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日記:當那一朵花謝去之後,有關於那朵花的故事已不再真實

【印度日記:當那一朵花謝去之後,有關於那朵花的故事已不再真實。】

旅館上的頂樓天台,用竹子拼起一個室內空間,地板上鋪著一張又一張的墊子,是個讓旅人容易流連不去的地方。有個來自科欽的男人拿起相機替自己拍了一張照片,有個已經在路上旅行很久,連背包都破洞了用黑色膠帶貼起來的美國人在筆記型電腦上不停歇地打著字,倆人坐在一塊,共用著一張桌子,倆人不認識,作著自己的事,寧靜在彼此間流淌。風從竹間的細縫吹進來,我躺在墊子上,恍然間從窗外望去,看見那座有著無數歷史的古堡,心想著自己會不會一不注意就從現代穿越回到過去的Jaisalmer?古堡裡的公主王子已不再,曾經發生的戰爭也不再,當時用盡心血努力捍衛城市和子民的君王不再,被奉命駐守城堡作戰的士兵大將也都消失不見,曾經如此真實的過往早已隨著時間之河流去,如今存留的只有古堡。

-

⋯⋯

在人生裡的掙扎和愛恨情仇也終將消失成為過去,我們也將隨著時間而老去然後結束人生旅途,那麼那些讓自己感到難受的氣憤的後悔的事物,又為什麼要去執著?一朵花在它綻放的那一刻是最真實的,而當謝去之後,它已不再。有關那一朵花的事情,成為不真實的故事。只有它存在的那一刻才是真,其餘的都好比水中的倒映那樣虛幻不真。當樹梢上的花朵盛放之後終於掉落,樹並不會去哭嚎或是氣憤,它知道這是組成一切事物的自然規律,萬事萬物皆有規律在,它不執著。

-

我想起李白《將進酒》的前兩句:「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對已成為過去的事物或是對現階段擁有的事物執著不放,都等同於在自己設下的監獄裡坐牢,判自己無期徒刑。無論是罪惡感,無論是對一個人的迷戀,無論是想報復誰,無論是後悔不已的感覺,無論是對關係、金錢、事業、名聲、物品、成功、失敗的放不下,都是一種執著。而執著違反了自然之道,因此痛苦的會是自己。沒有誰擁有誰,沒有什麼應該歸為誰,沒有誰應該屬於誰,沒有什麼是永恆不變。生命是一個當下和一個當下的合成,只有當下才是真實不虛,其餘的就像天空上的雲朵終將不再。

目前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