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冽夏日的奇幻,斯德哥爾摩馬拉松

比賽當日天氣實在太糟糕了,以其他好天呈現北歐的夏日多麼地美。


「慘了!一定撞上那棵樹!!」
 
這是在撞擊前零點零一秒的內心獨白,想當然,這種預感百分之兩百就會發生,我確確實實被腳踏車的衝力牽制住,十幾句平常掛嘴邊的髒話馬上蹦出口,但是身體根本不及大腦的警覺反應,硬生生撞上路旁的大樹,原本散落在地上的落葉,嘩啦一聲,瞬間飛舞在空中,再緩緩掉落到我頭頂肩膀上,等一切都靜止了,這才發現,嘴巴也飄進一片綠葉。
 
我吐掉嘴裡的葉子,吃力將壓在腿上的腳踏車移開,正要起身,有股刺痛從大腿蔓延開來,一塊搖搖欲墜的皮肉垂在膝蓋中央,雖不到血淋淋的慘狀,但在賽前就受傷,這可不是跑者所樂見的。
 
勉強站起身,這時換腹部產生悶痛,掀起衣服,一個拳頭大小的瘀青就在肚臍上方,帶點藍紫還有些慘綠色,是瘀青顏色辨識中,有點嚴重的等級,這下不禁擔心起來,該不會有內出血的情形吧?
 
明明在出門前,心中的警訊鈴聲大響,明明知道腳煞的腳踏車不適合騎下坡,如同身歷其境的冒險動作片,連人帶車撞擊跌落,膝蓋挫傷,腹部瘀青,搞得自己狼狽不堪,到底是何苦?
 

早知道乖乖搭巴士了。
 
 
歷經喜怒哀樂的四個階段,完成斯德哥爾摩馬拉松。
 

喜:來到我最愛的城市-斯德哥爾摩,完成我人生的第四場馬,跑在擁有五六百年歷史的建築與街道上,一償宿願。
 

怒:開跑前的厚重烏雲,如同越來越沈重的心情,終於在槍聲開跑之際,下起大雨,直到賽事結束後,雨水沒有間斷。
 
前面10幾K只有運動飲料與水無限量供應,後頭一輛輛大型供給水車等候著。食物補給種類不多,每區都不一樣:

16K(香蕉),20K(酸黃瓜),30K(燕麥糖塊,拿了兩三塊在手上啃),35(甜膩零食),38K(小塊鹽糖),40K(香蕉again),慶幸的是之後還有咖啡,熱湯,可樂,火力集中在最後12K的補給。
 
我的速度屬於後段班,因此可以看到工作人員已經開始打掃整地,有一兩次差點掃到我的腿。義工們多數是青少年們,他們嘻笑著,彷彿是強制來勞動服務一樣,年紀從7-20歲都有,不知道是如何徵選?
 
有些路段沒有交管,隨性地讓其他民眾自由來去賽道,或許是因為我是後段班的關係,後來看到的景象都像在收尾了。
 
怒的情緒延續到35K之前,除了天氣影響,也怒自己的粗心大意,沒有帶任何補給在身上,讓前半馬處於忍受飢餓的狀態。
 
 
哀:開跑前,忽視心中警訊,騎著沒有煞車的腳踏車往下坡鑽,下場就是膝蓋挫傷,腹部瘀青,還有整路有著會不會內出血的擔憂。
 
隻身來到會場,無人幫忙拍照留念,不斷自拍著切到一半臉的畫面,孤單地去寄物,孤單地排廁所,孤單地集合,一路孤單地跑著,還帶著雨水。
 
沒有備補給在身上,經過路旁的工作人員拿著三明治或是熱狗在啃,實在很想從他們手上搶過來吞。
 
熱情的民眾並不多,都只是在旁邊看著拍著手喊著Heja(加油),沒有善心人士捐獻食物,只有在14K時終於獲得一包夾心餅乾,與一位老跑者分食著,吃下的那刻如獲新生啊!
 
因為天氣作祟,實在無心拍照,多數都是悶頭向前跑著,只求順利完賽,這場比賽的賣點之一就這樣被浪費掉了。
 
樂:他馬的終於完成了,上下坡不算少,還帶著冰冷的風雨,路線兩次重複,這場真的很硬,以為自己會無法完賽,只好捨棄拍照攝影的機會,加上氣候不佳和手機電力也弱,僅以眼力腦力記住當下的每刻。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