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看到珠峰,值得開心6分18秒

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瑪峰就要出現在面前,這是讓人血脈噴張的事,
但對於國中課本裡面「聖母峰」這個別名更熟悉一點,可能是編地圖的人體諒孩子還沒有斷奶的緣故XD。
海拔8848公尺,比轉山的岡仁波齊峰6721還要高上2000公尺!
那是一個什麼境界?
少婦想像在那麼高的山上,應該就可以看到釋迦摩尼的顆粒頭。
要看到珠峰本人,路程遙遠漫長,後段路況差,越急著想看到,車卻開得越慢,
這好像在告訴你,好事多磨、世界最高峰高不可攀的道理。
在一望無際的石頭路上,光是一座「珠峰大本營」的指示標就可以讓人興奮期待。
抵達大本營,與想像有落差,幾個黑色帳蓬圍成個圈,中間立著綠色的郵局帳,
帳蓬的人賣入場票,郵局小姐忙著蓋章,整個大本營以自己為中心,原地360度轉一圈就參觀完畢了,根本是小本經營、恕不賒欠的概念店,
大本營的名字絕對是建立在「世界之最」的光環底下,凡人唯一可抵達的平台,近水樓台的了不起地位之上,所以才稱為大的吧!
 
但愚婦一直以為會有一個突出在山壁之外、有圍欄的大平台,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以抬頭看到珠峰山頂,求好心的釋迦先生給我摸摸他的頭,伸手可及的距離。
不過這一切的幻想應該是源於水墨畫看太多、書又讀得太少了。
站在看台上感受天地之間壯闊的山水之感直接破滅,那裡和岡仁波齊峰一樣,比較像沙石場,也根本沒有什麼看台。
抵達的時候已經晚上8點,要在9點半天黑之前,全體團圓分成最後兩批,像趕鴨子分批上小貨卡,運到「平台」去參見珠峰本人。
車子在司機想下班的狀態下在高山上像雲霄飛車一樣急駛轉彎,挺好玩,
但平台事實上是一座還要陡步爬上去的小丘,非常陡,像玩極限運動,但限時內車要離開換下一批人上來,很剎風景,遠赴這裡卻不能好好感受。
不過終見景點總是期待多過感動,登小丘頂,珠峰披了朵雲,
才發現那裡海拔只5200公尺,珠峰遠在另一個8848的天邊,就算變身超級魯夫,橡皮手也搆不到釋迦摩尼,它一定暗自竊喜保住了高貴的尊嚴。
沒了珠峰的龐然大物感,退而求其次,拍了幾張照片,獲得的驚人感竟然遠大於見到珠峰,因為臉在不知不覺中腫得像麵龜那麼大!
凡夫俗子終於抵達終點的拍美照虛榮心達不到安慰,只好改為吟詩作對,
雖然唸來唸去都是「不知盧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但用來紀念少婦竟然蠢得到現場才發現要看珠峰根本不可能在珠峰上這個當頭棒喝已經十分足夠了,
然後為親眼看見珠峰下了一個最佳註解:「古人說的都是對的」,八竿子跟老山人打不著。
 
高處不勝寒,冷風瘋狂地吹,草草下山,其中開心了6分18秒。
還好,沒有站在珠峰上的失落感立刻就被「世界最高郵局」給掩蓋了,
看珠峰的情景不用太感人,但明信片如果沒有寄出去,那就值得流淚了。
一路心繫著明信片一定要在這裡寄出,事先讀的攻略卻記得亂七八糟,
於是在舟車勞頓之中,想了不少因應策略,總之不管大家說的規定多麼衝突,就是要不擇手段、死皮賴臉的寄,告昭朋友他們手握世界頂端飄下來的明信片!
我承認,人就算到了那麼壯闊的地方,心思還是圈在這些小情小愛的鳥事裡。
 
司機想回家,我也無心跟珠峰懺悔,顧不得坐了8個小時顫抖的車只跟它相處了10分鐘,一心只想回到大本營,趕在9點郵局下班前,把握所剩一小撮的時間。
郵務小姐人很好,蓋郵戳的頭忙得沒時間抬起來,卻十分有耐性地解說,「可以蓋郵戳,但郵票賣完了」!
差點沒在山上吐血,惦記著隨身攜帶明信片,卻從來沒想到郵票太熱門有買不到的可能...這種心痛的感覺比「只緣身在此山中」的痛還要劇烈,
這都要怪平常不寄明信片的人也跟著買十幾張湊熱鬧是在幹嘛?!不寫字只貼郵票,這可是違法的啊!我幾乎要叫解放軍來抓走他們!!
 
沒有皮可以賴,只好默默地蓋上世界最高的郵戳再收回包裡,背回拉薩。
那是郵局帳販賣「到此一遊」的證明,和紀念銀牌都無法彌補的事,每一個地方都留有一個遺憾,是旅行的鐵則。
入夜,氣溫非常地低,還聽說廁所的可怕程度榮登西藏冠軍,待在藏式帳蓬裡取暖完全不想出去,
如果他們不介意看少婦在煮水壺上撒尿,我倒是十分樂意免費演出。
藏童們在帳裡跑來跑去,對著旅客們行李內內外外的東西都覺得十分新奇,把玩之後位置不是乾坤大挪移,就是不小心據為已有了,想必,他們的世界簡單而貧乏。
晚餐還是泡麵一碗,那根本就是再拿肉包貼在麵龜臉上,
初次夜宿在那麼高的山上,除了不斷把臉撐破,完全沒事可做。
還好共享帳蓬的三位香港大姐,帶了極品氂牛乾,還借我們血氧機把玩,
但廢開始嘴唇發紫,血氧低於正常值,心跳超速,竟是可怕的開始。
帳裡無風,但睡前保暖爐的火就已經熄滅,溫度漸低,連睡袋都沒有餘力拿出來,
顧不得帳內的被品一定屬於陳年的乾漬物,裹著他們超厚的棉被就睡了。
水和藥都放在身旁,夜裡閉著眼都可以與高山症抗衡,但我好的很,是避免少婦變成寡婦用的。
大家入睡後,一片漆黑,廢的高山症發作,睡不著也喘不過氣,呼吸急促,頭痛發抖冒冷汗。
與他頭靠頭,好就近照顧,忽然覺得身份變得份外重要,暗夜裡不斷想著,我可是他身邊唯一的親人...
但平時習慣受照顧的角色互換,讓人手足無措。
整個夜裡,摸黑替他倒水吃藥,感冒藥、類固醇交替,戰戰兢兢地不敢睡著怕不再聽見他的呼吸,不時摸摸他的臉,等待他點頭搖頭的微弱反應,
天殺的,那一夜特別漫長。
還好,天亮了,一切陰霾被陽光一掃而空,迫不及待起床,
那一天4度,珠峰露臉了,據說這是一種幸運的象徵。
大地恢復朝氣,廢也回復起床一定要吃早餐的硬脾氣,給他個吻,感謝我們還擁有彼此。
 
2014年6月27日,紀念珠峰,一個難以到達又神聖不可侵的聖地。
pez1271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我正在環遊世界呢 >> ⎢西藏 TIBET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旅行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2324
贊助商廣告
"); } else { document.write(''); }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8208943

(最後一篇)
有1個人收藏了這篇文章
目前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