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安西王(Julian)

9國家 46城市 155,519 2122圖片

壯遊德國12-柏林圍牆的夢魘(電小二推薦)

二次大戰結束後的東德成了所有德國人的夢魘。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世界和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在德國的大地上對峙,人們用伏特加酒的嗆辣和可口可樂的甜蜜來分別兩個陣營。而伏特加酒的嗆辣後來竟變成了圍牆和機槍,用來阻止老百姓追求可口可樂。

蘇聯總理赫魯雪夫和東德總理阿登納(Konrad Adenauer)

相擁熱吻的塗鴉

那天上午,我們的旅遊重點是延著東西柏林邊界,緬懷那一段傷痛的記憶。先從當年東柏林社會主義樣板的馬克斯(Karl-Marx-Allee)大道走起,繞過施普雷河(Spree)上的奧伯鮑姆橋(Oberbaumbrücke),來到仍有保留一段柏林圍牆的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再到查理檢查哨。

壯麗寬闊的馬克斯大道

馬克斯大道旁單調的蘇聯風格公寓

馬克斯大道全長2公里,路寬89米,在柏林的腓特烈斯海因(Friedrichshain)區,早年主要是工業區及工人居住區,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是盟軍轟炸的重點目標之一。戰後的1952-1960年期間,東德政府在莫斯科的支持下,在這裏重建蘇聯風格的史達林大道(就是現在的馬克思大道)。諷刺的是,就在1953年6月17日,發生了工人在史達林大道示威遊行,被蘇聯軍隊鎮壓的事件,所以兩德統一之後,將布蘭登堡門前的大馬路改名為六一七大道。

近年來,由於有許多空的公寓房間而且房租便宜,腓特烈斯海因地區吸引無數設計和媒體公司進駐,以及眾多的酒吧、夜總會和咖啡館在此開業,反而成為柏林最時尚的區域之一。

東西柏林界河(施普雷河)上的奈何橋(奧伯鮑姆橋)

離開馬克斯大道後,我們的巴士繞過施普雷河上一座雙層的奧伯鮑姆橋,此橋在柏林圍牆完工後,成為東柏林與西柏林邊界的奈何橋,也是少數的關口之一。

我們再由奧伯鮑姆橋轉到柏林圍牆的東邊畫廊。而當年的柏林圍牆,至今僅有三處存留較好,其餘幾乎被拆除殆盡。一處就是這裏的施普雷河沿岸奧伯鮑姆橋附近一帶,保存一段有大量塗鴉和繪畫的圍牆,通常被人稱為東邊畫廊,也是最大最精彩的一個,吸引無數的觀光客。另一處是在「恐怖地形圖博物館」(Topography of Terror)旁的尼德爾克爾新納(Niederkirchnerstraße)大街邊,仍有一部分的柏林圍牆留著。查理檢查哨和其他地方仍有一些柏林圍牆的單塊牆體和瞭望塔也分散在城市中。

在布蘭登堡門前的兩道柏林圍牆磚牆的遺跡

柏林圍牆(Berliner Mauer)是東德政府修築的邊防系統,在柏林西側外圍共修築156公里、以及市區內43公里,將西柏林完全包圍起來。那是一個代號為「玫瑰」的行動,從1961年8月12日(星期六)午夜開始,直到13日星期天早上,東德為了封鎖了西柏林,東德動用大批邊防警察和工人,連夜破壞道路使車輛無法通行,並安裝帶刺的鐵絲網和圍牆,使得許多分住兩邊的親戚朋友在一夜之間被分開,而且持續分離了將近三十年。

市區裏彎彎曲曲的柏林圍牆(Wiki)

圍牆不是完全筆直的,很多段是彎彎曲曲,而且也不完全都有"牆", 有的是以建築物,或是河流為界。東德政府稱此牆為「反法西斯防衛牆」(Antifaschistischer Schutzwall)或「強化邊境」(Befestigte Staatsgrenze),其真正的目的是阻止東德居民逃往西柏林。

因為東西柏林之間有許多可航行水道,所以部分柏林圍牆被河道隔斷,於是東德在河中心處放置串白色浮標,以「地區邊界」字樣作為分界,西柏林的遊船必須小心保持在西柏林一側,在東側則有東德邊防軍的巡邏艇巡邏。有時一些西柏林的船隻和游泳者誤入邊界時,東德邊防軍便會開槍射擊,並造成過一些傷亡。在市中心一帶的施普雷河某些地段,水下還安置了柵欄以阻擋潛水越境者。

東德地陪女導遊的控訴

一個紅色的球代表了一個無辜的生命

我們由東德地陪女導遊帶到柏林圍牆的東邊畫廊參觀,地陪導遊以悲忿的口氣,指著河對岸西柏林的一個紅氣球說:「那個紅氣就是代表著一位枉死的幼童。當時他在西柏林河邊玩球,不小心人與球一起掉入河中,但是擁有格殺務論軍令的東柏林邊防軍,居然已經毫無人性的開始用機槍射擊,而岸邊的大人們,無人敢下水救援,以致與眼睜睜的看著孩童在呼救中溺斃。」

東邊畫廊柏林圍牆上酷炫的塗鴉

一朵象徵國殤的紅色罌粟花孤單的在柏林圍牆腳下綻放

東邊畫廊(East Side Gallery)在磨坊街(Mühlenstrasse)上,是柏林圍牆上的藝術作品展示區,其實該段是以施普雷河中心為邊界,但是東德又在沿施普雷河一側修築全長1.3公里的圍牆。除了在河邊保存部份鋼筋鐵絲網遺跡外,也保留了大約一公里的圍牆,圍牆兩側有大量造型十分酷炫,五顏六色的塗鴉,帶著強烈的普普藝術風格(Pop Art)和各式各樣誇張的構圖,也是一種自由的象徵,令人目不暇接。其中最有名的一張塗鴉就是蘇聯總理赫魯雪夫和德國總理阿登納(Konrad Adenauer)相擁熱吻的塗鴉,諷刺他們當時的密切合作。

東德地陪女導遊說:「1989年11月9日,東德政府原本的計劃,只是將放鬆對東德人民的旅遊限制,在翌日生效。但是由於當時統一社會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誤解上級命令,錯誤地宣布柏林圍牆即刻開放,導致數以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拆毀圍牆,整個德國陷入極度亢奮狀態。我在當天晚上也接到朋友的通知,一起上街,參加了這個歷史性的活動,此事件也被稱爲「圍牆倒塌」(Fall of the Wall)。當時的柏林人爬上柏林圍牆,並且在上面塗鴉,拆下建材當成紀念品。午夜時,柏林圍牆的所有檢查站均已開放,而且其他所有的東西德邊境也同時開放。1990年6月東德政府正式決定拆除柏林圍牆,一年後的1990年10月3日兩德最終統一。」

檢查哨附近貼着美蘇士兵照片的立牌

遊客爭先恐後的付錢與假扮的美蘇士兵合照

查理檢查哨博物館

查理檢查哨博物館裏的老照片

遊客在博物館裏的圍牆旁拍照

路邊分別用英文、俄文、法文及德文寫著:「您即將離開美國占領區」的牌子

查理檢查哨(Checkpoint Charlie,或稱為C檢查哨,又譯查理檢查站),位於柏林市中心的腓特烈大街上,是冷戰時期柏林圍牆邊東德與西柏林進出的一個檢查點。該檢查站通常為盟軍人員和外交官使用。從這個檢查哨往北去,即進入東柏林,反之往南則是進入西柏林。柏林圍牆拆除後,此檢查哨一度被拆除,而後又被復建,成為柏林旅遊的重要景點。在過去檢查哨旁立牌面向西柏林的一面,路邊分別有用英文、俄文、法文及德文寫著:「您即將離開美國占領區」的牌子。在檢查哨附近還設有貼着美蘇士兵照片的立牌,許多遊客爭先恐後的付錢與假扮的美蘇士兵合照。

在查理檢查哨邊也有不只一家博物館,我們走進其中一家小小的查理檢查哨黑盒子館(Checkpoint Charlie.BlockBox),展出內容為與柏林牆及兩德分裂時期有關的歷史資料和物件,和幾片柏林圍牆供遊客拍照,路邊也有一些賣二戰時期美蘇的軍用服裝的小販。

當年柏林圍牆的夢魘,如今卻成了德國人發觀光財的賺錢工具,歷史的宿命有時候令人哭笑不得。

2017 /01 /06  10 :43
Dear 九里安西王(Julian)(JulianCWang)

特前來恭喜您所發表「壯遊德國12-柏林圍牆的夢魘」一文,已經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旅遊頻道│下拉選單│編輯精選,歡迎有空前往觀看。^_^

非常謝謝您的好文分享,此推薦是利用轉址的方式連結到您的文章。如此文有原因不希望被推薦,請到電小二訪客簿留言,會盡快協助取下。

電小二

目前沒有留言
我的FB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