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媽咧!轉山一點都不浪漫 1

(借圖)
想著轉山這件事,就像上一回當少女嘟嘴一樣,無法考證距離多久了。
幾年來看到的岡仁波齊峰都像修圖,加上更多的雪,加上一些白雲,加上晚霞,或加上裸男在旁看起來很虔誠的身影,無論如何,圍繞的都是同一個潔白的角錐形山頭。
岡仁波齊之所以偉大,在於它是藏傳佛教、苯教、古耆那教、印度教共同認定的世界中心,
藏人相信,朝聖者轉山一圈,可以洗盡一生罪孽,轉山十圈可在五百輪迴中免下地獄之苦,轉山百圈可在今生成佛升天!
又因為釋迦牟尼出生和圓寂都在馬年,所以馬年轉山一圈可以增加12倍的功德,等於13圈!
這大概是他每逢生日都會回到山頭喝酒慶生,望望山下像螞蟻一樣繞的人們,酒酣耳熱之際給大家特赦的意思吧?!
 
少婦不信藏傳佛教,但這個想法未免太夢幻了,
既然同樣走一圈,當然選擇馬年去!
不求成佛,只求不被關在地獄裡割舌頭就謝天謝地了,或許轉了還可以變回少女!
 
幻想繞著一顆巨大、灑滿糖粉的布朗尼,滿地積雪,在一片白裡行走,雪反射著濃烈刺眼的陽光,路上擠滿行大拜禮的藏民,三步三步的緩慢攻頂,深受感動之餘,與他們分食聊天。
為了這個腦裡的情景,跟團外加花費是預定的兩倍也要買單。
 
但,事實證明,轉山一點也不浪漫啊!
52公里的路,藏民一天內花16小時就走得完,
但遊客至少要兩天,且會相當吃力,通常行程安排三天。
行前導遊一直給人心理建設,在她個人的經驗裡,14人只成功轉完3個,
聽著聽著,信心大受打擊,一直以為轉山除了身體受苦,是個報名即得獎的里程,
剩下堅持,幾乎沒有其他理由相信自己能走完。
 
「第一天的行程算是易行,若這一段都熬不住,趁早放棄算了,接下來的路途更艱苦」,
這句話不斷地在耳邊迴盪,一開始就不打算走完的團員一路想著「山不轉路轉」的代替行程。
行李只有睡袋、少許乾糧和水,專業部落客應該準備的登高記錄器、行遠器一概沒準備,連每個國家都掛念的溫度計,都刻意遺留在行李箱裡,
除了要極度輕量化,在轉山的苦難中,不想再增加額外的身體負擔,
這回看得很開,在零下幾度存活、走到海拔多高都不在乎了,走得完就算功德圓滿!
 
原本預定和人共請一位揹夫,以減輕三天超出的450元人民幣預算,
但見到前晚約定好的挑夫,個個精瘦,一個人揹一個包上身就於心不忍了,便多請了一位,
他叫「索朗(Sona)」,只18歲,和所有藏民青年一樣,穿著極合身的牛仔褲、平凡的步鞋、臉蛋曬出兩片腮紅,擁有一個叫人融化的笑容。
留了一個小包包在身上,隨身備用點心。
6月30日,早上9點,由塔爾欽出發,天氣陰。吞下一顆威而剛,以防萬一。
 
塔爾欽是為神山而設的城鎮,很小,在同一條路上開始與結束。
以為會有接駁車送到轉山的入口,然後再慎重地跨出第一步,做為開始的儀式,結果一直在「入口在哪裡?怎麼那麼遠?」的心理狀態下,才開始就感覺疲勞。
以為入口會是夢幻的起點,會有牌樓,或起跑線,結果只是一個寬闊的石地。海拔4675。
沒人鳴槍,沒人集體疊掌大聲打氣。算了,當做省點力氣吧!
默默地低頭前進,路還長。
第一段路,雖不陡,但不如預期,沒有雪白的世界,
和白馬王子牽手走在滿路的裸石上,兩個人不像去轉山約會,像相約去了沙石場。
而且才開始,少婦的大便先生就想直奔而出!
但沿途空曠沒有廁所,只得忍耐,無奈越走路越是助直腸的興...對著夢裡的地方,少婦卻只滿腦子便意。
索朗的漢語能力並不好,聊完簡單的問題就無法繼續,大概嫌我們走得慢,一溜煙就消失在視線範圍,
走一小段路便休息喘氣,倒也累積了一大段,回頭看,塔爾欽已經變成沙堆之城。
不過喘歸喘,平息的速度很快,大部份時間等著廢,
在這裡,呼吸很需要時間。
偶遇磕長頭的藏民都有自製的防破皮設備,工人手套加一雙套在手上的膠鞋,還有用繩子綁在身上的一大片皮革,據說,磕長頭轉山,需要7天的時間,
若是由他們家鄉一路磕上來的,那就是幾年堅忍不拔的精神和不一定回得了家的挑戰了。
對著三兩步就出現的屎,他們還如何以臉貼地?未免太偉大了!!
他們能受苦的靈魂,從哪個角度看都讓人自嘆不如。
 
不過沿路的人與想像相比,算是極少,明明是神聖至上的馬年怎麼這麼冷清?
少婦幻想的像參加跨年晚會一樣的人擠人又破滅了。
才知道,原來中國政府規定,為了舒緩人潮,馬年藏人不能轉山!!!
除了塔爾欽有工作證的人,今年只開放給外國人進入。
(這種時候中國把台灣歸類成外國,完全是德政啊!怎麼不在其他領域也這樣大方劃分?)
這個不可思議的政策,要不是我親耳確認三次,根本無法相信!
要是台灣也規定媽祖生日不得繞境,就有無數人上街頭鬧革命了吧!
但在這裡,卻沒人敢吭聲,中國真是強大得無法想像。
唵嘛呢叭咪哞,好險我生在台灣。
僅管感覺現況與想像不符,能遠眺到岡仁波齊本人,夾雜著藏民虔誠的朝拜儀式,還是覺得滿足,我們正一步一步地朝他前進啊!
就算夏天他雪融了醜了,就算有滿路的屎,他還是大家心目中的神山!
或許浪漫的部份在後頭吧,少女持續期待。

11點,索朗已在第一個經幡處,等我們許久,自在的抽著煙,像浪人。
看著極小的女孩一同轉山,少婦連酸都不敢喊一聲。
下到一處平坦,大巴矗立,印度人突然大量冒出,黑壓壓一片,穿著橘色團服,
原來藏民以腳轉山,印度人前段搭車後段騎馬是真的!
少婦不是那麼小家子氣不對「Namaste」的招呼不回應,只是對他們那麼爽的轉山忙著咬牙切齒呀!
隨即入山的檢查登記站就在前方,索朗示意要先行離開,還搞不清楚狀況,一行揹夫們已經快步消失了,
11個揹夫剩下4個,原來,合格的揹夫也需要登記證,其他7人只能以當地人身份先行通過再會合,整團人的包包全落在4人身上,「沒事、沒事」他們依然微微笑搖搖手,健步如飛,
是說,他們如此強壯,當初請這4個人不就夠了?
過了檢查站,景色依舊,路很寬廣,但方向只有一個,確實不需要揹夫的指路,
但一早上過去,身上的後背包也已經變成重擔,還是得麻煩索朗一肩扛起。
沒有自不量力賭氣自己可以揹大背包,是對的。
 
天氣漸陰。
下午1點,看到休息站,很感人。
想以漫畫式的輪胎腳衝上前去,但腳怎麼提也提不快。4小時,走了6公里。
藏人的帳篷比想像中的大,中間總有個火爐,燒水取暖,泡麵和乾糧堆滿一處自取,
這裡地處偏遠,食物很貴,泡麵10元人民幣,飲料7元,穌油茶和甜茶也不再一杯一杯的賣,而是整壺25~30元,另外揹夫們的食物是需要幫他們買單的。
對於轉山,我們不僅僅是外國人,還是大爺。
少婦除了步伐沉重腳微抖之外,倒是精神奕奕,還能撐著從泡麵牆裡選出一種最不像泡麵的刀削麵口味,呼~在西藏,泡麵已經吃到聞到味道就倒胃口了啊!
雖然對於整面的康師傅和統一,在疲勞中還能有一種稍稍的國族安慰,
不過不管多感動,還是別選擇統一,
他們在中國一樣降低成本,麵裡只有調味包,吃了徒增空虛,對於疲勞有害無益。
 
一邊胃口大開,一邊大便先生提醒解放,但四周空曠,還是請他再忍耐,反正已經待4天了...
 
餐畢沒得睡午覺,只得繼續趕路,下午2點抵第二個警察點(全程共16個),便下起了雨,一行人擠在狹小的綠色警察帳裡。
警察警告,與第3點和第4點保持通話,一者前方大雨,一者前方已成洪水,要我們別進,就算前進了也勢必得往回走,無論如何當天都無法到達住宿的第5個警察點,
前一晚才因大雪壓垮了上頭的帳篷,我們遇上了難得差的天氣。
 
導遊擔心大家的安危,無所適從,
團員們再討論起路轉行程,甚至思考起保險行程消取的理賠,
警察友善地請吃香蕉,揹夫體貼地倒熱水,心情還是十分鬱悶,難道真的得放棄了嗎?
若往回走,那轉山絕對是完成不了的,為了這一天的努力都走到這步田地了...
面對著前方未知的13公里,開始累得目無表情,但真的不想放棄啊!
原來,轉山要克服的不只有自己的身體狀態或想盡辦法拿到那張含有阿里的入藏函,
完全體現了人生很多事都是徒勞無功的,只能忍住眼淚。

在警察點躊躇了30分鐘,不見直衝向前的團員們折返,
揹夫們開始鼓躁「沒事兒,走吧!」便提起背包,逕自替大家穿起雨衣,往雨裡推去。
 
 
(任何檢查站與警察點都無照,因為偉大的中國規定不能拍,否則帶回來的,保證只有回憶)
<待續>
目前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