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終


 

第二天果然是兩腳痠痛得很,香港鐵腿行已經實驗證明,昨的第一天真的太拼命了,所以今天僅選擇一些剩餘想去的景點再去看看,悠閒一點的腳步遊覽。


中環的香港星巴克冰室,也是在我口袋名單內,來到都爹利街,就可以看到石階梯,最上層也有歷史久遠僅存的四支煤氣燈,其實這才是我的重點,星巴克倒是沒有進去了,對於歷史建築與文物一向是我的喜好,煤氣燈的設計跟先前去澳洲看到的頗為類似,又是種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看起來雖然沒在使用,但是保存得完整良好。取幾張照後,並從上頭的路往下走了。


最後一個口袋名單是一間快要拆建的舊式監獄,尋遍好久,終於在一個坡道上發現它的蹤跡,嘿嘿,監獄的景可是我到每個國家每個城市必去的,真要問我為什麼,其實也很難說清,就是一種罪與罰的感受吧!


一大片的石牆,適合用廣角的鏡頭去拍攝,怎麼取景怎麼說故事皆由自己發揮,而這座監獄有甚麼樣的故事,在當下的我並不知道,我只想純粹感受手的觸碰,跳躍式的構圖,沒有別的,僅是自己所想追求的罷了,工作中生活中已太多所謂先設想好的狀況,以及做任何事為何由,唯有在旅行當中,在攝影當中不多想別的,就是自己喜歡開心,這樣就足夠了。


在監獄這裡停留了點時間,還看到一個金髮外國女孩坐在監獄前,似乎是在畫畫,烈日當空,她直接曝曬在陽光底下,不畏炎熱和變黑的困擾,這真的是在一般台灣女性中甚少見到,這也是我到了國外開了眼界,才知道許多國外女性真的喜好古銅色皮膚,最愛的活動就是到海邊做日光浴,當然黃種人的皮膚跟白種人的皮膚的確是不一樣,即便我這樣黃皮的人去曬,也僅是變黑黃,並不會成為小麥色或古銅色,所以也不能相提並論。看到這位女孩的行徑,在心中佩服不已,然後盡量避免不打擾她繞道而行。


接近中午時刻,我們前往佐敦的澳洲牛奶公司,門口大排長龍,夥計看到客人來定先問幾個人好安排位置,我們等了不到十分鐘即入內,每張桌子都圍滿人,夥計吆喝來吆喝去的,很熱鬧吵雜。在香港與人共桌是很稀鬆平常的事,雖然有點小擠,但這兩天下來也習慣了,我和蕭兩人研究著牆上貼的菜單,有早餐、茶餐跟快餐,兩人正苦惱之際,坐在對面的一對夫婦開口問話。


「這個時間適合吃茶餐,你們就點這個吧。」


人家香港人都推薦了,當然就點點頭說好,先生並幫我們點了餐,回過頭來看看我們好奇問道。


「你們從哪來的?」


「台灣。」


「我們之前去過台灣,台南高雄台北都去過,吃的食物也挺多,不過還是我們這個味好,你們嚐嚐就知道了。」


原來他們好幾年前去過台灣旅遊,對於台灣的印象很好,遇到的台灣人都很熱情很好心,聽到人家這麼稱讚,我們說聲謝謝,感到與有榮焉。談到食物方面,他們覺得總吃不飽,也吃不慣感覺也挺貴的。後來是有跟他們說也許是因為去到觀光景點,難免是賺外國客的錢,會比較昂貴些。


因此他們極力推薦澳洲牛奶公司,這間開好幾年了,可是價錢味道從沒變過,而且可以吃得很飽。


在餐點送來時,看著眼前的叉燒湯意粉,覺得很特別,短的義大利麵條加上叉燒的清湯,我喝了一口,味道不是很濃,叉燒的精華都滲進湯裡,另外的牛油方飽與火腿煎雙蛋倒是挺合我意,吃不夠還往蕭的那份要,真是飽足的一餐,選擇的飲料是咖啡,啜飲了幾口,只能說不習慣那口味,加上肚子太撐了,就敬謝不敏了。


那對夫婦吃得很迅速,嘴裡也不忘跟我們聊上幾句,聽到我們才來第二天,以及選擇七月來都感到可惜。


「聖誕節來香港才是最棒最適合,天氣不熱,街道又有聖誕節慶熱鬧的氣氛。」


也說道,其實台灣台北跟香港的市區差不了多少,就是逛街吃東西等等,真的該往海邊郊區去遊覽,那真的就很美很棒,也跳脫城市裡的相同景象,可以好好享受國外旅遊的樂趣。


最後我們互相留了email,他們熱心再指點我們該去黃大仙廟看看,可以求個平安,拜別前說下次來台灣可以找我們,或是再去香港時可以找他們當導覽,好好看看香港不一樣的地方。這是個不經意的相遇,也讓我對於香港人有著不一樣的見解,在談話過程中,有時候粵語和台灣話的差異,讓他們換以英文表達,反倒彼此都瞭解意思,香港人的英文真的很不錯,我們換成國際語言溝通可以相談甚歡,這是始料未及的經歷,這一頓午餐吃得很開心也獲得許多。


第二天最後一個行程,黃大仙廟,對於廟宇的衝動就少了許多,進去就是像個傻觀光客拍拍照,繞一繞,上上廁所就出來了,供香的顏色是淡黃色,整個廟宇色調以黃為主題,一致性的設計有別於台灣神廟,很多觀光客必來求神卜掛,可是我們卻像沾沾醬油一般,沒有多做停留,最後再去旁邊的商場晃過一圈,就又搭地鐵回尖沙咀,返至飯店休息。


是怪自己第一天腳力過分操作,還是我們非常幸運兩天的香港就是熱到爆炸的豔陽高照,兩天的行程懸殊,第二天還早早三點多就回飯店了,真是人老不經堪磨,原本還計畫晚上去廟街吃吃有名的燒雞飯,或是雞蛋仔,都在兩人發懶作祟下自動取消,窩在飯店內看著電視,其實也蠻有趣的,換個念頭想,國外旅行隨遇而安,不就是來放鬆身心嗎?何苦把自己逼得那麼緊,兩個人看著電視大笑輕鬆聊天也夠,出去帶個串燒回來吃也很愜意。


最終天,沒安排什麼景點,突然想到還沒去時代廣場,這念頭一起就是衝啦!


正值玩具總動員3上映檔期,百貨公司內正舉辦活動,可以看見大型的巴斯光年、胡迪和翠絲,其它電影裡的人物到處和小朋友合照,氣氛熱絡讓整個商場活躍起來,跟外面的大太陽相互輝映,我也跑到外面和綠色的外星寶寶合照,他們在電影中的定位很討喜,「噢噢~喔!」的口頭禪讓人朗朗上口。


前兩天花費已經超過預算,來到這裡還需抑制滿腹購物慾望,此地不宜久留,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該是去機場報到了。不過在坐上飛機前,仍舊提了兩袋 agnès b.巧克力,還沒去過巴黎,先買個小東西過過癮,為香港行留下甜膩的風味。


總結,這三天三夜收穫不少,不過仔細回想起來,還有好多景點文化都沒有去深究,卡死在時間的有限,加上自個兒本身喜歡速走速看的腳步,真是錯失不少可看的事物,下次再來必定安排更多時間,瞭解更多,接觸更深地來探訪。
(最後一篇)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