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海去!到長洲走走


雖然一早就說好,是次旅途要以吃作為旅行宗旨,貫穿整個行程,但我還是在出發前和你商量,問香港有沒有一些地方,是可以讓旅人見識到不一樣的城市風光的。或是以更白話的說法,香港除了一般觀光客都熟知的那些區塊,比如銅鑼灣、中環、旺角、尖沙咀等地之外,還有哪裡是具有人文特色的。

因為光是吃也不可能吃足五天吧?總該排進一些不可免俗的觀光景點,而我們都去過了太平山和昂坪,對迪士尼和海洋公園則無動於衷。

作為一個開埠於海口的港灣城市,香港除了大部分人所知悉的九龍半島、香港島和大嶼山,全境一共有263個島嶼,而在行政劃分的十八區裡面,「離島區」是指位於香港南面與西南面的二十多個島嶼,大嶼山、南丫島、坪洲和長洲都包含在內。



翻開地圖,可以發現香港的確擁有非常多細碎的離島,從機場進入城區的沿路上就可以特別感受到這一點,通過全長2160公尺的青馬大橋時所看到的海港風光,在在強調了香港是座受惠於大海的城市。

經過我的額外要求,你在編排美食地圖時查詢了離島的觀光資訊,最後把位在離香港島西南方約十公里的長洲排進了我們的行程裡,對長洲一無所知的我問那里有什麼,你一時也說不上來。無法用三言兩語道盡,那就親自去看看吧!



這一天天氣微涼,沒有前兩天的陽光明媚,我們在中環的五號碼頭買了前往長洲的渡輪船票,一路上迎著從開敞的窗戶吹進來的海風,很快就在規律晃動下陷入昏睡,連身邊的廣州大媽們大嗓門的對談也充耳不聞,六十分鐘後船隻便停駛靠岸。



長洲是香港離島中人口最稠密的島嶼,約2.5平方公里的面積上住著四萬人左右,島上有消防局、警察局、醫院和學校等基本公共設施,也是無論在地港人或海外遊客都喜歡來的著名景點。



一下船就可以看到典型的海島小鎮風光,面朝碼頭的店屋在絡繹不絕的人潮中兜售各種小吃,有便利店和快餐店,也有傳統的包子店和海產店,再過去一點的地方還有腳踏車出租店,海面上緊密停泊著少說也有上百艘的小船,一些看似是當地居民的長輩閒坐在欄杆邊聊天,三五觀光客則踩著腳踏車從路上溜過,頭頂的天空有些陰霾。



我們在碼頭附近找到一幅關於長洲地圖的佈告板,仔細研究一番後,仍不確定是否要和大部分遊客一樣租輛單車環島,但很快老天爺就幫優柔寡斷的我們做了決定。



在路邊攤買了一串大魚蛋不久,天空就飄灑下雨滴,正好時值中午,我們索性走進一家家庭餐廳避雨兼午膳,心想吃飽了再說,殊不知悠閒地吃完飯出來,雨勢不減反增,在轟隆隆的雷聲中下起一發不可收拾的滂沱大雨,嘩啦嘩啦地打在屋蓬上、路人的雨傘上、地面上。



沒有帶傘的我們只得佇立在人家店屋前的小小雨棚下等雨停,看路上行人紛紛走避屋簷,原本熱鬧的街上頓時冷清許多,我被頭頂的漏水雨棚頻頻滴臉,心想還沒認真看清楚長洲長什麼樣,這一場雨就迫不及待趕來見客,有些掃興卻也莫可奈何。




這一等就快等掉一個小時,我們並排站在屋簷下有一著沒一搭地哈拉,同時觀察雨中街景,看披著雨衣踩腳踏車的人從眼前滑過,看不畏大雨推著小車籃的阿嬸信步而過,看情侶借傘下的親暱互相依偎著走過,看對街賣點心的攤販阿姨和來買包子的顧客寒暄幾句,看提著買物撐著傘的師奶行色匆匆(也許是趕回去收衣服),看年輕媽媽牽放學的孩子回家吃飯,看穿制服的中學生一起頭頂書包跑過。



一場雨將來這裡的觀光客都趕進店裡或其他地方避雨,只有長洲居民的日常作息照舊進行,我躲在某條後巷的騎樓下,像架上三腳架的攝影機,定點捕捉了一個小時的雨中光景。



等到終於可以走出小小的雨棚,再度穿街走巷時,我們反而感謝陣雨帶來的涼意,漫步到東灣泳灘,此時露臉的太陽也開始吸引人們走出戶外,在沙灘上玩耍嬉水,相當熱鬧。



你告訴我這裡是港劇喜歡取景的地方,好幾部你看過的劇集中,男女主角都在這個漂亮的東灣泳灘上演浪漫的戀愛戲碼。回國後從報章上讀到一則國際新聞,說一群中國旅客為省住宿費,直接在東灣泳灘扎營過夜,後被居民舉報才迅速離開。記得那時無意中翻到報上刊登的偌大照片,十分熟悉,原來就是我走過的這個東灣泳灘。



接著我們沿著海灘往南走,一路來到隔壁的觀音灣,相較於東灣泳灘的人聲喧嘩,這裡僻靜許多,只有一群像是國際學校的外國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正在學習衝浪,後來上網讀了資料才知道,觀音灣是香港第一位奧運金牌得主,即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奪得滑浪風帆金牌的李麗珊的練習場,難怪一旁的棚架下堆滿了好多衝浪板。



觀音灣之名的由來,應該就是因為這裡的一座百年觀音廟,隱身在翠綠樹叢中的紅墻廟宇十分醒目,觀音廟原名水月宮,面朝大海,可以猜想得到從前靠海為生的漁民在海邊建立廟宇祈求平安的心願,我們入內參拜,看到一邊的廟碑上寫著「前臨碧海,後衴屏山」。



原本想繼續沿著海岸朝更遠的東邊前進,去看「小長城」,但大雨後的陽光熾烈,加上茂密樹林間蚊蟲甚多,一個不留神,我們的雙腿已多處被叮咬得痕癢難耐,遂決定走回靠近碼頭一帶的街區。



間中爬上一鋪上水泥路的陡坡,沿途可見都是一幢幢居高臨下的山上住宅,洋館式的建築給人一種異國街區感,似是宮崎駿《夢幻街少女》或是新海誠《你的名字》中的一幕場景,從一個制高點還能一眼就眺望到底下的海口,這一部分則讓我聯想到在北海道小樽的水天宮神社。或許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它們一點也不像,但個人記憶有時就是這麼不牢靠,朦朧得將實際情況塗上一抹固執己見的浪漫懷想。



下午五點多,我們買了兩顆熱騰騰的包子和飲料坐上渡輪,告別長洲,回到香港島。天空持續綻放著美好的熱度,要不是地面上還殘留著積水,我會懷疑剛才下的一場大雨是否是我自己腦內追加的劇情。



prev/ 鏡頭下的維多利亞港
next/ 中環的雨中散步,矛盾的新舊交融

- - - - -

隨著年歲漸長,不知不覺,我收編的紀行文章也到了一個可觀的數目,尤其我熱衷的日本旅遊,更是被我囉哩吧嗦地不厭其煩地一寫再寫,像是深怕錯過任何沿途的小時光,像是若不轉譯成文字我就會統統忘光的恐懼,我從擾攘的現實中逃遁到記憶的邊疆,在那裡縱情野放我的行走痕跡,巨細靡遺且按捺著性子疊放每一枚旅次中撿拾起來的石頭。

耗時兩年完成,寫了八萬字,收錄48篇文章,這本《一期一會的約定:日本三城紀行》是歲月的痕跡,也是旅途的摹印。

希望你會喜歡。

訂購鏈接按這裡 
尚未被收藏。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