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里安西王(Julian)

9國家 46城市 155,519 2122圖片

法國聖美心(Sainte-Maxime)的血紅花海

離開艾克斯(Aix-en-Provence)之後,我們的巴士便一路向東再轉南,往一個地中海邊的小城"聖美心"(Sainte Maxime,聖馬克西姆)前進,也將是我們在法國一路南下之後,第一次見到了地中海。

 血紅的罌粟花海(摘自網路)

然而一路上在高速公路兩旁碧綠的原野之中,會不時出現一片一片血紅的景觀,似乎是一大片的紅色小花。導遊説:「就是Poppy嘛!也是歐洲大陸到處都有的野花!」

原來Poppy是所有罌粟花科家族的英文俗名,中文學名就稱為罌粟科的植物,但是它有許多不同屬不同種,甚至亞種和變種,當然學名各異,甚至連花色和花型都不太相同,中文也都簡稱"罌粟"。

然而"罌粟"也可以特指其中最有名的鴉片罌粟(Papaver somniferum,或Opium poppy),因為它們的果實,都含有或多或少製造鴉片的成份,然而也只有少數幾種亞種的鴉片罌粟瑪啡成份比較高,可以用來提煉鴉片。

一片片血紅的原野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北部和比利時戰場,常常發生傷亡慘重的壕溝肉博戰,就往往發生在滿山遍野的紅色罌粟花原野中,讓人分不清到底是花,還是血,染紅了大地,所以紅色罌粟花成了戰爭中傷亡士兵的記念佩花(註)。而此紅色罌粟花(Flanders Field Poppy,或Corn poppy)也成了比利時的國花,也代表著法國國旗上的紅色。

所以在英國及歐美各國的國殤紀念日,大小官員和民衆都會在胸前衣襟佩帶紅色罌粟花以作悼念。

據說在2010年,英國首相在國殤日前後訪問中國時,所有成員胸前也都別著紅色罌粟花,但是對大多數人而言,儍儍分不清,認為Poppy就是鴉片罌粟,所以此舉無意中勾引出中國人對鴉片戰爭的傷痕,被視為故意挑釁,差點造成嚴重的外交糾紛。

紅色罌粟花

其實上,古代中國就已經將紅色罌粟花作為庭院栽植,稱為麗春花或虞美人。因為傳說中,楚霸王項羽的寵妃虞姬自殺之後,烏江邊的地上,因而長出了許多血紅的小花,因而得名虞美人。

不過,導遊還特別提到說:「現在的紅色Poppy花海比早些年還是遜色多了!而且曾經有好多年,在歐洲的原野上幾乎看不到Poppy花呢!在經過生態科學家們多年的研究後,發現,原來是有一種在歐陸被廣泛使用的化學肥料中的成份,造成紅色罌粟花幾乎絶跡,後來不再使用之後,才讓紅色罌粟花在歐陸又慢慢恢復一些生機。

然而我卻一直無法找到證實導遊論點的文獻,不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已來,才一百年之後,象徵喪生士兵的野生罌粟花,確實在法國北部和比利時的法蘭德斯戰場的原野上消失了,我們反而可以在南法的原野中看到。所以生態學家也一直在研究,這種發生在歐洲的植物多樣性的變遷,是否是氣候的變化造成,或另有原因。

艾克斯(Aix-en-Provence)到"聖美心"(Sainte Maxime)

聖美心是南法地中海邊的一個觀光小城,在Saint Tropez海灣的北邊,亮麗的天空,蔚藍的地中海,家家戶戶的窗口以及路邊,處處種滿著萬紫千紅的花,走在海邊的步道上,雖然艶陽高照,但是海風徐徐,加上滿眼熱鬧的花海,連港內的海水都乾淨清澈異常,真是令人心曠神怡,舒服極了。

熱鬧的花海和中小型的遊艇

然而卻有又讓人難以想像,此城有一段慘痛的歷史,因為在二次大戰末期,在1944年8月5日,美國為首的聯軍發動代號Operation Dragoon的反攻,曾經由此城附近的海灘登陸,而且隨後發生慘烈的逐屋巷戰,才將納粹德軍打敗,但是整個當時僅數千人的小城幾乎全毀。

我們的渡船

我們在聖美心只有短暫的散步之後,就隨著導遊,走到渡船頭,搭乘渡船,到海灣對岸的St-Tropez,導遊又特別提醒我們:「注意一下聖美心港灣中,雖然桅帆幢幢,泊滿數以百千計的遊艇,但是大多是中小型的遊艇,可見這個小鎮的居民應該都不是很有錢的人,不過未來幾天,我們將會有很多機會,看到愈來愈大的遊艇!」

再見聖美心

 

註:《在佛蘭德斯戰場》(英文:In Flanders Fields)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最重要的詩作之一。這首法文迴旋詩體的英文詩是加拿大軍醫約翰·麥克雷中校(John McCrae )所作,他目睹年僅22歲的戰友亞歷克西斯·赫爾默(Alexis Helmer)中尉之死後,於1915年5月3日創作了這首詩。1915年12月,這首詩發表在英國倫敦的雙周刊Punch上。之後紅罌粟成為一戰停戰日的紀念花。歐美國家一直保持和延用這種花紀念陣亡將士的習慣。因為這首詩,佛蘭德斯戰場盛開的佛蘭德斯紅罌粟成為全球國殤紀念日所以佩花。(百度百科)

In Flanders Fields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In Flanders fields.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In Flanders fields.

我的FB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