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登山第一天:翻越七個山頭


我們跟著嚮導Cakra行走在蔓生的芒草叢中,高過我的頭的茅草遍佈第一段路,我們必須用手撥開眼前的草枝,坡度和緩,只有艷陽高照讓我們大汗淋漓。

初登山的新鮮感外加美好的天氣一掃我一身的不適,曬曬太陽後過敏的鼻子似乎好了,胃藥也發揮了效用,而早前暈車的噁心感也隨著徒步的腳踏實地而煙消雲散。我望著不遠處的林加尼山頂被白雲籠罩,一心沒有想太多,就只是往前踏步。



沿途可見除了同是登山客的各國人種外,還有很多當地挑夫。基本上,一個登山配套包括一名專業登山嚮導和兩名挑夫,為你帶上帳篷和這三天兩夜所需的烹煮食材。



不得不說,挑夫們個個身強力壯,用一根扁擔挑起兩大籮筐的登山用品,除了我們的帳篷和睡袋,還有小瓦斯爐、烹煮鍋具、餐具碗碟、各類蔬果鮮肉、足夠的飲用水等等,光看就覺得非常沉重,但他們一肩挑起後,二話不說就起步而行,仔細一瞧,他們腳上穿的還是最便宜的人字拖,有的甚至打著赤膊,在陽光下展現現代人追求的完美身材,看得出大多數挑夫都是年紀較輕的小夥子。



趁著其中一個挑夫放下扁擔去解手,我偷跑去拿拿看,才知道自己螳臂當車,根本沒法舉過肩頭,最後是靠Cakra從旁伸出援手一撐,我才把據說有三十五公斤左右的扁擔擔在肩上。我連站都站不穩了,何況健步上山?

途中我們必須不斷讓路給迎頭趕上的挑夫,即便是肩負著三十幾公斤的重擔,他們仍舊比只背輕簡背包、腳套名牌運動鞋的我們還要迅速敏捷,我們喘著大氣死命跨步,卻只是望著他們揚長而去的背影,望塵莫及。

他們真是身輕如燕!一旁的你這麼說。



就這樣在無遮蔽物的大太陽底下走了將近三個小時,過程中沒什麼大問題,累了就停下來歇息片刻再上路,Cakra時不時詢問我們要不要喝水,因為他的背包裡帶有每人三公升的礦泉水(3 X 2 = 6公升)!



嚮導的背包其實也不輕,除了我們的飲用水,他還帶了巧克力、餅乾等補充能量的小吃,甚至還有可樂、果汁等其他飲料選擇,據Cakra說,大多嚮導都是從挑夫起家,所以體力上完全不輸他們。



中午時分,我們終於來到了一處橋下樹蔭,眼見那裡早已鋪好了草席,架好了椅子,而一早就抵達那裡的挑夫早已在著手準備午餐,削馬鈴薯、切菜、燒水什麼的,等到我們氣喘吁吁地坐定後,熱騰騰的午餐也端到我們眼前!



真不敢相信!在荒僻的山裡還能享有如此講究的炒飯外加一個荷包蛋,還有現炸的酥脆蝦餅和豆乾,飯後還有哈密瓜、切片鳳梨等水果,讓我不禁懷疑自己是來登山還是來當皇帝的?也太奢華了吧?!



吃飽喝足也休息夠了以後,Cakra喚我們到一旁來,原來是要種樹苗,貼心的挑夫(或是Cakra)早已在一旁的土地上挖了兩個坑洞,我們只是順勢把樹苗放入洞裡,再把泥土鋪上就完成了這簡單的種樹儀式,象征來登山亦不忘為這裡平添一點綠意,作為獻給山神的微薄敬意。



再度上路後不久,Cakra特別提醒我們,從這裡開始的路段會越來越艱難,到海拔2639公尺的火山口帳篷區之前,也就是我們今天的終點站,必須先翻過七個山頭才會抵達,而其中第四和第七個山丘——據他形容——是最為困難的,因為山勢陡峭,爬起來會格外費力。

於是,有了七個山頭的明確指標,在接下來連續三個小時的攀登過程中,我們在心中都默默數算著一個山頭、兩個山頭、三個山頭,用以鼓勵自己走下去,有些部分的確如Cakra所言,坡度陡斜,坡級間距大,每上跨一步都需要運用大小腿的肌肉,很快就讓許多人難以消受,速度減慢,甚至增加了中途定點休息喘口氣的次數。



我一邊擦拭著額頭的汗水,一邊鞭策自己抬起感覺千斤重的腳,再走一會兒,走到那棵樹那裡才稍作休息,總會抬頭尋找上方的一個標的,然後告誡自己不要輕易停下來,再走一下下,到達那裡以後又再繼續尋找更上方的一塊岩石,作為新的標的,以此類推,不斷不斷地催使每一秒都想要停歇的雙腳再多走一步,再一步就好……

看著前方樹林裡慢慢攀升的人群,身後還有更多緊追而來的登山者,每一個人都或停或走地以自己的速度前進著,我偶爾超前一兩個人,但更多時候是被後面的人迎頭趕上,所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帶頭的Cakra不疾不徐地走在最前方,必須常常停下來等我們趕上才繼續前進。


カミナリ
不知不覺,周圍飄起了山嵐,原來我們快接近海拔兩千多公尺的營帳區了,料想應是鑽進了今早我在山腳下看到的雲霧裡,傍著身邊的高大喬木和在平地上少見的蕨類植物,果真來到了高原。

金馬倫高原海拔1500公尺,這裡有2639公尺耶!我們竟徒步爬上比金馬倫還高的地方。我忍不住大驚小怪。



終於在下午四點半,我們翻過最後一個山頭,來到了林加尼火山口邊緣(Crater rim),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名為Segara Anak的火口湖,而周圍也早已搭蓋起好多帳篷,甚至還有兜售汽水零食的小攤販,今晚我們便要在這裡過夜,準備半夜攻頂。



那些早已抵達的山友不少已經換下鞋子外套,躺進帳篷內小憩片刻了,有的則三五成群坐在帳篷口的空地上交流心得之類的,而挑夫們都個個開始切菜洗米,準備為各自服務的登山客烹煮今日的晚餐。



仍舊喘著氣,我來到了屬於我們的帳篷前,小小的黃色帳篷內鋪了兩個墊子和睡袋,第一次在野外扎營過夜的我感覺既興奮又新鮮,雖然沒法洗澡,必須帶著這滿身汗濕又風乾了的身體鑽入睡袋(抓頭),但別忘了這裡是高原,Cakra說太陽一下山溫度便會陡降至大約攝氏十度,與其擔心全身黏膩的不悅,我更該擔心是否帶足了禦寒的衣物。



我們所處的位置的確就在火山口的環狀山脊上,右邊下望是隱蔽在雲嵐中的火口湖,是明天我們登頂後就要前往的地方;左邊就是那座我們這一趟行程的終極目標:林加尼火山的最高峰。

怎麼從這裡看去竟有一種感覺不遠的錯覺?你指著看似近在眼前的山峰這麼說。


カミナリ
我眺望著眼前的大山望得入迷,心想不知不覺我也來到了這裡,和我人生中的第一座高山遙遙相望。

趕在夕陽西下以前,挑夫端來了豐盛的晚餐,原本想在門前的草席上邊用餐邊欣賞美景,不料山上的風凜冽寒凍,最後我們都忍不住躲進帳篷內,一身髒兮兮地吃著讓身心飽足的印尼炒麵。



吃飽後就早點睡吧,待會兒凌晨兩點就要攻頂了。Cakra前來告知我們。

而直到天幕垂降,我躺在漆黑的營帳內,聽著夜晚的山風兇猛地拍打著帆布,似是隨時就要掀翻整個帳篷時,我第一次有了懼怕的心情。在那輾轉反側不成眠的夜裡,我一邊強逼自己入睡,一邊卻忍不住想象著幾個小時後即將到來的一切未知數。耳邊的狂風如同報喪女妖的嚎叫,下探十度的低氣溫讓我躲在睡袋內也瑟瑟發抖,我不禁自問:究竟為何要到這種地方來?



下一篇:登山第二天之一:午夜攻頂
有1個人收藏了這篇文章
目前沒有留言
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