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鏡頭下的維多利亞港


大眾傳媒的影響力究竟有多深遠?能讓一個人至今記住大約二十年前的一則電視廣告,唸出裡面重複出現的關鍵標語,我想,這就足以看做是一個非常成功「走心」的宣傳企劃了。

旅遊廣告如今多不勝數,除了各國旅遊局砸大錢拍攝的官方宣傳影片外,翻開報章雜誌,還有在網路上無預警閃進你視線裡的各種旅行社配套,都在試圖唆使日復一日忙碌工作的你,拋開眼前的一切,跑到那些眼花繚亂的美景之中。

吸引人的照片絕對不可或缺,畢竟旅遊業首當其衝的是畫面感,再來才是針對旅人的心理層面所倡導的各種美好理念,與幻想。文字,或是Slogan於是成了一把鑰匙,打開旅人蠢蠢欲動的心門,釋放出裡面被說服的靈魂,所需要的最後臨門一腳之關鍵。



站在香港的街頭,我不得不想起了小時候看過的一則關於香港的旅遊廣告,那時家裡還在收看對岸新加坡的電視頻道,廣告中的兩個女生走在香港繁華的街頭,手提好幾個購物袋,燦爛笑容掛在臉上,兩人穿梭在美食餐廳與服飾店之中,又吃又買看似十分快活,回國後一個朋友詢問她們:「去香港要幹什麼?」兩人相視而笑,大聲說出:「當然是買東西吃東西買東西吃東西!」同時配合經典銀鈴般的笑聲。

從此,提到香港旅遊,也經歷過那則廣告「洗腦」的同個世代朋友,紛紛都說得出「買東西吃東西」這句台詞,那時沒有網絡資訊,一個城市有哪些精彩之處都要詢問「過來人」的經驗,九零年代的香港經濟發展迅速,是當年「亞洲四小龍」之一,去那裡購物消費遂成了一種城市導向的觀光主旨。



買東西或許已不是我這個年紀偏好做的事,加上近年來的心境轉換,以及在各國遊走時所累積的觀察,我對品牌全球化現象所帶來的結果並不陌生,幾個國際大牌攻佔最有市場潛力的幾個城市,相同的單品項目由中央出口發配至各地門市,東京澀谷的櫥窗和吉隆坡武吉加里爾的櫥窗沒有太大差異,最大的差別至多體現在匯率價位上,不購物的我們都習慣走馬看花看熱鬧,甚至連觀光客最愛買的伴手禮我們也興趣缺缺。

吃東西則漸漸成了在我這個年齡願意做的事,或是說,寧願把錢花在這上面,而電視媒體的影響力也再次展現在這裡。我們依循幾個節目的介紹,找到了想試吃的幾家餐廳和路邊攤小吃,比如在我們住的深水埗附近,就有一家從早排到晚的豬腸粉,特色是他們家在甜辣醬之外還淋上了自製的花生醬,手作的圓筒形腸粉也比一般扁形粉粿更有嚼勁。



要不是電視節目曾拍攝過,我們也許不會特意花十五分鐘在這條巷子裡排隊,在在地港人買早餐的時段和他們一起湊熱鬧,或許對他們來說,某一天開始就突然多了好多看似觀光客的食客,延長的隊伍讓身為常客的他們必須花比以前更多的時間才買得到,應該是件很困擾的事吧?

不過話說回來,淋上特製花生醬的豬腸粉還真的非常美味呢!後來我們一連兩天都到這裡來報到,買了一份豬腸粉和一杯豆漿,就這麼站在巷子口吃得津津有味。



吃飽喝足後,我們頂著頭頂的朝陽,準備到旺角去隨便走走看看,先由著名的通菜街開始,再走到女人街、波鞋街、花園街等,看著一家家林立的餐廳和轉角小食肆開始聚集午餐前的人潮;連鎖藥妝店如春天綻放的百合花,遍街開滿,以阿薩力的價格吸引各國觀光客駐足入內;廟街的攤販非常勤勞,還未過中午已經開市營業,在類似從前的茨廠街風格市集中穿梭,除了可以看到五花八門的小玩意,也喚起我五年前曾到訪過這裡的記憶。



不用等到週末晚上,星期三大白天的旺角已經生氣勃勃,我們沿途買了根你行前調查時就列入清單的鐵觀音冰淇淋,也不免俗地買了看起來好好吃實際上還好的菠蘿麵包和葡撻,然後慢慢繞到金魚街去,看成排的水族店外掛著一包包裝著各類色彩斑斕的觀賞魚塑膠袋,宛如一顆顆泡泡球,在陽光下反射出奇異的光暈。



可憐的小魚委身在超小的水袋中,一個個由上到下、由左到右地被吊掛成一面墻,或許朝生暮死,等待買家前來把它們買走,從水袋搬遷到稍微大一點的水族箱內,就像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想要有寬敞一點的居住空間都是奢侈。



逛來逛去,旺角這裡的街市和深水埗有著一種雷同的氣味,都是香港典型的市井小販人生,但仔細相較的話,又會覺得很不一樣,或許是旺角更靠近市中心多一些些,有觀光客的「幫襯」,多了些營業上的地理優勢,也開了較多門面裝潢更討喜的店鋪;反觀深水埗,就是直接因應生活所需而形成的,散發出更純粹的民生味道。



傍晚以前,我們抵達尖沙咀,計劃到著名的維多利亞港看夜景,途經一處匯集三方車道的路口時,我覺得十分眼熟,定睛細看,才知道原來那是五年前我所居住過的民宿樓下。



「這裡是我之前住過的轉角!你看對面那家小吃店,我們曾經在那裡買過碗仔翅。」我興奮莫名地告訴身邊的你這些記憶中的雞毛蒜皮小事,然後還特地拍了幾張照片發給當年同行的家人看。

「原來當初你住過這麼黃金地段的民宿,肯定不便宜吧?」你好奇地問。看馬幣貶值得如此嚴重,我想罔論這五年港市的消費指數攀升了多少,那民宿的價格如今肯定要比當年貴上至少一倍。

無意間重返舊地,雖然也沒特別熟悉,但也算是旅途中的小小驚喜,確認一下我不太靈光的記憶體依舊正常運作。



穿過縱橫交錯的地下道來到維多利亞港,第二個我所熟悉的景象橫呈眼前。此刻的天空還湛藍多雲,對岸港島的高樓大廈和身後的太平山都一如印象中沒有改變,載著觀光客的傳統中式帆船和載著島民乘客的渡輪來回川行海上,我們帶著在太陽下曬了半天的身體憑欄而立,享受溫度剛剛好的晚風習習吹拂。



都是二次訪港的我們不禁開始悉數起我們彼時此地的個別旅途經歷,我憶起當年為了追看準時開演的燈光秀,我們一行人飛奔著來到這裡的情形,而你則想起在看完燈光秀後,你們在附近的雪糕車那裡買了一球沁脾的雪糕;我被十二月冷冬的風吹得簌簌發抖,你被八月的酷暑烘得汗流浹背,一個時空兜轉,我們於今再次面對同一枚風景,嗅聞著不一樣的季風,卻擁有了囊括彼此的共同回憶。



我們從白晝的天空聊到夜幕低垂,當然也不放過這個光影變化最戲劇化的時段,執起相機從向晚的黃昏拍到華燈初上的璀璨。燈光秀準點上演,深黑的波濤將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暈開成一片片熒熒斑斕的緞帶,或許是城市慣有的光害影響,夜晚的天空依舊看得見被映襯得帶點微微粉紅色的浮雲,在一線排開的港灣天際線上方輕悄飄過,並且被我們一一收攝於鏡頭內。



那些也許朦朧也許歷歷在目的前朝往事,對照今日如實上演的燦爛奪目,要是沒有現代科技的記憶體庫存起來,我們是否都會被時光愚弄了一番?誤以為一切未曾改變,而身邊的人事、心底的想望依然清晰如昨日?



prev/ 闖入深水埗老街,偷窺街坊營生相貌
next/ 出海去!到長洲走走

- - - - -

我的第一本書,關於日本東京、關西和北海道的紀行文集《一期一會的約定:日本三城紀行》將在6月9日正式發行,希望熱愛旅行、鐘情日本、喜歡閱讀的你,和我一起藉由文字去解析東瀛島國的魅力,然後從中觀照屬於你自己的沿途風景。

從我的行腳物語,找尋你的旅途回憶。

希望你會喜歡。

訂購鏈接按這裡
尚未被收藏。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