏踏,一償生在中古時代的宿願。

城裡的房子和我們習以為常的風格迥異,加上路旁比人高的巨型花兒都是精彩,
地上的紅色安徒生腳印,也被黃色地磚刻得模糊,跟著走是樂趣,不跟著走便是冒險。
實在很難連結,這裡曾經是貧民區吶!
連路旁的小店招牌都萬分迷人,像是童話故事的主角們紛紛進駐在店裡等你推門進入。
身在其中,可以輕易地感受到這個童話村散發的魔力強大,相信只要讓少婦待得夠久,找到巫師作法,鐵定也能變身安徒少婦。
安徒生的兒時住所是一層樓的黃色小宅,門口維持一貫的低調,同樣以方形敷面膜的剪紙臉譜充當安徒生式的招牌。
屋內映入眼簾的第一幕,就是安徒生爸的工作檯。
雖說這是一間小貧宅,但有整排的對外窗,裡面採光佳,空間明亮,尤其安爸的製鞋檯根本把少婦的魂魄都抓走了!
看看這樣的擺設,未免也太美了!
 
雖然「原樣」可能融入後來的新時代北歐風,雖然安爸是一個窮苦的製鞋匠,安媽是洗衣工,安奶奶平常也需要乞討幫忙家用,
但以冷眼旁觀的立場來形容,這便是家境無論如何清寒,心裡的富足感一定十分豪奢的意境吧!XD。
以四人來說,兩房一廳的房子確實不夠大,安爸和安媽結婚時也沒錢買床,
但安爸用了一只舊棺材給安徒生雕床,刻了花邊,還撐了四柱,手藝精巧的很!
且配上整間的木質地板、厚重的實木傢俱,和獨立的戶外廁所,這些都讓同樣蝸居的少婦好羨慕啊!直想在小安獨一無二的床裡打滾XD!
因為貧窮,所以附近的小孩被禁止跟窮小安玩,但安爸志不窮,替他布置了書架,有空便唸「一千零一夜」和莎士比亞給他聽,
還幫他搭了玩具劇場,手做木偶玩具給他,陪他用木偶來演書中的角色,奠定了小安的文學基礎。
只可惜,11歲時安爸早逝,隨著母親改嫁被冷落,開始了他更悲慘的童年。
直到他14歲獨自離開歐登塞,去了哥本哈根,22歲成功地發表了他的第一部遊記,33歲那些著名的童話故事們紛紛問世,人生才漸漸平步青雲。
(這根本是給同樣33歲的少婦動筆寫童話故事的一個重大啟示!)
 
這些安徒生前傳搭配黃色小屋都算是感人勵志,
對於他的童話故事,我們也還是保持蒙蔽老化的心靈,觀看童真的那一面就好了,他的暗黑就隨他一起埋葬了吧!
(但話又說回來,安徒生口口聲聲地說成名後要頌揚歐登塞,但死後卻還是葬在哥本哈根,是什麼意思?)
離開安徒生的兒時住所,剩下與他相關就是安徒生公園和路上會撞到的眾多雕像了。
公園很大,大樹成蔭,還有河流通過,很多角度看,更像是一座森林。
據說,這河就是當時的貧民洗衣場,安媽當時工作的地方,只不過後來公園整頓,河道經過修改,原始地已不復見,
但少婦相信,依照安媽這般走紅程度,大家並不在意,以藝術家向安徒生致敬的造型紙船,放在河中,就成功轉移大家的焦點和想像了。
公園園景整理地用心,像後宮大花園,容易讓人忍不住演一段人比花嬌的戲。
矮樹叢修剪地整齊,也有一種吸引人的魔力,好像背後隱藏了一座被咒語籠罩的迷宮花園。
不過這個公園怎麼看,都是個適合安徒生牌位長眠的地方啊!(少婦就是死也不放過他...XD)
最後,僅以一座城裡的錫兵雕像,和少婦版童話來致敬安徒生受爭議(?)的一生。
[瓶中人],作者:暗黑少婦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天使,擁有一只透明的小瓶子,和他的眾多玩具擺在一起。
瓶子只有手掌大,裡面住了一個人,天使是他的主人也是他唯一的朋友,瓶中人整天專注的事就是負責逗天使開心。
他偶爾單腳站立假裝跌倒,偶爾走路撞壁,偶爾將鼻孔貼齊在玻璃上...任何隨心的舉動都能輕易地將天使逗得哈哈大笑,瓶中人為此感到快樂而且滿足。

然而有一天,天使突然不再笑了,任憑瓶中人怎麼使出混身解數,天使的嘴角依究不為所動。
幾天過去,天使仍然沒有露出一絲笑容,盯著瓶子的時間也漸漸減少,瓶中人開始不知所措,苦惱問題究竟在哪裡?
他想,或許是瓶子太小了,限制了他表演的範圍。
他想,或許天使看膩了他的招數,如果他能有些道具,就能搞出更多好笑的點子。
瓶中人開始認真地思考著離開那個小玻璃瓶,儘管他這一輩子從沒有出去過。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白天,他找到了機會,用盡全身的力量墊腳尖、伸長手,把瓶口的軟木塞撐開,
接著用身體撞擊瓶身,玻璃瓶應聲倒地,滾落桌面,
他在裡面跟著轉了幾圈,頭從來沒這麼暈過,但他依然毫無畏懼,一心只想著尋找讓天使重拾笑容的方法。
瓶中人勇敢地爬出玻璃瓶,鑽出門鏠,向門外的世界走去。
 
他看到了一個大公園,公園裡有很多和他大小相同的人們,他們開心地在草地上野餐、嘻戲,每個人都神情愉悅,整體看起來就像是一幅設計過的美好名畫,
這大場面讓瓶中人看呆了,他相信附近一定有很多欣賞著發笑的天使們吧!
但他努力尋找,卻一個也沒看見,他想,或許天使們正好忙碌去了?
 
不小心一時分神,瓶中人被傾斜在草地上的乾樹枝絆倒了,他連滾了幾圈,順勢躍起,正好跨坐在一隻狗背上,做了一個100分的鞍馬動作。
他覺得自己表演的完美極了,這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有身手矯健的這個優點,這是生活在瓶子裡,沒擁有過的伸展。
第一時間他想到天使,希望天使能替他大聲拍手叫好,但環顧四周,仍然沒有天使的身影。
 
但他躍上狗背的動作卻使狗兒受到了驚嚇,狗直直往馬路上衝去。
他嘗試以雙手緊抓狗兒身上的毛髮,但狗兒跑得飛快,瓶中人支撐不久便被甩落。
「碰!」他重重地摔在地上,眼冒金星,起身後揉揉眼,發現自己置身於一間花店前。
 
店裡整整齊齊地擺滿玻璃瓶,玻璃瓶與他原先出自的瓶子大小相同,而且每個瓶裡都裝滿清澈的水,插著一束美麗的不得了的鮮花,整間店美得像發著光,讓人移不開雙眼。
但更令他驚喜的是,店裡也擠滿了天使,沒有一個天使不張嘴讚嘆花的艷麗,並爭相搶著要帶哪一瓶回家,
瓶中人認同花美的無與倫比,令人賞心悅目,覺得自己終於是找到了使天使開心的答案,
於是毫不猶豫,昂首起身,爬進了插上彩虹玫瑰的玻璃瓶,
儘管玫瑰的刺刺傷了他,血染紅了瓶裡的水,儘管他知道自己無法在水裡呼吸,
他仍然為他最終成就了一幅美好的畫面,獲得天使們關愛的眼神而感到驕傲,直到脈博漸漸淡去。
 
﹣﹣﹣﹣﹣﹣﹣﹣
票價資訊:
北歐的票價跟女人一樣善變,大部份令人沮喪,只有少數驚喜XD,
博物館95 DKK(約450台幣),附贈兒時住所參觀,就像在北歐行乞撿到錢一樣令人雀躍。
票價依然囉哩八嗦,單賞貧戶30 DKK,10以上團體25 DKK,17歲以下小人免費。
 
安徒生劇場公演時間:
每年6月底到8月初,天氣好的夏天,週一至週六,每天11、13、15點,煎熬的20分鐘。
目前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