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混血兒的美麗與哀愁



乘著渡輪,越過珠江,充滿異國風情的澳門就在眼前,歷經葡萄牙兩百多年的殖民,在在呈現種族之間絕妙融合,或許曾經有過悲苦的文化磨擦,卻造就現今觀光產業的風光。


「你看!」


拉扯坐在身旁的另一半的衣袖,我遙指即將到岸的氹仔碼頭。


「喔,到澳門啦?」

一臉興味盎然,原來他跟我一樣期待這次的澳門行。



多虧他公司的員工旅遊,否則我從未發想過來澳門,可能是因為距離台灣很近,沒有出國的感覺。但是在下了船之後,看著眼前不同於台灣的景象,接下來兩天一夜想必超乎我的想像。


搭上威尼斯人的接駁車,從車窗外飄進海鹹味的空氣,途經許多空地,許多仍在大興土木的水泥鋼架,可想而知未來幾年,必定增加許多金碧輝煌的飯店賭場,有更多的選擇讓更多遊客趨之若鶩。


威尼斯人酒店遠近馳名,這又是當慣背包客的我從未想入住的五星級飯店,由於蕭的同事鼎力協助,有幸在此住宿一夜。劉姥姥逛大觀園,我此時可以完全體會她的心情,仰望頭頂永遠藍天白雲的壁畫,貫穿全區的室內運河,名牌精品在旁相襯,貢多拉船夫悠揚歌聲,讓人仿若置身義大利威尼斯,相似程度百分之八十,即便我沒有到過義大利。


但這些模仿的人事物還是讓我感覺虛假,歸咎起來,最大敗因是美食區的價格與味道,迫使我在這棟建築物的華麗裝飾下還保有一絲認清事實的理性。(純為個人觀感)

 

雖然個人對於飯店內的設計不甚喜愛,不過有時候大飯店在戶外舉辦的活動才是真正吸引人的環節,譬如這次來訪的期間,正巧飯店外正舉辦著嘉年華派對,熱鬧喜悅的氣氛,是平常束縛已久的台灣人需要的,聽著舞台上歌手們引喉高亢,舞台下有著裝扮藝人鼓舞觀眾一起共舞,隨意扭擺困頓許久的四肢,這時正是有種「我正在國外旅行」的放鬆感,不亦樂乎!


大三巴牌坊,「三巴」這個名字是來自於「聖保祿」的葡萄牙文(São Paulo),而「大」是指最大的教堂,故「大三巴」是指「最大的教堂」。網路上可以搜尋許多關於它的歷史,在踏上前往牌坊的階梯前,我是一無所知,靜靜環繞它一圈,教堂背後的建築遺址埋葬許多教士,不免俗留下一影,再走到旁邊小山丘的砲台,近距離觸碰這些軍事防禦的武器,更可以體會到歷史變遷的哀傷。



龍環葡韻,另一個讓人流連忘返,狂殺底片的住宅式博物館,來到這裡的女孩無不請男伴幫自己拍下許多照片,如此異國風味的好攝點,天天有新人來此拍攝婚紗照。屋內有詳細介紹歷史的文獻與照片,可惜到訪時間是休息日,無緣參觀,只能在外留下到此一遊的證明,淡黃淡綠的清雅房屋,坐落於曾是一片紅樹林濕地旁,如此只剩下幾種珍貴鳥兒棲息,不勝唏噓。


從大三巴展開,一路往馬祖閣漫步,沿途所見所聞,都是文化融合的產物,早期歷史充斥著戰爭後的割地殖民,也是屬於另一種旅行的意涵,雖然當時的人民有淚水血汗與苦痛,仍舊度過最艱辛的時期,現在的我們享受前人帶來的美麗果實,增廣見聞,大開眼界,該滿足了!
下一篇: 香港-楔子
尚未被收藏。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