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邁。找自己。Day 1-1 啟程

2/23,大年初五,高雄。

 

IMG_2693  

 

 

媽媽煮了一桌好菜為我送行,其豐盛程度不下年夜飯。
作為一個臨出遠門的兒子,心情著實有些複雜。

以往的旅遊總是安排在繁忙的工作之餘,和家人一同逃離到九霄雲外,既開心又期待。這次卻銜接在有親朋好友陪伴的美好年假之後,獨自一人抽離,前往陌生國度裡的陌生城市,憑著一張兩禮拜前才買好的機票、一張兩天前才訂好的旅社名片。

為什麼一個人?為什麼是清邁?其實我也不曉得,只是內心一直有個聲音,叫我跳出這封閉得很舒服的圈圈、跳出這重複了七年的生活模式。

揮別家人,在人滿為患的高鐵上,我開始感到孤獨。我從來不是個害怕寂寞的人,但也未曾如此徹底地向寂寞靠攏。下了高鐵,回到林口,迎接我的,除了空氣中的冷冽,還有當地特有的大霧。

 

 

IMG_2696 (1)  

 

 

回到家中,已然晚上十點,凌晨五點的飛機,意味著我還有約莫四小時的時間打包行李與小憩,包含接了一通悲傷的電話,關於那段剛結束的感情。

 

凌晨兩點半,在前往機場路上,降下近年來遇過最猛烈的一場暴雨,雨勢滂沱到完全吞噬擋風玻璃上那極力掙扎的雨刷,也徹底澆熄我的心情。凌晨三點,深夜裡的機場特顯空洞。從冷清的購票區,走入冷清的海關,經過冷清的免稅店,來到冷清的候機室。

 

我坐下,試圖用眼前平靜掩蓋內心的千頭萬緒。在一排冷清的座椅中,我為這趟旅程定了調-找自己。我想這也是那內心呼喊的主因,我要在未知的地方,找回從前那個熟知的自己。

 

 

IMG_2702 (1)  

 

 

這次搭乘的是台灣虎航,第一次搭廉價航空,和想像中有些不同。原以為廉航的服務會特別陽春,其實跟非廉航比起來,該有的都有,只是吃喝皆需額外收費。

 

機組人員的制服走輕鬆活潑路線,那條繫在腰間的虎尾巴是一大亮點。機艙座位前後空間縮減到極致,極致到靠窗座的人一起身,中間及走道座兩人都要同時起身讓步的地步。除此之外,整體而言沒有感受到明顯差異,以兩千塊特價票來看,實在太過超值。將錢花在刀口上,極力縮減非必要開銷的廉航公司與顧客,是當今主流消費模式。

 

我試著在機上補眠,但是一會吃餐點、一會發入境卡、一會又推銷免稅商品,遲遲無法入睡。在不安穩的迷濛之間,外頭的天不覺漸漸泛白,機身開始降落,我看到了清邁。隨著飛機與太陽相對高度的一降一升,那窗外的魚肚白,轉眼加足瓦數,成了刺眼的白。

 

清邁,熾熱的早晨。

 

飛機停妥,外頭傳來空橋銜接的機械作動聲。我定義中旅行正式開始的那一刻,便是從走出機艙、踏入空橋這一刻算起。空橋裡的廣告、迎面而來的當地地勤人員,會讓你一眼直接開啟對這個國度的第一印象,而這第一印象通常都是準的。我看到幾位身穿制服的中年女性,漫不經心地掛著輕鬆開朗的神情,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過了海關,在行李轉盤處有貼心的SIM卡發放站,可免費索取或儲值,但人潮眾多,我領了行李便逕自走出。由於匆忙出發又適逢年節,沒能事先換好錢,便在機場大廳的匯兌處換了小額泰銖應急。

 

走出機場,一股熱浪襲來,我從冬天穿越到夏天了。猛烈的陽光一灑在身上,內心立馬開朗起來,這是陰溼的林口所教會我的事。

 

 

IMG_2705 (1)

 

 

照著事前作的功課,攔下清邁最便宜的交通工具-雙條車,司機看了看旅社地址,開價100B,我殺到60B就上車了。旅社在古城區內的巷弄裡,司機開過了頭,又是在單行道上,不便回頭,便開啟呼嚨觀光客模式,叫我往回走一會就到了。我背著背包、拖著行李箱,在烈日下走著,走了十分鐘,頓時對手裡拉著的行李箱感到一絲後悔,那使我看起來不像探索的背包客,而是十足的迷路觀光客,行李箱屬於有專車接送到高級Villa或商務飯店的畫面,實在不適合放在古城街邊找路的場景。

 

我又花了半小時,挨家挨戶去雜貨店問路才找到屬於我的小巷,雜貨店門口的妹妹很有趣,見我拿名片問路,搖搖頭表示聽不懂,生澀地領我進去見媽媽,媽媽見我拿名片問路,點點頭表示懂,卻講了一堆泰文外加比手畫腳為我指點迷津,母女兩人差異原來不是在英文程度,而是社會化程度。

 

經過一番折騰,總算到達目的地-9 Resident,我未來四天的家。(待續)

 

IMG_2723 (2)  

 

目前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