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重遊伏見稻荷大社,兌現兩年前的承諾

by カミナリ
千鳥居處之地,飛離枝頭尋覓,暮靄餘暉向西,知倦知歸靜憩。
——寫於2015年1月,初訪伏見稻荷大社之後


重遊一個地方,如果可以,我的想法是盡量不重複前一回走過的路線,除非是特別鐘情、別具意義、不同旅伴的緣故或是那個旅地實在太小,沒什麼可以開發的其他景區,否則像京都這樣一個佈滿世界文化遺產的古都,遍地都是保存完好的歷史古剎,一個月或許都不夠將它整個巡遊一遍了,第二次造訪時更加無需擔憂沒有新的景點可去。

所以這一次基本上我們參拜過的所有寺院和神社都是前兩年沒有去過的,而上一次看過的金閣寺、清水寺等則被我們排除在清單之外,除了一個,那就是享譽國際的伏見稻荷大社。



雖然嚴格說起來并沒有具體地把它排進行程裡,但我們也沒有在一開始就堅定地回絕掉,只是抱著「如果有時間空檔的話,不妨優先考慮這裡」這樣的隨性心情。

因為兩年前不經意說出的一句話,讓這座神社在我心頭一直與某種使命感連結在一起。



故事要追溯至2014年底,那日我們帶著憧憬景仰的心情踏足此地,滿懷著終於要如願以償的興奮迎接這個以上千座紅色大鳥居聞名的稻荷大社,卻因為當天上午才剛從奈良退房離開,抵達京都並且安頓好新的住宿爾後來到這裡時已是下午時分。

冬日的太陽和深秋一樣落得快,正當我們還在亦步亦趨地穿過紅彤彤的巨大鳥居甬道時,樹梢上的陽光早已漸漸退到稻荷山之後,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們還以為要沿著看似無限排列而去的鳥居登上最高點並非難事,直到我們氣喘吁吁地看著夕暮染紅了周圍,而我們連一半的山腰都還沒到,才知道這次攻頂是無望了。



懷著如此的心情,後來我在遊記<千山鳥飛絕,參拜京都稻荷大社>中這麼寫道:

帶著未能攻頂的小小遺憾離開稻荷大社,你只說了一句:「留些遺憾才有再訪一遍的理由。」讓我豁然開朗,頻頻點頭。

我揮別漆黑中依然紅豔的鳥居,在心中發願我會再訪此地。



話雖如此,但近年來我抱持的人生哲學是「順其自然,何必強求」 (善哉善哉~) ,對於曾經信誓旦旦白紙黑字寫下的心願,我只把它看做是旅行歸來症候群的有感而發,儘管發自肺腑,卻也未必需要一頭熱地立誓為後續旅途的不二任務。

就這樣,我帶著這種不勉強的心態再度踏上京都,在參觀完東福寺秋楓的那天,我們興之所至地再度來到了稻荷大社面前。

而既然二度參拜了,那就一鼓作氣把之前的約定兌現吧?重點是時間還早,不到中午十二點,有大把時間讓我們慢慢攻頂,而且當天陽光明媚的好天氣是不能再有所挑剔的了。



也許是做足了心理建設,也或許是在踏入稻荷大社後所牽扯出來的各種回憶畫面,我眼神堅定如站在起跑線蓄勢待發的馬拉松選手,心想連印尼海拔3726公尺的林加尼火山(Mt. Rinjani)都爬過了,區區只有233公尺高的稻荷山絕對是小菜一碟。



爬稻荷山要面對的挑戰主要不是體能,而是有沒有那個時間餘裕,因為據說要登頂一趟至少需時大約兩小時,大多數沒有上山的人不外乎是後續還有要趕的行程,或是穿得美美的傳統和服而不願汗流浹背。



獲得2016年Tripadvisor旅人票選的最佳日本景點第一名,原本就十分熱鬧的京都稻荷大社招徠了更多世界各地的觀光客,尤其我在這裡看到比在其他地方更多的歐美旅人,還有較少見的中東人和印度人,都聚攏在稻荷大社山腳下最有名的「千本鳥居」一帶,那人潮之多讓來過一次的我們立即轉向,取道另一條捷徑上山。



走了大約半小時,來到了熟悉的地圖告示板前,同樣圍攏了走山的各路旅者在這裡查詢所在位置,也和我們上一回一樣,不少爬得臉紅脖子粗的人在發現自己不過才爬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山路後就哀嚎連連,有的和同伴討論著是否還要繼續前進,有的則決定打道回府。



我們二話不說繼續往上走,上午和煦的陽光透過樹林和鳥居打照在石板階梯上,影影綽綽的十分好看,經過正殿附近的洶湧人潮後,這裡逐漸人聲稀微,想要偶爾駐足拍個「空景」的鳥居隧道照也不再需要苦候多時。


カミナリ
一個轉彎,我們站上了一個平台區,我一眼就認出這是兩年前我看到「千山鳥飛絕」瞬間的地方,也是我放棄登頂的轉折點,那種時光交疊的超現實感倏忽又流竄我的全身,讓我即使微微喘著氣也還是回想起彼時此地的種種情景……


~上為2016年;下為2014年~
夕陽餘暉的天空、只剩下張牙舞爪剪影的枯枝、我低著頭爬梯時僅見的視野:走在我前方台階上的一雙腿、凍得發疼而藏在口袋裡的雙手、又餓又冷的身體、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荒涼……


 
一個回神,我正走在接近正午的秋陽下,懷裡揣著的是破釜沉舟的攻頂決心。那些如鬼魅般模糊又清晰的過去已經漸漸消失,或是被神隱而不知所蹤了。



從這之後,對我來說就是全新的景點了,我們繼續拾級而上,經過更多大大小小的神社與鳥居,身後的伏見住宅區在鳥瞰的視角下變得遙遠又渺小,最後在我感覺差不多要沁汗而脫去風衣外套不久後即到達了稻荷山的山頂。



所謂「山頂」其實並沒有什麼觀景台或可以一覽全景的制高點,只有一座「一之峰」神社,我入內投幣,擊掌膜拜,默默告知神明我兌現了兩年前許下的承諾,那更像是穿越時空告訴兩年前的自己:別擔心,兩年後你會再度回到這裡,完滿你留下的缺憾。



我們慢慢走下山,從杳無人跡的山頂回到依舊萬頭攢動的山腳下,彷彿從與世無爭的仙界回到擺滿小吃攤的人間煙火,然後我給自己買了個稻荷御守,當初沒有在這裡購入任何御守是因為我覺得那趟沒有完成登頂的參拜不夠完整,心想等到我實現了願望再來買也不遲。



說到底這只不過是我和自己玩的一個小遊戲,藉由一個御守來昭示我曾和時光默默競逐的約定,遊戲結束,我下山回到販賣炒麵和章魚燒的美食街,帶著一個自認為意義非凡的御守,並且相信那個御守守護的還包括我灌注在這一趟朝聖中的美好信念。



帶著飢腸轆轆卻心滿意足的身體,我們告別稻荷大社,告別那一個無論遺憾還是美滿都終將會被未來取代的過去。

千里迢迢重臨,登高望遠追憶,溫故知新探秘,如願還願於頂。
——寫於2016年12月,二訪伏見稻荷大社之後


カミナリ
觀光資訊

伏見稻荷大社
開放時間:0800-1630
門票:免費
網站:inari.jp

追伸:千山鳥飛絕,參拜京都稻荷大社 
尚未被收藏。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