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安西王(Julian)

9國家 46城市 155,519 2122圖片

壯遊德國14-柏林小酒館的生日狂歡完整版(世界日報)

我們壯遊德國的導遊,是一位出生在德國的美國人,現在卻住在愛爾蘭,博學多聞又很誠懇,雖然個子很小,看起來年紀也不小了,但是十多天帶著大伙兒披星帶月的玩,即使喝醉了,也從來不見一絲疲態。

在行程第一天的歡迎會上,他就宣布了,此程的十二天中,有四個人的生日,於是他分發給四個人各一個小禮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名單中漏了妻子的生日。會後經過我私下循問之後,導遊非常鄭重的跟著道了一個歉,並拍拍我肩膀,說:「我知道怎麼做了!」從此,我也沒有再過問。

一直到了四天之後的晚上,我們來到在柏林的一家小酒館裏,吧檯不大,後面卻有一個好大的酒櫃,號稱有一百五十個坐位,但是看起來真的不大,只有兩個不大的房間,和門外人行道旁的坐位。

旅行社的簡介上說,這是一家在柏林鬧區腓特烈皇帝大街(Kaiser-Friedrich-Straße)的以燒烤著名的ZIKO餐廳,同時提供各式的美酒,而且有經驗豐富的DJ,可以帶動晚餐的氣氛。

餐廳提供的菜色並不多,但是各式的美酒隨便喝

而且這也是一個應該專作國外旅遊團的生意的餐廳,我們團最先到,佔據了DJ左手邊最好的位置,隨後又有三個美國團和一個中國團散坐在旁邊的位子。可能是因為不諳英文,中國團的團員們在吃完飯後,很快就都一個個低著頭溜走了。

我們的桌子上擺滿了各種紅、白葡萄酒、伏特加,而德國啤酒當然是無限供應,其他任何飲料,只要酒櫃上有的都可以叫。而當我們點完了湯之後,一位身穿傳統服裝道貌岸然豪無表情的老服務生,拿著道具湯碗,走到每一桌前,假裝把湯不小心的灑在其中一位女士身上,引起一桌桌尖叫和大笑,也掀起了晚宴的狂熱。不過,要不是有照片為證,我幾乎完全不記得,到底晚餐吃了些什麼。

道貌岸然豪無表情的老服務生,引起一桌桌尖叫和大笑

DJ首先只彈奏一些民謡,眼看著大伙兒,酒過數巡,肚子也填飽了,突然以阿爾卑斯山的著名民謡小白花(Edelweiss),要求大家一起唱,這是一首幾乎沒有人不會唱的歌,所有的人跟著搖頭晃腦的一起唱,一開始就好像要酒館的屋頂掀翻了似的。此時,突然有一位團員站了起來,用那深厚雄渾嗓子唱了起來,一下子所有其他的聲音都安靜了下來,後來才知道他是堪薩斯城的某一個樂團的聲樂及劇場演員。

DJ

聲樂演員唱民謡小白花

就在唱完了小白花,而在下一首歌還沒有開始前,突然見到導遊站起對著大家説:「那天我提到這幾天我們有四位團員生日,但是抱歉,我弄錯了,應該有五個。」

妻子接受來自全球的生日祝福

於是他走到妻子的身邊,非常紳士的請她站起來,接受來自全球的生日祝福,有來自英國,愛爾蘭,澳洲,南非,沙烏地阿拉伯,泰國,新加坡,加拿大,還有德國人,和當然最多的還是美國人,還有其他三、四團的遊客們,大家一起拍著手替妻唱生日快樂。

於是大家問她:「幾歲了?」我代為回答:「不到三十歲,永遠二十九呢!」後來,幾位女士問明了妻子的真實年齡之後,一個個尖叫一聲!「為什麼可以有五十多歲的人,看起來還像不到三十歲的模樣?」老外通常就是看不出來東方女性的年紀。

但是一直到了最後一晚,也是七天之後,導遊才補了一個生日小禮物,是一個裝了一堆巧克力的漂亮瓷杯。

妻子被四、五位胖壯的白女人架著跳大腿舞

其實那時候,屋外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屋內的狂歡才正在興頭。唱完生日快樂歌之後,DJ又突然走到妻子面前,邀請她到走道中間,開場跳下一支舞,接著也有四、五位胖壯的白女人,一起衝了出去,他們和妻子勾搭著肩,配合著DJ播放的"New York、New York",跳起大腿舞。雖然纖瘦但是身材還算夠高的妻子,興高采烈的被她們架著,左腳、右腳、左腳⋯⋯的跳。

隨著DJ快慢不同的歌曲,一會兒玩接龍,一會兒跳華爾茲⋯

玩的不亦樂乎

隨後,這些熱情的人們,隨著DJ快慢不同的歌曲,一會兒玩接龍,一會兒跳華爾茲⋯,玩的不亦樂乎。不過卻同時看到導遊,手端著一個小盤子,上面擺滿了一杯杯小杯伏特加和威士忌的烈酒,滿臉通紅的走到每一桌旁邊,一桌一桌的乾杯。

導遊到每一桌旁邊,一桌一桌的乾杯

等我們要離開小酒館,才發現天尚未全黑,但是雨已經停了,而其實柏林的緯度高,都快十點鐘了。要回到大巴士的時候,才看到導遊已經是一腳高一腳低的走不直了。在車上,他開始算人數時,我也跟著唸:「7、26、15⋯⋯」讓他數到一半,看看我,手搖一搖,忘了數到哪裡了,但是他仍然苦笑著臉,只是回頭再算一次。我又跟他玩了一次,他也沒有生氣,第三次我就不再搗蛋,等數完了,他才紅著臉,歪著頭笑著看我一眼,對司機大喊:「開車!」大家一起鼓掌。

布蘭登堡門內的巴黎廣場夜景

在經過布蘭登堡門附近時,天就全暗了,導遊突然說:「還不太晚,我們去夜遊一下吧!」於是把我們帶到布蘭登堡門內的巴黎廣場,讓我們拍照,感受一下和白天完全不同的氣氛。

二十分鐘之後,等我們再回到車上,車在夜幕低垂的柏林市區裏穿梭,巴士內靜的只剩下引擎的聲音,導遊突然又開口說:「要不要聽一點音樂,要睡覺等回酒店再睡吧!」於是,車上放起了一些美國知名的流行鄉村歌曲,大伙兒又跟著大聲唱,一直唱到酒店門口。

這是整個壯遊德國全程中最瘋狂的一個夜晚!

 


柏林小酒館的生日狂歡精華濃縮版,連文章題目都被濃縮,被刊登在1/2/2017的聯合報系美洲世界日報家園版

報紙上的濃縮版全文(家園版要求500至1200字,我自己已經砍到1700字就寄出去,結果又被砍了200個字。) 

我們壯遊德國的導遊,是一位出生在德國的美國人,現在卻住在愛爾蘭,博學多聞又很誠懇,雖然個子很小,看起來年紀也不小了,但是十多天帶著大夥披星戴月地玩,即使喝醉了,也從來不見一絲疲態。

在行程第一天的歡迎會上,他就宣布了,此程的十二天中,有四個人的生日,於是他分發給四個人一個小禮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名單中漏了我妻子的生日。會後經過我私下詢問之後,導遊非常鄭重地道了一個歉,並拍拍我肩膀說:「我知道怎麼做了!」從此,我也沒有再過問。

一直到了四天之後的晚上,我們來到一家位於西柏林鬧市腓特烈皇帝大街的小酒館,旅行社的簡介上說,這是以燒烤著名的餐廳,同時提供各式的美酒,而且有經驗豐富的DJ,可以帶動晚餐的氣氛,號稱有一百五十個座位。但是看起來真的不大,只有兩個不大的房間,和門外人行道旁的座位。

而且這應該也是一個專作國外旅遊團生意的餐廳,我們的團最先到,占了DJ左手邊最好的位置,隨後又有三個美國團進來散坐在旁邊的位子。

我們的桌子上擺滿了各種紅、白葡萄酒、伏特加,而德國啤酒當然是無限供應,其他任何飲料,只要酒櫃上有的都可以叫。不過,要不是有照片為證,我幾乎完全不記得,到底晚餐吃了些什麼。

DJ首先以一些民謠伴奏,眼看著大夥兒酒過數巡,肚子也填飽了,突然以阿爾卑斯山的著名民謠小白花,要求大家一起唱,這是一首幾乎沒有人不會唱的歌,所有的人跟著搖頭晃腦一起唱,一開始就好像要把酒館的屋頂掀翻了似的。此時,突然有一位團員站了起來,用那深厚雄渾嗓子唱了起來,一下子所有其他的聲音都安靜下來,後來才知道他是堪薩斯城某一個樂團的聲樂及劇場演員。

就在唱完了小白花,下一首歌還沒有開始前,突然見到導遊站起對著大家說:「那天我提到這幾天我們有四位團員生日,但是抱歉,我弄錯了,應該有五個。」他走到我妻子的身邊,非常紳士地請她站起來,接受來自全球的生日祝福,這個團有來自英國、愛爾蘭、澳洲、南非、沙烏地阿拉伯、泰國、新加坡、加拿大,還有德國人,當然最多的還是美國人,還有其他三、四團的遊客們,大家一起拍著手替妻子唱生日快樂歌。

於是大家問她:「幾歲了?」我代為回答:「不到三十歲,永遠二十九呢!」後來,幾位女士問明了妻的真實年齡之後,一個個尖叫一聲!「為什麼可以有五十多歲的人,看起來還像不到三十歲的模樣?」

唱完生日快樂歌後,DJ又突然走到妻子面前,邀請她到走道中間,開場跳下一支舞,接著也有四、五位胖壯的白女人,一起衝了出去,她們和妻子勾搭著肩,配合著DJ播放的「紐約、紐約」,跳起大腿舞。雖然纖瘦但是身材還算夠高的妻子,興高采烈和她們一起左腳、右腳跳。

隨後,這些熱情的人們,隨著DJ快慢不同的歌曲,一會兒玩接龍,一會兒跳華爾茲,玩得不亦樂乎。同時看到導遊,手端著一個小盤子,上面擺滿了一杯杯小杯的烈酒,滿臉通紅地走到每一桌旁邊,一桌一桌乾杯。等我們要離開小酒館,回到大巴士的時候,才看到導遊已經是一腳高一腳低地走不直了。

我們的車在夜幕低垂的柏林市區裡穿梭,車內靜的只剩下引擎的聲音,導遊突然開口說:「要不要聽一點音樂,要睡覺等回酒店再睡吧!」於是,車上放起了一些美國知名的流行鄉村歌曲,大夥兒又跟著唱,一直唱到酒店門口。

 

 

尚未被收藏。
目前沒有留言
我的FB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