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鎖格陵蘭島庫魯蘇克

霧鎖格陵蘭島庫魯蘇克

 

  長途飛行,靠走道是我首選飛格陵蘭(Greenland)當天,在冰島機場我要求領隊安排靠窗座位選擇靠窗是我的企圖,企圖第一眼看見格陵蘭島時,馬上能跟她Say:『Hello

 

請問,是廉價航空嗎?!

 

  前一晚,從哥本哈根(copenhagen)飛往冰島,登機安檢時水被倒了,3個小時的飛行航程,連一杯水也沒見到。要水、要咖啡、要餐點、……,一切請自備信用卡,忍痛把它刷下去!是不是搭了廉價航空班機?!很不幸,我的座位與廁所並聯,從開始的毫無感覺,到尿騷味逐漸加強,才慶幸:『還好!沒餐沒水,不然五味雜陳的配餐,真不知如何下嚥!』比鄰的廁所,也讓我那雙眼珠子,不知往何處擺,尷尬得不敢隨意亂飄。從起飛到 landing頭與雙眸一直停滯在同一方位,堅持3個多小時,下機兩顆眼睛忘了如何轉動,僵硬的脖子一迴轉是喀喀作響。步出機場,才要舒展3小時機艙坐監的疲憊,不經意舉目眺遠,毫無攔阻的眼前,不見一木,是一片無垠苔原。天啊!我來的是冰島,是國家,怎會飛到這片原始荒蕪大地,難道飛機誤降到外星球?!

 

  此刻已是冰島晚上9點多了,天氣雖然陰霾,但還是亮光光的,陽光偶爾會從深深的雲層探出頭來,夏天的風卻寒如刀割,快步衝進巴士。車自機場加速東行,寥寥幾輛轎車擦身而過,重型機車騎士裹得密實奔馳車道。坑坑疤疤公路兩旁,苔草匍匐在烏黑火山礫岩上,了無生氣大地,突然會出現隨風擺舞,遼原淡紫的魯冰花。在夜深人靜,冰島長晝土地上,我跌進歷史的漩渦,維京人(Vikings)與惡劣環境搏鬥幕幕場景浮沉腦海。沿途景致雖然一層不變,但我的心卻隨著貧脊的大地複雜了。1個多小時後,看見樹、看見海、看到人、看到衝天的教堂、看見車子路上跑、看見現代與古老建築林立在街邊、……,人恍若從外星球又返回地球。車停在雷克雅維克(Reykjavik)投宿旅館,已將近深夜11點了,太陽還是不肯下山。冰島夏天白日漫漫,很想24小時佔有,只是體力無法支撐眼皮不聽使喚,我心有餘而力不足,睡覺吧!

 

在空中俯瞰冰封絕景

 

  天亮了,不對!冰島的夏天,天永遠亮著。拿起到庫魯蘇克一夜的簡單行李,趕搭10點飛往格陵蘭島東岸庫魯蘇克(Kulusuk)班機,我要暫時跟雷克雅維克Say:『good bye』。天候不佳,飛機依舊冒雨起飛。機身下是密得教人驚恐的雲層,心中頻頻叨念:『陽光快點打破雲層!』不是怕飛機出事,是擔憂想從空中俯瞰格陵蘭冰雪世界的心願無法達成。『飛機開始下降,即將降落庫魯蘇克機場!』機長開口說話了,『不行!』心中吶喊。好不容易有個靠窗好座位,盯了2小時的茫茫雲層,我什麼都還沒看見,不可以這樣就著陸。我埋怨老天的不合作,自己的倒楣。機身越降越低,我心是越著急沉重。絕望之際,機身突然降到雲層下,喔!我看見了,我看見了藍海中遍布的碎冰,看見了不毛山峰稀落殘雪的圖繪,看見黑岩零星散落鮮明的房舍,雖然天氣不佳,不夠清晰,雖然只有短短7分鐘,但我心澎湃。我如願看見大自然另一種的奧妙與美麗,我心滿意足了!

 

風雨中看美軍雷達監視站

 

  雨好大、風好強、氣溫很低,旅館的休旅車,早在機場前等候接行李,大部分團友搭車到旅館,幾名不懼風寒隊友,冒著滂沱大雨,逆著刺骨寒風,踩著爛泥,步向朦朧裡那幢藍色建築的旅館。才15分鐘腳程,按相機的手凍僵了,雖然是格陵蘭的夏天,我們還是無法長時間忍受室外的冷空氣。午餐後,雨更大,因為在庫魯蘇克只停留一夜,次日下午2點又要返回冰島,無論如何都要將紙上行程走過。風雨交加,又冰又冷,分批搭車前往美軍雷達監視站故址車在雨大霧濃,伸手不見五指白茫茫沿途奔馳,約40分鐘,濃霧豪雨中抵達雷達監視站。該達雷達監視站是60年代,美、俄冷戰時期,美軍在格陵蘭島設立的,冷戰結束後棄用的雷達監視站,成格陵蘭島觀光景點。濃霧裡除了隱約見到一個沒籃球場大的水泥平台外,什麼也沒看見。據說天晴,在這至高點上,可眺望北大西洋和被高地環抱的庫魯蘇克

 

  土地面積210萬平方公里,比台灣大58倍多的格陵蘭,被丹麥統治300多年, 2009年公投,自行管理內政、司法與資源分配,內政獨立,但外交國防及財政委由丹麥代管,所以依舊是距離2000公里外丹麥的領土。每個格陵蘭人皆為丹麥公民,和丹麥人一樣,享受全民醫療和教育等社會福利。居民不到6萬的格陵蘭,每年接受丹麥政府補助約新台幣184億。唯格陵蘭一直想擺脫丹麥政府獨立,只是經濟無法自立。格陵蘭島擁有豐富的天然氣及礦產,就等資源開採後是否有能力獨立了。籠罩在北極圈內的整座大島,唯在沿海看得到因紐特人(Inuit居住,而我們遊覽東海岸的庫魯蘇克只有200多位因紐特居民晚餐後,雨還是不停,領隊為了不違約,我們也怕留下入寶山而空手歸的遺憾,沒有選擇餘地,決定迎風冒雨前往因紐特人居住的小鎮。才步出旅館,傘翻了,雨衣被風掀開打破了。

 

三探因紐特人小鎮

 

  穿過一堵冰牆,爬上路邊岩層,濛濛大雨中,點點五彩繽紛因紐特人屋舍,倚著冰洋靠著山壁錯落著。可惜相機一出手,鏡頭瞬間像落水,只能用眼請腦袋作記錄。40分鐘的冰冷煎熬,我投降放棄,往回走。遠遠望見雨中投宿的旅館,強忍著僵硬的身子努力跨步,好像永遠走不到。極地的夢幻期待,被這一場持續不斷強風勁雨的冰凍給破滅了。一早,推開窗戶,海中矗立一塊塊透著藍光浮冰,遠處黑褐山峰被殘雪圖繪,不怕冷的鷗鳥盤旋嬉戲,總算見到些許格陵蘭原始的魅力。早餐後,雨還是一直下,穿上救生衣走向海邊,三艘等在岸邊的快艇,迎接我們展開阿披昔耶克冰河(Apusiaajik glacier)之旅。船緩緩穿梭在浮冰間,型態各異,大小浮冰從眼前匆匆掠過,座座禿禿山峰綴著斑駁白雪,除了船的引擎聲,大洋上靜得讓人恐懼敬畏。寂靜間,突然嘎嘎聲響四起,哇!真嚇人,船正搖蕩破著冰。此時心裡擔憂,船航行將近1小時,距離岸邊已經很遠很遠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跌入海中,瞬間被冰凍,身上救生衣發揮不了作用。搖擺快艇停在浮冰上,伸手摸摸,透潔的冰面並不薄。掌舵者指向遠方的阿披昔耶克冰河,厚甸甸的皚皚冰舌伸向海中。危險壯麗的冰川,只能遠望不能靠近。冰川之旅接近尾聲,快艇迴轉滿速回航,刺骨寒風直襲,冷到我眼淚直奔,太痛苦了。

 

  庫魯蘇克行程冒雨草草結束,領隊交差了,我們也認了。下午2點就要搭機返回冰島。午餐後,準備前往機場,領隊突然宣布,因霧氣重班機取消停飛,我好開心,今天早上才又和團友走了一次小鎮,也因霧濃天氣陰霾,還是沒把村落景色拍好。兩度因到紐特人居住的小鎮探訪,都因氣候不佳,未能拍到好照片。沒想到雨稍停,天逐漸放晴,我們卻要離開了,心有許多不甘,當領隊宣布班機取消,再住一晚,哇多出一晚,終於可以好好補強了,我哪能不開心?!團友們也都興致勃勃再往小鎮走。隔天領隊確認,班機會準時起飛,但午餐時領隊又突然宣布,霧不散飛機還是停飛,只能再住一夜。霧若一直不散,何時能起飛沒有答案,格陵蘭的天氣瞬息萬化,氣象報告僅供參考。毫無人煙,沒有任何商家,一天即可遊完的庫魯蘇克,唯有因紐特村落可去,大家已一訪再訪,持續多住2夜,根本無處可去,關在旅館的大家開始擔憂煩躁了。

 

  飛機是庫魯蘇克對外唯一交通工具,得知冰島早班機起飛了,大家鬆了一口氣的趕緊打包行李直奔機場。小小的候機室擠滿了被鎖2天的遊客,當飛機安全降落庫魯蘇克機場時,大家不約而同鼓掌歡叫。1010分原班機安全飛返冰島。原本21夜的庫魯蘇克,因霧鎖格陵蘭成了43夜苦等飛機的旅程。此趟期盼最高的冰島行程,因霧鎖格陵蘭,被犧牲糟蹋了,我並不開心。

 

 霧鎖格陵蘭島庫魯蘇克

這是格陵蘭島東岸庫魯蘇克因紐特人居住的村落,這個村子不知叫何名字,好像是庫魯蘇克唯一的村落,所以也不需要村名。

 

格陵蘭島天氣瞬息萬化,晴朗的天空是可遇不可求。

夏天到了,格陵蘭島的雪橇用不著,擺在屋外讓它曬曬太陽,稍作休息,它一年也休息不到2個月。

錯落在大西洋東岸庫魯蘇克沿岸,色彩鮮豔因紐特人(愛斯基摩人)的房子。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內部陳設極為歐化。別忘了她們可都是丹麥的公民喔!

自哥本哈根飛往冰島機上,想喝飲料,要吃餐點,請自備信用卡,然後用力給它刷下去,貴啊!我不知道要錢,一直等著茶水推來,空等3個小時,把自己給渴慌了。

從冰島機場往首都雷克雅維克的公路上,偶見開著大燈的轎車,整條公路是空蕩蕩,看!路心不怕冷又愛玩在深夜狂奔的重型機車騎士。這已經是深夜10點了,太陽還是捨不得下山。

雨下不停,在冰島停機坪上,等著載我們飛往格陵蘭島庫魯蘇克的班機。

不到50人座的機艙,全是外國遊客。喔!對了!有機會搭機前往格陵蘭島,務必選擇靠窗座位,到了格陵蘭島上空可俯瞰壯觀的浮冰。

2小時後,班機平安抵達格陵蘭島東岸的庫魯蘇克機場。

即將降落格陵蘭島,自機艙俯瞰庫魯蘇克漂浮的碎冰和山脈,太令人驚歎了。

從機上俯瞰庫魯蘇克洋上密密匝匝上的碎冰,讓人感動得想落淚。

就要降落庫魯蘇克機場了,再用力看看腳底下因紐特人的點點村落,分秒必爭相機、手機不停更換努力的按快門。

那天,早起獨自走向機場,可惜沒同伴相隨,不然我可會坐在停機坪上,沒人看管飛機螺旋槳上,拍幾張讓人驚錯的相片。當時還四顧張望,就是嗅不到ㄧ絲人跡,失望返回。在寒風細雨中,走上高坡遠眺前方我們投宿的旅館。

庫魯蘇克投宿的旅館設備簡單乾淨,房間地毯印有北極熊圖案。兩排房間,一邊面洋,一邊面相內路山區。投宿者要選擇面洋,從窗戶可看到漂亮的浮冰與冰山美極了。

旅館樓梯口懸掛格陵蘭島標誌北極熊的毛皮,機場也有類似的一張毛皮。

早、中、晚餐,餐餐都有各種不同的鮭魚,不喜歡吃魚,不吃也不行。

瞧!這麼一大盆蝦,光看就飽了。格陵蘭島以補鯨和鮭魚聞名於世,魚產、天然氣和礦產是她們主要經濟來源。

這兒的鮭魚不是小氣薄薄一片,是不怕你吃,大方厚厚長長一大塊,愛吃的人看了別流口水喔!

雨滂沱風刺骨,管他能否看見美軍雷達監視站遺址,就是把行程作完交差啦!

現在格陵蘭島已少利用格陵蘭犬拉車,都改用雪上摩托車。你知道嗎?!我騎上這輛雪上摩托車,是有模有樣喔!只是醜了點,不好亮相啦!

格陵蘭犬因為凶狠,曾多次咬死人,所以法令規定長大的格陵蘭犬一定要要綁。格陵蘭幼犬則不必,幼犬喜歡跟人玩,可愛極了。

瞧!長大後的格陵蘭犬,被主人牢牢綁住。格陵蘭犬力氣大,能拉雪撬,因紐特人家家都有養。走在因紐特人村落,家家門窗緊閉,村路幾乎見不到居民,倒是處處都能看到一窩窩小格陵蘭犬和被綁想掙脫汪汪的狗吠聲。

從投宿旅館窗子,鳥瞰前方壯麗的冰山與冰洋。

這也是從旅館窗外,看見的海上浮冰。

前一天才見到如此一大塊漂上岸的浮冰,第二天再去浮冰融化不見了。

那天,乘快艇在北冰洋上,看見各式各樣巨大浮冰。

快艇登船處,廣闊北冰洋岸邊到處是的海草,別踩上去會滑倒。

乘坐快艇展開北冰洋,阿披昔耶克冰河的探望。

載著大家3艘快艇馳騁海上,又驚、又喜、又冷,很不一樣的體驗。

接近阿披昔耶克冰河,海面全結冰,掌舵因紐特人,以船身破冰,寂靜中嘎嘎作響,讓人心驚膽顫。

結成冰的海面,船直接駛入破冰,船身搖搖晃晃橫行,很可怕。

前去因紐特人村落,中途經過一堵深厚的冰牆。當時還奇怪,怎麼突然起霧了,沒想到霧越來越濃,飛機停飛了。

前往因紐特人村落,一路泥濘坎坷,這堵檔在路心的冰牆,很讓大家驚愕。

第一趟豪雨中前往因紐特人村落,路旁岩上彩色房舍和雪上摩特車。

豪雨中的因紐特人的聚落。

安息在路邊,北冰洋畔因紐特人的親人。

第2趟前往因紐特人小鎮,遇到霧氣濃重,照片也拍得不理想。

當時極不滿意,霧中因紐特人的小鎮,現在看看還很有詩意耶!我自己覺得啦!

第2趟前往看見霧中因紐特人的小鎮。解釋一下,因紐特人就是愛斯基摩人啦!因為愛斯基摩意思是愛吃生肉的人,他們不喜歡,所以改稱因紐特人。

路邊因紐特人的墓園。

飛機停飛,傍晚我3度前往因紐特人的小鎮,雖然雲未消霧卻散了,拍出來的效果清晰了。

第3度扣因紐特人的這座村落,總算拍到幾張不錯的相片。

夏天到,因紐特人在屋外曬魚乾。

這座村落是庫魯蘇克因紐特人群聚的地方,有學校、郵局、雜貨店等等。

整個庫魯蘇克只有200多位因紐特居民。

北冰洋上因紐特人色彩鮮艷的房子,幢幢屋子沿著斜坡錯落,煞是好看。

大家請別誤認土地貧瘠的格陵蘭,因紐特人的生活應該是窮困的,但大家別忘了,格陵蘭可是丹麥的領土,因紐特人也是丹麥的公民,丹麥人民有的福利,當然因紐特人也不會少喔!

 

 

飛機停飛,我3度拜望庫魯蘇克的這座村落,有誰能跟我比?豪雨天、起霧的陰天、逐漸放晴的好天,我見到了3種不一樣的村景,不過也犧牲了冰島的遊程。

沿著斜坡登高,每幢屋子門窗緊閉,路上也少見村民,我一直懷疑這座靜悄悄村落的人呢?!

庫魯蘇克因紐特人村落,唯一的一所學校,奇怪沒聽到朗朗讀書聲,也沒見到活蹦亂跳的學生。不過再回頭,見到稀稀落落放學學生。

時間太多,繼續往山坡上因紐特人的房子走去。

這塊寬闊的廣場大概是學校的操場,四周厚重的積雪,正在慢慢融化,造成到處積水而泥濘。

一座簡單的村落,一處安份無爭的所在,這是世界最大島,人口最稀少格陵蘭的庫魯蘇克,她,吸引你了嗎?!

因紐特人小鎮的住屋,有沿著北冰洋修築,有隨著斜坡建造,但都有共同特徵,上色都很大膽。

總算在學校前,見到坐在屋外閒聊的幾名村婦,他們並不喜歡面對鏡頭,所以拍照要問問,徵求同意喔!聽說格陵蘭的自殺率是世界最高。

也許冬天長,又寒冷,所以格陵欄人普遍有酗酒習慣,這也是讓丹麥政府很頭痛。

請問,你的房子敢漆上如此鮮明顏色嗎?!我看,除了台灣民宿經營者,少有人會有如此膽量嘗試吧!

3次到這座教堂,可惜門都沒開,聽說教堂裡的彩繪玻璃很不錯。

讓我念念不忘,庫魯蘇克因紐特人的小鎮。

從小鎮教堂走向海岸,近距離看冰山,看浮冰。

踩上岸邊岩石與厚厚積雪的感覺,讓人很難忘

被霧鎖在格陵蘭島的庫魯蘇克2夜,3度探望距離旅館約40分鐘腳程的因紐特人的村落。 

聽說在大西洋上被撞沉的鐵達尼號,就是從北冰洋流浪過去的冰山,你相信嗎?

這是格陵蘭島的夏季,看看,地上的草也在攝氏15度以下低溫,努力冒出一身翠綠,因為冰還來不及融化,冬天又來了。

黃昏因紐特人村落的學校放學了,許多小朋友在村子到處遊逛。這兒的人,大概不知道夏天的服裝長成什麼模樣!哈!哈!是我誇張啦!

格陵蘭島短促的夏天,依然無法融掉積雪,更會有突如其來的大降溫,處在炎炎夏日的台灣人,很難想像吧!

庫魯蘇克五彩繽紛的民屋,倒映在北冰洋凍而平靜的水面。

夏天,在這裡還是得裹著一身厚重,但此時,因紐特人已駕著漁船與海搏鬥去了。

格陵蘭島各形各樣的浮冰,看了人眼花撩亂,嘆為觀止。

浮冰間一艘遊船等不到客人,因為飛機停飛2天了,新旅客不來,只剩急著想回冰島的我們和些許外國觀光客,現在格陵蘭島的每個城市也都在拼觀光。

格陵島上隨處都能看見大大小小,各種顏色裸露的明管,是供應暖氣、電力、水、瓦斯等等家庭必須。

聽說愛斯基摩人的始祖是蒙古人,看了她們的長相我相信。不過,人的長相是很東方,所有的起居與生活很歐化。

飛機不飛,難得多待2天,雙腳老不由自主往這座因紐特人村落移動,一而再,再而三看不厭,拍了上千張的相片,無從挑起,又捨不得少放,草草挑了將近百張,但願格友喜歡不感厭煩。

從斜坡上的墓園往下拍,因紐特人的村落與北冰洋上的浮冰一覽無遺。

越過這個斜坡墓園,就是因紐特人的村落了。

我家門前有海洋,後面有山坡,山坡上面岩石多,前面大海浮冰炫,

整個庫魯蘇克,沒有柏油及水泥路面,全是原汁原味的泥土地。

這兒拍,那兒拍,好像怎麼努力拍,都有遺漏,都有遺憾,人實在很不知足。

從遠處觀看,逐漸接近因紐特人的村落了。

大洋邊,岩嶺上,門前屋後,擺放格陵蘭人曬魚乾的木架,幾乎家家戶戶都備有。

有著東方面孔,格陵蘭因紐特小孩,我們是冷颼颼的,他們好像沒感覺。

大洋邊上錯落有致的墓園,擁著優美景色,不會讓人有不適的感覺。

簡單的墓園,倚在北冰洋岸畔,護著領土,護著子孫。

與世無爭,漂亮的庫魯蘇克!我搭的班機10點就要起飛了。這一別,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見。再見了!美麗的格陵蘭!美麗的因紐特人的小鎮。

極地的花,再見囉!

格陵蘭島極地上的花花草草,也得跟你們道別囉!

 格陵島上美麗的花,什麼花?我叫不出名字。它鬥不過強風暴雪,它懂得低頭彎腰,想辦法匍匐在地,想辦法利用短暫夏日陽光,讓花朵快快怒放,當花凋謝時,冬來了。明年夏天,由它繁衍的子子孫孫繼續延續。一年沒有幾個好天氣的格陵蘭島,因紐特人也一樣,在酷寒惡劣環境中與海搏鬥與死神拔河,韌性強的她們從未被撂倒,在極地延續生命數千年。格陵蘭的庫魯蘇克,我看見了頑強、勇敢、靜默的因紐特人。

2014.07.29.補充

格陵蘭島地圖,只有沿海邊緣適合人居住,內陸不適合人居。圖片採自網路,若有侵權請告知。

格陵蘭島雖然是丹麥領土,但格陵蘭島依舊有自己的國旗。白色部分代表80土地是冰原冰帽,紅色部分表示海洋。紅色半圓是太陽,白色半圓象徵太陽在冰原上反射的光芒。格陵蘭島國旗顏色和下圖的丹麥國旗相同,有兩國共治共聯,唇齒相依的含意與契合。

丹麥國旗和格陵蘭國旗顏色一樣,也是紅白相間。

 

 

目前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