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黑金屬尋根之旅

廢嚷嚷多年的黑金屬尋根之旅,在決定由挪威北上探訪北極熊的時候就順路達成了。

讓挪威升格旅遊界的健達出奇蛋,兩種願望一次滿足。
 
由於廢開始聽黑金屬的時候,我還在玩泥巴,
原本恐懼「尋根」會讓我完全脫節,擔心要追本溯源到黑金屬他阿嬤的裹腳布,還需要深入庭院深深深幾許之類,讓挪威行程阻塞,
沒想到,催促著廢交出尋根之旅行程表,他只排出一間唱片行...
(借圖)
在Oslo,每年3.4月皆舉辦為期4天的「INFERNO」極端金屬音樂祭,18歲成人限定,
期間販售黑金屬巡禮行程,NOK 200(約台幣800),安排2處參觀,
先到Neseblod唱片行,再到被黑金屬樂團主唱燒掉的教堂遺址。
因為黑金屬在挪威由1990年代崛起,到現在只30年,沒有太多的歴史性地標,
原有3處,現已合併為2處,也就2處而已!
(借圖)
和廢能自己走當然不花錢參團,步行或大眾交通工具都能抵達。
不過看到那些參團的黑金屬人全身穿得黑嚕嚕,用滿身的刺青和圖騰咒罵上帝,
大夥卻集體坐遊覽車參觀,比「惡魔」手勢對著景點輪流拍照,像迷哥迷妹一樣眼神充滿了愛,和硬漢形象實在很衝突XD。

(借圖)
位於市郊的Holmenkollen教堂原本是挪威古跡,在1992年被黑金屬激進人士燒成灰燼,
他們的反基督情節來自於守護北歐傳統神話,反對天主教入境後的強制壓迫,所以憤而在5年間燒掉挪威境內50幾座教堂。
不過廢認為該勉懷的不是教堂遺址,是黑金屬的殘暴精神,所以對於後來重建的主建築興致缺缺XD。
於是剩下的黑金屬巡禮,確實只剩唱片行了!
落地挪威的隔天,唱片行是全天唯一的行程。
廢總是說,黑金屬讓他變得獨立堅強,那麼我也算是黑金屬的直接受益者了。
為了感謝黑金屬對廢的後生父母養,計畫用一天的時間讓廢沈浸,來交換少婦多年來對他的願望視若無賭實在再划算不過。
 
查好星期六11點開門,在店門還沒開的時候就站在門口守候。
那是一種美妙的時刻,用青春為之瘋狂,再用幾年的時間等待,最終站在夢想之地,踏入門口的瞬間雞皮疙瘩掉滿地。
Neseblod Records,原為Helvete Records。
幾乎可以說是全球黑金屬發芽茁壯的地方,如果沒有這家唱片行,就沒有後來的黑金屬浪潮。
但遺憾的是,店租貴,Helvete Records經營不善,2年後在1993停業。
在Helvete Records底下,就是惡名昭彰的BLACK METAL地下室,
早期挪威黑金屬樂團的集散地與互相研究交流的地方就是這個陰暗的鬼屋XD,
不過當時由不同的入口進入,不能由唱片行直下通行,必須借道旁邊的咖啡館。
時隔20年至2013,Neseblod Recoeds在Helvete Records原址重新開幕,
並連結了BLACK METAL地下室的入口,不再需要繞道,咖啡館終於擺脫黑衣人的終日叨擾了XD。
廢雖然簡化了那麼多的黑金屬歴史,但少婦還是對於這個無從理解的世界聽一遍忘一遍。
(借圖)
10幾年來,從頭到尾只記得,大學的時候,在廢表演前幫他畫上屍妝的時刻,台下的人對他膜拜低吟擺頭尖叫。
那時年輕的少女就是沒膽幫他在額頭寫一個王字,現在才知道後悔莫及!
而如今唯一能彌補這個巨大的缺憾,就是看熊貓隱藏在這些兇狠的屍妝裡哈哈大笑。
Neseblod Recoeds同以前一樣窄小,但變得更像黑金屬倉庫,並自詡為黑金屬博物館,裡面擁擠卻陳列各式絕版品與挪威黑金屬的重要史料,
外行人鴨子聽雷,但看到廢感動的樣子,雷聲都變得跟黑金屬一樣動人了(疑?)。
不過最有感的還是BLACK METAL地下室,這是所有黑金屬狂潮開始的地方阿!
這種感觸和去印度菩堤迦耶感受佛陀在當地出生十分相似,都能感受到一股巨嬰在此非常用力吶喊的感覺(偉大的啟蒙與疏通便秘其實有異曲同功之妙XD),
再加上地下室原有的潮濕陰冷,莫名的涼風陣陣,牆上面目猙獰的驚悚海報,
到處都是黑金屬最愛的長角字體,走道上還放了一具吸血鬼式棺材...
尤其少婦即眾人,眾人即少婦,對於黑金屬的殘破認知,只有殘暴、兇狠、殺人放火,
愛黑金屬的人不是怪人就是心理不正常,還有一頭違和的娘娘長髮,不然你看林昶佐Freddy就知道了XD。
看到BLACK METAL了不起的幾個大黑字,崇敬與害怕的感覺以奇妙的比例混合,
整個人毛骨悚然,好像待久一點就能見到陰靈附體!
但在這兩個大字面前又不由自主地想用力地甩頭晃惱,連照片因為光線昏暗而模糊,都覺得構圖完美。
這時如果有個帥哥吸血鬼靠過來合照就堪稱滿分了!
這種無可救藥的少女心,應該就是閃靈Doris在黑金屬界那麼有名的原因了吧?!大家在恐懼的時刻,都想找個美妙的裸胸依靠XD。
BLACK METAL加上斑駁的牆上很是厲害,但說服廢捨棄黑衣人千遍一律的硬漢魔鬼風,留念改扮黑色蜘蛛人更酷。
顧店的女孩,只20歲,也是一名黑衣人,但一反挪威人的冷漠(?),
從我們入店到離開,對店內介紹、她的被僱用史、常到店裡的重量級黑金屬大咖...濤濤不絕,
不知道是否與我們特別表明受25小時的飛機折騰前來有關,讓廢獲得了特別多的解說,
少婦還是在一旁假裝認真,對於聽不懂的黑金屬語言努力練習左耳進左耳出,
不過她熱心提供的景點介紹,跟旅書上一樣無聊,看來這果然是Oslo的罩門。
廢在店裡前進3步後退2步,走到門口再繞回來,完全依依不捨,
最終在離開前讓我們遇上Neseblod Recoeds的老闆,在Oslo神級般的人物,
看到他等於見到了黑金屬之神,一如神明出現都有出場音樂,他的出場也在店裡響起了澎湃洶湧的黑死樂,但不是少婦終於修行成佛上了天堂,是神下凡來了。
因為他的努力復興,才有完整的文物保存,並在原址重啟,讓大家都敬重他三分,不過很可惜,由於神威顯赫,我沒能摸著他的光頭拍照沾點保佑,
倒是他大人有大量,完全不在乎裝忙的門外漢在店裡摸蛤兼洗褲,心裡只塞滿北極熊。
但愚婦倒是因為無知的偏見被狠狠地被揍了一拳,
以為挪威是黑金屬的產地,以為走在路上會淹沒在高比例的長髮黑衣人群裡,
以為可以用死腔在麥當勞對店員點餐,以為沒有路人畫屍妝是因為永晝陽氣太旺,
以為在陰暗的live house總能親眼所見黑金屬團在舞台上瘋狂摔吉他或點賴打,
結果市區2間有名的bar裡,重金屬人只聚集喝酒,裡頭播放老搖滾。
更跨張的是,在前往北極的船上與團友攀談,他在Oslo生活了50年,連黑金屬在元素表上歸在哪一族、能不能資源回收都不知道!
最後只能歸納為挪威的黑衣人個性低調,如同柯南裡的黑衣人只在沒有案情可破時才偶爾串場一樣。
看來,少婦在黑金屬界無論如何都只是個孩子,泥巴還要繼續玩上二十年。
 
 
﹣﹣﹣
營業時間很廢,無法偶遇只有強求,一-五 12-18,六 11-16,日休。
距離Oslo city約1.4公里,步行可到,地址- Schweigaards gate 56 Os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