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視野



約莫八點,我們踏出旅館門口,尋找在香港的第一餐,因為還不熟悉香港地理環境,索性在旅館附近找了間像樣的餐館-翠華餐廳。對於吃方面,只要是湯湯水水合乎基本口味,我一向不挑剔,因此沒用照片記錄下來,所以過這麼久寫這篇遊記之時,也忘了當初吃了什麼。對於價位倒是印象深刻,一餐下來兩個人一百港幣跑不掉,這在香港已是一般的消費水平。入境隨俗,我想就別在意了。


滿足口腹之後,漫步在尖沙咀最熱鬧的彌敦道,早上九點多,營業中的商店還不是很多,隨意走走晃晃,信手攝影,這次的旅行純粹當個死觀光客,因此主要目的地皆往有名的景點,首站我們決定走向尖沙咀海濱長廊的星光大道。


在出發前的台灣天氣很陰沉,但是來到香港,陽光大照,一路走往星光大道,止不住的滿身大汗,連空氣都沸騰地燙人。終於到了目的地,果真是著名景點,兩三台遊覽車停靠在旁,一群群人們爭相恐後站在各個明星的手印上拍照,或是和電影相關的各種道具合影。最後我只和導演椅一起入鏡,與張學友手印相見歡,即便這裡各式象徵電影的事物,相當引起我拍照的慾望,但是厭惡與人群湊熱鬧,加上主要走道都沒有遮蔽物,暴露在艷陽下的後果,我一身是汗的狼狽,蕭更是一張張衛生紙消耗,我倆望著對面的中環,一棟棟筆挺的建築物吸引住我的目光,那裏看起來很清涼。因此在星光大道待不到半小時,就趕緊往碼頭去了。


經過鐘樓,來到天星碼頭,八達通卡方便通行,票價便宜,約二十分鐘即抵達中環,一下船,穿越過天橋,直奔國際金融中心內的ZARA,shopping也是來香港的主目的之一,尤其著名的三個品牌-Uniqlo、H&M、ZARA,這是台灣所沒有的。(後來台灣陸續開了)


ZARA的設計多數充滿女人味氣息,但也有一些混搭俏麗男孩風的衣褲,鞋子款式佈滿展示櫃,男裝方面也不含糊,窄肩窄褲直挺的版型也挺對我的味,不過價格上倒也沒想像中便宜,但是設計感真的不錯。


其實趕來ZARA是為了救急,因為穿來香港的鞋一直咬腳,因此我在ZARA尋尋覓覓,終於找了雙順眼的鞋,連忙買下換上後,又順帶了一件小洋裝。接著又加快腳步來到位於皇后大道的H&M,這兩家人滿為患的盛況,跟台灣的百貨週年慶有得拚,H&M的風格屬於多樣性,衣服褲子鞋子首飾內衣褲應有盡有,基本款的服飾看對眼就買吧!耳環也不容錯過,我當然就帶一套走了。


香港是血拚的天堂,相對的女人錢就好賺,我只不過買了兩三袋,蕭就在我耳邊碎念,因為全都交由到他手上。雖然買了些東西,但景點還沒逛完呢!我們延著皇后大道,來到有名的半山電扶梯。好多香港電影都帶到這個景,這怎能不來造訪一下!


真的是初來貴寶地,看什麼都新鮮,搭了一段之後,卻覺得電扶梯的速度很緩慢,體驗夠了,我們不經意彎到了難走的石板街,新買的鞋開啟我另一段苦難,讓我無心關注身旁的景物,只想趕快結束這段路啊!


好不容易走到正常的柏油路上,按照計畫,坐上叮叮車往灣仔和銅鑼灣,沿途的街道充斥的人們,小小的香港真的活力充沛,大家彷彿都不約而同來這裡遊玩,逛累就找了義順牛奶公司,嚐薑汁燉奶與雙皮燉奶,滋味不賴,適合午後歇憩的甜品。銅鑼灣一樣是購物商城居多,因此我們僅是來吸取一下這裡逛街的年輕活力,吃吃點心,看看世貿中心內的agnès b. Café(後來九月也在台灣的微風跟信義進駐),經過劍刃般的中國信託大廈,然後就前往大景點-太平山。


太平山,世界上著名的夜景之一,在下午三四點來到纜車處,可想而知,在假日時段來這裡肯定人滿為患,即便持著八達通卡還是得排上將近一個小時。在纜車一進站,萬頭鑽動,相機卡喳聲此起彼落,有經驗的人都知道要選擇坐右邊的位置,我失了策,也和蕭分開坐,他幸運在右邊欣賞香港日景,我僅能勉強站起身,以相機留下一影。


來過的人都說香港夜景好美,絕對要從白天看到夜晚,遵循前輩們的指點,我們早早來到山頂,經過一層層購物商店,走出門外,寬闊的廣場有著一台綠色的舊式纜車,裏頭有著許多關於太平山的歷史資料與觀光指南,有助於一般觀光客簡單了解。


見到了山頂的星巴克,我們並不急著進去,反而繞到上頭露天陽台,設有小朋友遊憩區,轉過頭從天台望出去的山海景,在陽光輝映下,真美!選擇住在那裏的人很有雅興,也很有養生的意味,天天看著這般的景色,心都開心了起來!只恨當下的我,相機的操作仍是不熟稔,無法拍出如同肉眼看到的美。卻已在腦海中佔了一席之地,久久無法忘懷。


之後,時間仍早,我們索性進入星巴克嘗鮮,試試這裡的星冰樂。嗯,還是喜愛台灣的口味,價格也比香港可愛多了。蕭坐的位子正巧在馬克杯保溫杯的展示櫃前,我看著也想著到底要不要帶一個走呢?彷彿看穿我的想法,蕭對我搖搖頭,說了句話:「家裡還有好幾個等著用,妳難道只想收藏嗎?」好吧,看看價位是可接受範圍,不過再細想到底要用或是收藏呢?念頭一轉,還是別了吧!


時間愈趨傍晚,刷了八達通卡進去凌霄閣,果然又是人滿為患的景象,不過在這可不能客氣地禮讓,我迅速往視野較佳的欄杆卡位,靜靜等待逐漸變暗的天色。天況極佳,完全沒有起霧或下雨的狀況,看著山下一棟棟大廈發出最耀眼的霓虹燈光,互相較勁又襯托之下,更顯得香港不夜城之名實至名歸,所謂最美的世界三大夜景之一,我已親眼目睹。


雖然內心稍稍對於這樣人工造出的美感到些許唏噓,但夜景不就是如此的嗎?回過頭來想想,許多大自然景觀也是得先人為開發,才能夠深入去探訪,真正壯麗的也許一輩子都無法觸入,我該為自己能夠不費力地看到這般美景,感到慶幸,所以何必想得過多,當下好好體會才是最真實的。


帶著滿腹惆悵下山,坐上繞著山路蜿蜒而行的15號,一會出現在這頭的夜景,一會兒又出現在另一頭的夜景,絢爛奪目地搖搖晃晃,一整天不停歇地到處闖盪,暫且讓我先沉浸於瞌睡裡吧!


抵達中環碼頭,我們又是搭乘著渡輪橫越到尖沙咀,回頭望向平視角度的高樓大廈,不免又拍了幾張照,再沿著維多利亞港漫步,終於留下兩人合影,沒帶腳架又不信任他人技術的情況下,只好自拍了。慶祝我們第一次的出外旅行。


回到了尖沙咀,看到了夜晚下的重慶大廈,沒來過都以為會是在半山電扶梯附近,原來就離我們住的酒店如此地近,不過光是遠遠瞧,就感覺很多來自印度、阿拉伯的人在門口閒晃大聲喧嘩,要是一個人真的不太敢靠近,更何況是踏進去呢?但為了一睹《重慶森林》的取景場所,以及澤木耕太郎的《深夜特急》中描寫的棲息處,拉著蕭,壯大膽子走上階梯。


進去只見一群群中東人、印度人招攬生意,急促喊叫的人聲,聽不懂的語言此起彼落,實在忍耐不住這樣的環境,走不到十分鐘就回頭出來,只敢遠觀的重慶大廈,我不是等待梁朝偉的王菲。重慶森林的迷離,氤氳絢爛的霓虹燈,站在重慶大廈前,脫離周遭紛擾,靜靜凝視它,在心中說聲:「嘿,我來了!」可是無法融入其中,只能像個觀光客拍下夜晚的重慶大廈。


第一天在急速趕進度之下,兩人皆是累到癱掉的狀態,回到酒店其實也不過九點多,躺在床上看著香港的頻道,真的台數超少,不知道實際香港人在家中觀看的電視台就不多,還是飯店只提供這麼幾台,有趣的是還有像台灣的歌唱比賽,名稱雷同到讓人不禁懷疑是刻意如此取名的嗎?在節目的催化下,倆倆進入夢想,順手關掉電視,睡了。

下一篇: 香港-終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