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風情 – 歷史的縮影,時代祭_後篇 (日本)

千年歷史文化,絕美風華再現 日本京都旅遊紀行 (4-2)

接續前篇的列隊與重現的歷物,繼續向前推進到更早期的時代,直到整個祭典活劃下圓滿結束。

(此篇圖文依舊多,仍然採用了許多照片合併方式,謝謝您的耐心和時間觀看)
 

 吉野時代(南北朝時代)

南北朝是指1336年至1392年間,日本分裂為南、北兩個天皇與皇室的時代,各自皇位承傳,也各自有朝廷並立。

20世紀初期,經當時的明治天皇做出最定奪結論後,南北朝時正式以南朝為皇室正統的代表,結束了長久以來何者為正統性的紛歧。由於南朝的後醍醐天皇朝廷,定都於京都以南的吉野,因此南朝也被稱之為吉野時代。


(2). 楠公上洛列,重現武將楠木正成率隊迎接後醍醐天皇返京的情境。
圖中人物︰一身甲冑,全副武裝迎接天皇返京的護衛兵士。


(3). 行列中不同人物,挑著食糧桶、太鼓、具足櫃不同物品剪影。


(4). 迎接陣列掌旗官手執天皇賞的菊花紋御錦旗,不僅宣示皇室權威,也彰顯了楠木正成當時的權高位重。


(5). 楠木正成,當代著名大將(大將,古代武將職稱),一生竭效忠於後醍醐天皇,最後與其胞弟楠木正季在湊川戰役時,戰敗於足利直義大軍的圍攻,兩人寧死不屈以互刺雙亡報國,曾留遺言︰願意七生報國。由於他的忠臣與武將典範,在日本享有武神之稱。


(6). 陣列侍大將。(侍大將,高階軍官,古代武官職稱)


(7). 手執長柄刀,身穿甲冑的兵士側影。


(8). 中世婦人列,重現由平安時代末期至桃山時代間,當的民間婦人樣貌,具代表性的女性人物。
圖中人物︰大原女,室町時代末期在京都北端大原地
,頭頂柴薪沿街販賣的婦女。


(9). 桂女,在京都西端桂地,沿街販賣香魚、糖果的婦女。她們也身兼巫女的身份與職責,會在村民舉婚禮或是家有婦女分娩時唱唸祝禱詞,祈求平安幸福。


(10). 淀君,豐臣秀吉側室,豐臣秀賴的生母,也是織田信長的外甥女。最後在豐臣政權結束,大阪城易手時,與其子豐臣秀賴選擇一同自殺而


(11). 左圖︰淀君,身穿桃山時代最華麗的小袖和服,集合了當時唐織、刺繡、染色上等技術製成。右圖︰淀君侍女。


(12). 阿佛尼,藤原為家的側室,詩人,著有「十六夜日記」一書流傳後世。圖中為平安時代女性出門遠行時的裝扮,頭戴縫有垂娟的市女笠,身著小服。(藤原為家,鎌倉時代中期的朝官貴族)


(13). 靜御前,源義經的愛妾,舞藝精湛,是當代著名的歌舞妓。在源義經死後因傷心過度而死,被視為平安時代末期悲劇女性人物。源義經,平安時代末期著名武士,戰功彪炳,最後因功高蓋主,兄弟反目成仇,自盡而亡。源義經楠木正成真田信繁三人,被日本史記為末悲劇英雄


(14). 靜御前與侍女近寫。

 鎌倉時代 

西元11921333年間,是日本歷史中以鎌倉為政治中心的武家政權時代,也是封建時代的起始。


(15). 城南流鏑馬列,重現1221後鳥羽天皇為了建立朝廷威信,召集了1700位弓箭射手武士在城南行宮舉行競技的場景流鏑馬,日本的一種騎射武藝,早期為軍事演練,後來逐漸發展成競技,至今仍可在日本神社舉行神事祭典時看見),圖為射手武士陣列遠景。


(16). 頭戴綾藺笠腰間裹鹿皮手執和弓的射手武士狩獵裝扮。和弓,一種長弓,又稱大弓


(17). 行列中不同人物,挑著馬食飼料桶、手持長弓和手持箭靶的不同人物剪影。


(18). 射手武士的孩童家眷和侍女。


(19). 侍女攜帶板凳,隨侍武士孩童家眷在競技場邊坐下歇息,足見射手武士在當時享有相當階級待遇。


(20). 射手武士馬背上裝束近影。


(21). 策馬而過的射手武士背影。


(22). 藤原公卿參朝列,重現藤原氏在鼎盛時期,文武朝官夏天上朝的禮樣貌。藤原氏是日本自古的貴族姓氏,平安時代透與皇室姻親,不但氏族分居文武高官要職,更以攝政或關白名義,長期把持左右朝政;公卿攝政關白,古代官職名


(23). 左圖藤原氏文官大臣。右圖藤原氏武官大臣。文武官的主要區分,在於頭戴的冠(帽子)文官是垂纓冠,武官是捲纓冠


(24). 手持扇子隨侍的侍童。


(25). 隨身侍衛武官。


(26). 藤原氏殿上人。殿上人,古代官職名。位居五品以上可以在天皇休殿謁見的朝臣高官


(27). 行列中不同人物,上圖挑著供文武朝官歇坐的竹椅。左下圖豹皮,供文武官鋪坐。右下圖虎皮,供殿上人鋪坐。

 平安時代 

西元794年至1192年間,由從長岡京遷到平現在的京都),故稱平安時代,也是時代祭典的由來。

平安時代是一個沒有太大戰亂,百姓生活安定的時代,在日本歷史上有多項重要記事

1)名義上是天皇政集權於一體,但是實際上長期被藤原氏所操控,日本史稱攝關政治

2)日本古代文學在這個時發展豐盛,被日本視為文化上的一個巔峰。

3)武士階級得到發展,促成往後奪取權力,建立幕府政權,影響深遠。

4)兩次派遣唐使出使唐朝,開啟唐文化進入日本,天台和真言密宗佛教自此在日本得到發展傳播,一直到西元894年廢止派遣唐使,日本開始發展屬於自己的國格及風俗文化。


(28). 平安時代婦人列,日本在廢止派遣唐使後,致力於發展屬於自己的服裝風格,此列即在重現當代具代表性女的服姿采及演變
圖中人物︰巴御前,可以說是時代祭的主角,宣海報、手冊多以她做為封面。


(29). 巴御前,木曾義仲的愛妾,不僅以美貌著稱,同武勇不讓鬚眉,常年隨夫出征作戰,被後世塑造傳頌為巾幗英雄。(木曾義仲,原名源義仲,平安時代著名武將,有旭日將軍之稱)


(30). 巴御前,一身甲冑騎乘戰馬出征,威風凜凜


(31). 橫笛,愛故事下的悲劇人物。原本是建禮門院侍女的橫笛,與武齊藤時賴相後墜入愛河,但是由於身份低微,無法結成連理,19歲出家嵯峨往生院為尼至死。


(32). 常盤御前,源義朝的側室,源義經的生母。常盤御前在源義朝戰死後,為了保住三個孩子的性命,在大雪中帶著孩子前往六原(現在京都東山區),向平清盛乞求赦免,最後下嫁平清盛為妾。(平清盛,平安時代末期的武將、大臣、政治家)


(33). 常盤御前孩子的兩位小朋友,一路上活潑的頻向群眾打招呼,讓每個人都直接感受到來自她們的熱情和喜悅。


(34). 清少納言與紫式部。圖中前者︰清少納言,作家,著有「枕草子」隨筆集,身穿十二單禮服。(十二單,正式名稱為五衣唐衣裳,是女官最正式的朝服)圖中後者︰紫式部,文學家,通曉漢學、音律和佛典,著有影響日本文學極大的「源氏物語」長篇小說至今是日本古典文學的代表作品。


(35). 清少納言與紫式部二人,在日本文學史上,並稱為平安時代文學才女;「源氏物語」和「枕草子」更是被譽為平安時代文學之雙璧。


(36). 紀貫之的女兒紀內侍。紀內侍,詩人,圖中扮為當代未婚年輕女子平時的打扮,手上拿的是梅樹枝。(紀貫之,平安時代的貴族、詩人)


(37). 小野小町,詩人,不僅被後世譽為有名的六大歌仙之一,還是當代公認的美女,可謂才貌雙全。


(38). 左圖身穿唐衣的小野小町右圖侍女。平安時代初期服飾,仍可明顯看見裙、披帛的唐風色彩


(39). 和氣廣蟲,宮女。由戰亂飢荒,民間出現許多棄子,和氣廣蟲陸收養了83位養子女,她的善行義舉在民間廣為流傳,也被視為日本孤兒院的起源。


(40). 和氣廣蟲和養子女側影。


(41). 百濟王明信,女官,藤原繼繩大臣之妻,深得恆武天皇的喜愛與信賴,官位高至從二品。圖中是百濟王明信,身穿平安初期女官正式的禮服,大垂髮釵子平額,充滿唐風。


(42). 百濟王明信和侍女通過側影。

 延曆時期 

延曆,其實只是日本的年號之一,指的是西元782806年間在這段期間,日本曾經進行了二次遷都,先是由平城京遷至長岡京,後來又從長岡京遷到平安京現在的京都),所以延曆時期在日本史上有其重要的地位。


(43). 延曆武官行進列,重現征夷大將軍率部凱旋回京的情境。圖為陣列浩浩蕩蕩行進而來。


(44). 行列中不同人物,圖上挑著太鼓的兵士。左下圖負責吹響攻擊或撤退聲號的貝役貝役,古代用海螺吹號令的兵士右下圖執掌纛旗的兵士(纛旗,元帥旗、將軍旗)


(45). 陣列的先鋒將佐,正背面身影。將佐高階軍官,古代武官職稱


(46). 上田村麻呂,平安時代早期著名武將,被封為征夷大將軍,是日本傳統文化中描繪的武神之一。


(47). 一身甲冑武裝的東征軍副將。


(48). 策馬而過的壓陣將佐及列隊兵士側影。


(49). 延曆文官參朝列,重現文官朝臣參加朝賀儀式的場景。圖中人物為隨從侍衛。


(50). 當代文官位階是以朝服顏區別左圖紫色,三品官。右圖︰三品官享有的錦蓋。


(51). 騎馬參朝的文官和家臣隨從。紅色,四品官;橘色,五品官;綠色,六品官。


(52). 六品官隊伍通過側影。


(53). 神幸列,重現遷都京都後的首任恆武天皇,以及最後一任孝明天皇,一年一度巡視平民百姓的情境。這也是時代祭典的主旨,便是透過這個象天皇巡視行列,祈求國泰民安國運昌隆圖中分列隊前面敲擊太鼓荷鉦鼓,以及樂人吹奏皇室宮廷雅樂行進的畫面。


(54). 圖左及右下蝴蝶,擅於舞樂的舞人,背上長有蝴蝶的羽翼,頭上插著山吹花花冠。圖左上︰迦陵頻加,住在極樂淨土的飛鳥,背上生有鳥羽、頭上插著櫻花花冠。它們都是祥瑞的象徵。


(55). 笛鼓齊鳴吹奏皇室宮廷雅樂的樂人陣列。樂人,演奏宮廷雅樂之人


(56). 禰宜,身穿藍袍裝束騎在馬背上之人,是天皇巡視隊伍中相當重要的人物。(禰宜,神官、祭司,古代神職稱謂。禰宜在日本神道中是神與人之間的媒介,而天皇在日則是被塑為神人之尊)


(57). 天皇乘坐的御鳳輦與御錦蓋陣列。(御鳳輦,天皇乘坐的車駕坐轎,輦頂有鳳凰裝飾)


(58). 江戶時仿的御鳳輦高大沈重,許多駕輿丁齊心協力推動前行。(駕輿丁,古代為高官抬轎駕車之人稱謂)


(59). 御鳳輦列隊通過側影。


(60). 行列中不同人物剪影,挑推著鑲有皇室菊花紋的置物櫃和御錦蓋。


(61). 天皇的神駒座騎。


(62). 白川女獻花列,重現白川女以徒步方式叫賣季節花卉的樣貌。白川女居住在比叡山白川流域,頭頂花卉叫賣方式,曾流傳了近千年之久。


(63). 頭頂繽花卉的白川女。


(64). 白川女行列通過背影。


(65). 弓箭組列,重現遷都平安京時,弓箭射手負責護衛的情境。也是時代祭典的最後一個陣列


(66). 騎在馬上的弓箭射手隊長。


(67). 弓箭射手的裝束側影。


(68). 終人散,歷時二個多小時的祭典活動,至此拉下了圓滿謝幕,觀賞的人群在午後陽光下,帶著滿足暢快心情,離開歷史乍的舞台

時代祭,一場集歷史巡禮和華麗服飾於一體的盛會。對於日本當地人而言,這些或許只是一些歷史故事裡耳熟能詳的人物再現,不過對於如外國觀光客的我而言,似乎還多了點嘉年華會的氣氛,雖震天蓋地般的喧鬧,卻讓人在一種文靜淡雅中,欣賞了一位位日中代表性的人物,當然也讓人看到了日本人的敬業精神,因為絕大部份參加祭典的團體和人員,都是無償自動報名參加,實屬不易。離開京都御所,心裡殷有朝一日也能觀到屬中華五千年文縮影的歷嘉年華會。


--- END ---

(最後一篇)
尚未被收藏。
目前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