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登山之後——在吉利島成了冤大頭


帶著一身的痠痛和各處縫隙都藏匿著細屑火山灰的骯髒身體,我們乘車一小時前往龍目島西北岸的港邊小鎮Bangsal,要從那裡出海到最具人氣的吉利島去好好放鬆。

據悉,大部分登山客都會在完成攀登林加尼火山的壯舉後選擇到這裡來休憩,享受先苦後甜的滋味,而吉利島其實分成三座,分別是吉利愛爾(Gili Air)、吉利美諾(Gili Meno)和最大的吉利德拉望安(Gili Trawangan,又簡稱吉利T)。



我們今次就是要前往最熱鬧也最繁華的吉利T島去,與其說是去度假,不如說我們是去休養為我們死撐硬撐到最後的身體,好好犒賞自己當初沒怎麼細想就身入險境的有勇無謀。



「你看,嘴上說沒辦法,現在你還不是完成了三天兩夜的登山極限挑戰。」坐在乘風破浪的船上時你這麼說。

可不是?因為沒有第二個選項,只有唯一的那麼一條轍道,不是走就是停,不是前進就是放棄,沒有直升機、纜車、人力挑夫讓你半途改變心意,用更悠閒的方式上下山;當你發現沒有退路可言,就連看似萬能的金錢在此刻也無濟於事時,你就會迫使自己擠出更多意想不到的決心。

回想我在第二天唉唉叫說再也走不動了,到了第三天下山時還不是一鼓作氣地又走了七個多小時,就像多年前也曾拜會過這座火山的堂妹Grace說的:「人類的身心就和橡膠一樣具有強大的伸縮性。」看似快要燈枯油盡了,心一橫就又熊熊燃燒起來。

我非常感謝自己的身體,為我不得不頑強起來的意志力撐起半片天,不管多痛多累多不舒服,都還是絲毫不妥協地承受到最後一刻,甚至還趕走了前一晚似是要爆發出來的發燒。



一踏上吉利島,我們就看到滿滿的人潮遍佈海灘和街道,幾乎有九成是金髮碧眼的老外,在陽光下做日光浴,在馬路上騎自行車,耳邊傳來沙沙作響的浪濤和附近餐廳內播放的輕快樂音,瞬間就被這裡歡快的氛圍所感染,也想要跟著手舞足蹈起來。



吉利島上不允許汽車和機車等會排放廢氣的交通工具,所以可以看到馬車在名副其實的馬路上奔跑,馬蹄雜沓混合著馬兒脖子上鈴鐺的清脆聲響,散發著一種獨特的閒散情調。



雖說這裡和篤信印度教的巴厘島只相隔一條海峽,但整個龍目島乃至吉利島的居民都信奉伊斯蘭教,因此在這裡你不會像在巴厘島一樣找到豬肉料理,不過被老外佔據的整條街依然遍佈各類酒吧夜店,甚至還有水煙館,而大部分觀光客都光著臂膀和腳丫子,男的袒胸露背,女的身著火辣比基尼,恣意遊走街頭巷尾,這一點倒是和巴厘島十分相似。



此外,這裡的飯店住宿風格不少也效仿巴厘島的一房一棟設計,但價格上卻要比萬眾矚目的巴厘島便宜許多。我們入住了一家附有私人小水池的Black Penny Villas,價廉物美,雖然坐落在最熱鬧的一條街上,房間分佈卻巧妙地躲藏在巷弄深處,鬧中取靜,夜晚時分也不必擔心吵得睡不著覺。



相隔三天,我們終於好好洗了個熱水澡,仔細地把每一層皮膚都清刷乾淨,我還順道把所有登山衣物沖洗一遍,把怎麼抖都抖不完的火山灰從鞋子裡沖走,即使像個老人一樣全身各處劇痛,我也還是蹲在浴室內沖刷了一個小時之久。



洗好澡宛如重生,雖然想立即躺在軟綿綿的大床上一動也不動,但為了供奉鬧荒的五臟廟,我們還是動身外出覓食。



夜間的吉利島換上了另一個面貌,在強力的重節拍電音舞曲下搖身一變成為五光十色的妖嬌女郎,每一家夜店都擠滿了尋歡作樂的人們,在東南亞風味的竹竿吧檯前歡喜乾杯,或是在裝潢別具海島元素的海產店前排隊挑選烤魚,庸碌的馬車仍在不停地穿街走巷,讓漫步路上的遊人時不時必須閃避一旁。



值得一提的是,在靠近碼頭的廣場上還有一個本土夜市,如果吃膩了擺盤講究的西餐料理,倒可以在這裡體驗類似大馬的馬來雜菜飯小攤,仔細一瞧會發現來光顧這些街邊小吃的反而是老外居多,也許是想嚐鮮,也許是那些久居此地的度假人融入在地風味的不二選擇。



相較之下,白天的吉利島則安靜許多,像是狂歡派對後的冷寂,街道上殘留著隔夜的溫存,只有熱愛陽光的人們三五成群地聚集在沙灘上,游泳、戲水、曬太陽、看書,或是找一間鐘意的海邊咖啡館,點一杯咖啡消磨一個午後,純粹欣賞眼前的蔚藍海岸。



從這裡可以遙望對面的林加尼火山,那座如今看來高聳入雲的山峰成了我們此生又一個最難忘的回憶,或許還會是今後被頻頻拿來說嘴的傳奇故事。我在用一盤素食炒麵慰勞自己的同時,忍不住感慨起這一路走來的風雨。



傍晚,我們跑到島的最南端去看落日。為了節省租腳踏車的費用——你說雖然租金包含二十四小時,我們卻只會用大概兩小時不到——遂選擇徒步走到最多人齊聚的海岸邊,迎著涼爽的海風,見證魔幻時刻天空霓裳的千姿百媚。



那火紅的太陽曾在我們攀登時灼燒我們的肌膚,然後在山頂狂風大作時給予我們溫度,又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鋪撒粉鑽般的璀璨光輝,如今褪去了白晝的剛烈,換上一臉嬌羞的緋紅,又如晚嬢歷經滄桑的世故,不再眷戀塵俗,灑脫地揮一揮手,留下一片動人的雲彩。



在吉利島,如果是登山後的放鬆,不想要再大費周章地去跳島浮潛看巨蜥,也可以像這樣放緩步調,閒走街頭,買來一球冰淇淋,在人聲鼎沸的海邊東看看西逛逛,儘管早已曬傷了手臂也彷彿帶著一身驕傲的勛章,細細感受類似歷劫歸來的平靜。



但平靜的海面下往往潛藏了看不見的暗湧,一不小心就會劫數難逃,比如最後一天發生的 慘劇

在島上度過了無所事事的兩晚後,第三天早晨我們準備搭船回到龍目島本島,再到機場去。



話說在前來吉利島的那天,我們在Bangsal的碼頭從一個殷勤兜售交通配套的大哥那裡買下了「來回私人快艇+機場送行」的套票。向來精打細算的你雖在網路上讀到不少過來人的警告,卻因為考慮到我們的班機是中午十二點半,意即早上七點半就要離開吉利島,而公共船隻的最早發船時間為九點四十五分,一心擔憂到時沒有船可以回來的你才接受了這位大哥的推薦,買下了比一般市售價格更高一些的套票。

殊不知當時我們早已一腳踩進了惡棍商人設下的陷阱,成了他人刀俎下的肥美魚肉。


~此商人自稱Abi,是個看起來年約四十的大塊頭~
前一晚托Villa服務台的人員撥打電話,那位大哥爽快地回說隔天會準時前來碼頭接我們,當天一早卻完全不見蹤影,等了快半個小時也毫無音訊,眼看飛機可能會趕不上,我們開始感到焦慮,央求碼頭的某家快艇服務人員替我們聯絡這位消失的大哥,服務人員試了好幾次都說電話打不通,我們這才驚覺自己被騙了!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跑到最靠近的提款機提款,向這位好心的服務人員重新購買回程快艇,不幸中的大幸是,這時剛好也有一對欲前往機場的印尼夫婦願意和我們同行,分擔交通費用,才讓我們的虧損減少一些些。

可想而知,我們都被這始料未及的事件影響了回家的心情,我還想到了第一天乘船時一位年輕小夥子主動幫我提行李上船,結果一轉身就明目張膽地向我要求一個明確數額的小費,讓人非常不舒服。而那位賣給我們幽靈船票+車票的邪惡商人或許早在我們付款的瞬間就暗地裡竊笑,怪只怪剛下山的我們都疲憊不堪,一心只想快點過島去。



無論如何,經過了這一番波折還能夠及時抵達機場,順利搭上回國的飛機,我們後來都心存感激。雖然對被坑走的血汗錢心痛不已,但時過境遷後我們都學會了看開,你甚至笑說你把這一切當做是日本的交通費來看,就不會覺得異乎常理的昂貴,而我則悻悻然想著,我一定要把這一段寫下來,警惕其他旅人別再上當,別再像我們一樣成了可以避免的冤大頭。



下一篇:登山後記
有1個人收藏了這篇文章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