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古樸風采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古樸風采

 

  車從卡薩布蘭加北行,往90公里外的拉巴特Rabat)前進,約一個半小時後抵達拉巴特。

 

國王不住拉巴特皇宮

 

  1912年,法國佔領摩洛哥當時的首都菲茲Fez),但,為割斷摩洛哥民族情結,廢掉菲茲,將都城遷往拉巴特,暫定為首都。直到1956年,摩洛哥脫離法國獨立,濱臨大西洋,位在布雷格雷格Oued Bouregreg河口的拉巴特,才正式成為摩洛哥的首都。屈指算算,定都拉巴特還不到百年歷史上摩洛哥共有四座皇城文化古都的菲斯(Fes)、紅色之城馬拉喀什(Marrakesh)、伊斯蘭聖地梅克內斯(Meknes)和花園城市的拉巴特(Rabat)。而拉巴特在四座皇城中,是最年輕的一座。 

 

  車到拉巴特已是中午,用過午餐,車一路駛往距離用餐地方不遠的拉巴特皇宮。拉巴特皇宮建於1785年,只是遊客如今所見,是1864年,在舊皇宮遺址上重建的。雖說是國王居住的皇宮,但,哈珊二世當政期間並未曾入住過。因哈珊二世作風強勢,宿敵不少,政局不穩,常擔心遭人暗殺,所以居無定所。目標明顯,眾人皆知的拉巴特皇宮,他更不可能選擇入住。現任國王穆罕默德Mohammed VI)一家人則喜歡住在太子府,皇宮至今並沒國王入住。拉巴特皇宮除了有國王居住的宮殿外,摩洛哥全國重要行政機關及接待外賓官舍,都設在幅員遼闊的這座皇宮裡。摩洛哥國王的婚禮要都在皇宮舉行,2002年,現任國王穆罕默德世的婚禮,就在拉巴特皇宮舉行。

 

  車穿越城牆進入拉巴特皇宮,寂靜無聲的皇城,昰一片蓊蓊鬱鬱。遼闊空曠皇宮前一座噴水池,池水在陽光下閃爍。不要以為噴水池不噴水,誤判為節約用水或是噴泉損壞,噴水池何時噴水,是有規矩有定律的。當皇宮前這座噴水池,突然噴出水來時,就像廣播一樣,昭告宮中人員,國王馬上駕到了。也警告皇宮所有三軍,戒備得更森嚴。此時,駐防三軍們手忙腳亂,迅速驅離逗留在皇宮周圍的遊客。只是我們参觀當天,噴泉一直紋風不動呆立,顯然國王不會來,這到底是哪位天才想出的怪點子啊

  

  戒備森嚴皇宮正門,有荷槍實彈的三軍重重護衛,見到殺氣騰騰的三軍,任誰都不敢逾越雷池。到此遊客只能遠遠與男女衛兵四目對望,在遼闊皇區,數數有序來去的人車,望望蔥蘢皇區林木,享受皇城短暫的寂靜。拉巴特既然是皇城,當然就有皇陵囉!看過無趣的皇宮後,接著要去拜望穆罕默德五世陵寢了。深受摩洛哥人民敬愛,已故的穆罕默德五世Mohammed V)昰現任罕默德Mohammed VI)的父親,也昰帶領摩洛哥人擺脫法國殖民的國王,是否就是摩洛哥的國父?!這就得等我再問問當天的導遊李寶玲查證了。1961年,穆罕默德五世逝。1962年,才開始趕工修建他的寢。1971年,穆罕默德五世陵寢竣工。如今陵墓內,除了有穆罕默德五世棺槨外一側是逝於1999年,穆罕默德五世弟弟,和另一側哈桑二世的棺槨。

 

哈桑清真寺哈桑塔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外,並連的建築有摩洛哥歷史陳列管、清真寺和摩洛哥國父講經台,而寢正前方就是大名鼎鼎,象徵拉巴特哈桑塔Hassan Tower及哈桑清真寺Hassan mosque遺址。哈桑塔及哈桑清真寺,始建於12世紀,只因外族入侵,戰亂頻繁,資金籌湊困難,天然災害頻傳,建築工程一再中斷拖延。1775年,又受葡萄牙Portugal里斯本Lisbon大地震波及,清真寺巨樑石柱崩塌斷裂,使原本不順利的工程,更是雪上加霜。法國殖民時期,法國政府出資在廢墟中勘察,挖掘遭掩埋的遺跡1840年,312根清真寺石柱出土重見天日,只是清真寺建築工程從此停頓,再也沒振興過。

 

  眼前所見312根石樑,並非800年前古物,雖然經過整理修補堆疊,但光看那排排而立巨型列柱的氣勢,就不難想像,當完工後的清真寺是會何等宏偉,也不難想像,預建的清真寺要耗費的人力。財力與物力是何等龐大。藍天陽光下,那一根根大石柱樑,整齊列隊在183公尺,寬139公尺遺址上,讓人嘆為觀止。真可惜,好大喜功的蘇丹國王,心中預想世界最大的清真寺,被自然、被戰火、被金錢給摧毀了,僅留下永遠完工不了的夢想。物換星移,朝代更迭,看了不禁令人唏噓。

 

  高44公尺,倚在布雷格雷格河畔哈桑塔,聳立哈桑清真寺遺址列柱最前方。哈桑始建於1196年,與哈桑清真寺同時進行修建。原計畫建高86公尺哈桑宣禮塔,也因興建到44公尺高時,建築師傅突然去世,從此再也找不到願意接手的師傅,半途而廢,停工到現在。折半聳立的宣禮塔,雖然殷殷期盼,還是空等了800年。哈桑宣禮塔那斑駁老邁的塔身,細膩的浮雕依然栩栩如生。在列柱與折半哈桑塔間,遊客只能憑空想像,完工後的哈桑清真寺與哈桑宣禮塔,會是個什麼模樣了哈桑宣禮塔,不離不棄,鶴立312根列柱前,歲歲年年,默默陪伴哈桑清真寺。原本想成為北非最大清真寺,卻成了傲然聳立的一群石林。神力還是躲不過大自然的威力,理想還是抗衡不了現實的造化,信念與理想毀於一旦。翻不了身的,留下的只是摧殘過後的頹敗,理想過後的沮喪,讓後人憑弔。

 

海岬上的烏達雅城堡

  

  心中還念著哈桑清真寺哈桑宣禮塔,車已攀上斜坡角上的烏達雅城堡Kasbah des Oudaias)。烏達雅城堡建於12世紀,位在拉巴特老城最北邊,布雷格雷格河入海口,突起於大西洋海岬的崖壁上。烏達雅城堡之名源自於柏柏爾人的一個部落,昰一座防禦兵營要塞,烏達雅城堡已被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800年來,厚重的城牆一直圍繞古老的城堡。這座曾經是炮火連天的海上城堡,歷盡滄桑後,揮別戰火,遠離紛爭,現在城堡內的居民,靜靜的在遼闊的海洋畔,湛藍的天空下,藍白相間的屋舍裡,編織著未來的夢,享受紛紛擾擾過後的靜謐與祥和。從前烏達雅城堡居民,承載著超量的沉重,如今烏達雅城堡居民樂享離世輕鬆的悠閒。底蘊豐厚的阿拉伯文化與歐洲西方文明,在烏達雅城堡衝撞,激起異於摩洛哥其他城鎮更多元的火花。

 

  烏達雅城堡內,有一座17世紀,伊斯梅爾Ismail)國王所建的伊斯梅爾花園,該座宮廷花園開放供遊人参觀。小小的花園草木扶疏,典雅幽靜,花園造景散發出安達魯西亞園林風情。烏達雅城堡最討遊客歡心是布雷格雷格河入海口,那座突於大西洋海岬上的城堡平台,在此不但可遠眺對面北岸塞拉(Sale)填海造地的新城風光,可俯瞰布雷格雷格河緩緩與大西洋匯合的景觀,更可沿著平台下階梯走到海灘與波濤為伍。若想停頓望海看堡的遊客,最佳選擇昰倚在河口畔,那一家高高在上的藍色咖啡館,坐在咖啡館裡放眼,海天一色的四周,享受甘醇濃郁的咖啡。烏達雅城堡最讓人流連忘返,是那讓人逛到雙腿發軟,蜿蜒曲折的狹巷街道、最讓人津津樂道,是那一幢幢地中海式,藍白相間獨特的民居、………。烏達雅城堡風光吸引你了嗎!請,來摩洛哥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古樸風采

 

 

 

這是2000年1月,在卡薩布蘭加投宿旅館,旅館內的酒吧佈置成北非諜影電影場景模樣有鋼琴演奏及演唱。已經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也記不得是哪家旅館了。歲月如梭,往事如煙,人事已非,唉!回憶未必盡是美好的,看了不禁令人唏噓

 

 

 

今年3月,再到被喻卡薩布蘭加『北非諜影』拍攝場景,看看人人朝聖的Ricks Café。你一定很奇怪,這是Ricks Café嗎?!別驚詫,別不信,這幢凌亂白色屋宇,就在Ricks Café隔壁,與Ricks Café並連。美麗與醜陋相隔僅在咫尺,夢幻與現實也只在一念間

 

坐在前方,沿途風光盡收眼底,車子就要離開瀕臨大西洋的卡薩布蘭加了,加緊多按快門,然後深深給她一個最後的回眸。

 

一個多小時後,到達摩洛哥首都拉巴特了。問問寶玲這應該是拉巴特的斑馬線吧!還真有創意真多彩

首都拉巴特馬路風光,摩洛哥道路規劃;與沿途種植的椰樹,讓人無法相信這在非洲,偏北氣候乾爽,加上殖民時期法國人精心經營過,當然有別於其他非洲國家。

位在摩洛哥北方的拉巴特,也是一座瀕臨大西洋的都城,車行沿途輕濤拍岸,近似台灣海岸線的景物。

車沿著拉巴特海岸線緩緩前進,大西洋海風翻飛著路旁椰林,想想,台灣的太平洋,一到夏天就愛發怒,愛撒野。

拉巴特市區的電聯車軌,摩洛哥全國只有卡薩布蘭加和拉巴特市區設有電聯車。其實摩洛哥交通並不方便,通往南部省市的長途汽車極少,幾乎是沒有。

坐在前座的好處,就是能多拍街景,這是拉巴特市區街景,到底是新城還是舊城,不知道啦!認識,認識摩洛哥街頭風光也不賴啊我猜,應該是在布雷格雷格河的南岸吧

抵達拉巴特已是用餐時間,到底這是哪兒,我不知道,只知道路過一個市場,大家眼前一亮,記好方位,吃過午餐相約逛市場買水果。摩洛哥有許多柑橘園,出產的柑橘又甜又大又好吃。

讓人眼花撩亂,各式各樣的椰棗,哪種是剛採新鮮的,哪種好吃,也搞不清楚,總之,是特產,也不貴,管它好不好吃,買了再後悔,不買也會更後悔

原本堆積如山的巨型草莓,就在大家換算幣值剎那間,一攤草莓就被當地居民給夷為平地哎呀就別耗時換算啦掏錢買就對啦1公斤不到新台幣40元,沒想到,軟綿綿的草莓,壓了就爛,放了就壞,貪便宜,買了之後成的沿途的負擔。

 

買了草莓買香蕉,香蕉跟台灣現在正貴的價格差不多,並不便宜,忘了問香蕉是自產還是進口。

摩洛哥居民使用的瓦斯,是袖珍型,好像沒有大小桶之分,全國都一樣。

逛市場買到忘了時間,匆匆趕回車上,首都拉巴特的参觀活動,就從這道城門開始,從這道城門進入了拉巴特皇宮

 

穿進城門就屬皇宮領域了,遼闊的面積,筆直道路,白色建築在林木蔥蘢裡,忽隱忽現,偌大的佔地面積,是寂靜無聲。

他是我們的當地導遊,年紀雖然大,打扮卻超炫,超時髦。你要問,不是有一位超級導遊寶玲了嗎?!為什麼需要他呢?原來寶玲還在努力取得摩洛哥居民身分,寶玲現在還是台灣人啦!所以無法取得摩洛哥導遊證照,外國人不能搶當地人的生意。進入皇宮區域得驗明證照,所以我們有2位導遊,講英文他雖然不必開口講解,但卻僅守本分,很認真看前顧後,不讓有漏網之魚,眼觀四方,隨時注意所有團員的安全。

拉巴特皇宮雖然是國王的家,但國王並不住在這裡,所以整年都開放給世界各地的遊客参觀,累積鈔票,增加國庫財力,乏善可陳的拉巴特皇宮,還真的是個享受靜謐的好地方。

拉巴特皇宮裡,皇家清真寺的迴廊。

 

 拉巴特皇宮旁的這幢皇家清真寺,是冷清清的,看來有些落寞寂寥。

 

拉巴特皇宮的這座清真寺,專供皇家及在皇宮工作家眷朝拜用,若巧逢國王星期五到來,也會在此清真寺與信徒一起拜禱。

 

 如此白色穿著,讓人好奇,是當地居民到此一遊?還是在皇宮上班的工作人員?!問問寶玲才知道!

 

戒備森嚴,各軍種護衛著的拉巴特皇宮正門。

 

 

 

参觀遊客只能在球體擺放範圍內,遠遠眺望皇宮

看吧拉巴特皇宮前的噴水池沒噴水,大家都知道,今天國王沒來皇宮上班。

 

戒備森嚴,寂寂靜靜,草木打理齊平的拉巴特皇宮

 

拉巴特皇宮只能遠眺不能靠近,在偌大的皇宮庭園裡,挺無趣,挺無聊,很快的離開,車子從皇宮南邊城門駛出,繼續下一個遊程。

拉巴特皇宮城外,軍衛依然嚴密戒備著。 

拉巴特皇宮僅一街之隔的對面,就是舍拉(Chellah)古城遺址。

 

舍拉古城遺址緊鄰著拉巴特皇宮,兩者僅隔約150公尺寬的馬路。

建在小丘上的舍拉古城,於一世紀時,原是伯伯爾人創建的小王國,羅馬人來過,13世紀,成了馬林王朝皇室的陵墓,此時也改名為舍拉。

 

西元前3世紀就建立的舍拉,在歷史浪潮中,隱隱現現被遺忘了,直到1930年,法國人才開始舍拉古城遺址的考古與挖掘。

考古學家發現舍拉古城遺址,有羅馬人的集會場、神殿、大廣場、澡堂、軍事防禦設施……,至今,舍拉古城遺址的挖掘工作還在進行中。

布雷格雷格河水輕唱千年古調,陪伴著河畔舍拉古城遺址。我們只是路過,只能在車行進中,努力拍下舍拉古城遺址的身影。

車沿著拉巴特皇宮城牆北行,到下一個参觀景點,哈桑塔及哈桑清真寺遺址。

車離開皇宮往哈桑塔及哈桑清真寺遺址的沿途景色。摩洛哥是屬丘坡地貌,坐在車前方,能清楚看見高低起伏的公路與沿途景色的變化。

哈桑塔及哈桑清真寺沿途景色,其實,穆罕默德五世陵寢,也同在哈桑塔及哈桑清真寺遺址上啦

綠色琉璃瓦鋪蓋成錐形是穆罕默德五世陵寢,陵寢有兩處出入口,都有騎馬衛兵站崗,他們成了遊客最佳的拍攝對象。

 

時間到了,出入口的衛兵準備換

 

衛兵鮮豔的制服,在陽光下顯得十分搶眼。

 

雖然氣溫不高,但站在北非的陽光下,還是很讓人難受。

 

雄赳赳,氣昂昂的衛兵,準備換崗了。這不是護衛哈桑塔及哈桑清真寺遺址,都是護衛穆罕默德五世陵的衛兵啦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前,林立著哈桑清真寺遺址的石柱。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前,永遠完成不了,僅留下312根列柱的哈桑清真寺遺址。

 

哈桑清真寺石柱上下的父女遊客,摩洛哥人民對古文物的保護,還在一知半解中。不過利用他倆,也能比出石柱的粗細與高低啦

 

已經蓋了800多年,還是這副模樣,一座永遠完成不了的哈桑清真寺,如今成了遺址讓後人憑弔,旁邊紅色城牆,也是12世紀遺留的古物。

並連在穆罕默德五世陵寢的清真寺,應該是與穆罕默德五世陵寢同一時間興建的吧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的正前方,林立著哈桑清真寺的石柱。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高台上,望向前方,一根根石柱林立,一座無法完工的哈桑清真寺和正在整修只完成一半的哈桑塔。

雕工繁複,築在高台上的穆罕默德五世陵寢入口處。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同列,這座精美潔白建築,不知是不是國父陵的講經壇?摩洛哥的國父是不是穆罕默德五世?請超級導遊寶玲解答吧!看吧跟對了導遊,就是棒透了,旅遊回來遇到難題還有諮詢的人,而能很快獲得解答,還沒有年限限制哩!如此的售後服務,這樣的好領隊,要到那兒找呀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與一旁的清真寺和前面哈桑清真寺遺址的石柱。

 

進入穆罕默德五世陵寢2樓,俯瞰穆罕默德五世大理石白色石棺。

 

朝拜遊客只能從二樓俯瞰穆罕默德五世的石棺,整座陵寢以馬賽客磁磚拼貼,精緻高雅而莊嚴

穆罕默德五世陵墓巨型拱頂,以紅木和雪松雕刻,拱頂之間,鑲嵌著阿拉伯式的彩色玻璃。

  

摩洛哥的穆斯林,並不忌諱看看亡者棺墓,2樓許多摩洛哥人在精美絕倫的寢朝拜他們的國父

 

守在穆罕默德五世陵墓外的衛兵。

 

守著穆罕默德五世陵墓內的衛兵,跟陵墓外衛兵穿著不一樣喔

 

守護穆罕默德五世陵墓內與外,衛兵穿著打扮竟也如此講究。

 

永遠無法完工,留下312根列柱哈桑清真遺址與整修中的哈桑塔。

 

穆罕默德五世陵寢高台上,這個雕工精細的黃金爐,不是插香燒紙用的,導遊有說,我沒在聽,其實聽過也會忘光光,是不是裝飾用,我是個最不認真的遊客。

 

整修中的哈桑宣禮塔與哈桑清真寺遺址的石柱林。

 2000年,16年前,所見的哈桑宣禮塔遺跡。

 

逛完哈桑塔與哈桑清真寺遺址,也拜見過穆罕默德五世陵寢,從另一邊出口要離開了。

再補拍一張,馬背上辛苦守護的衛兵。衛兵後的那堵城牆,也歷經風霜800多年了,聽說建於12世紀。

於2000年,第一次與穆罕默德五世陵寢見了面,已經16年了,陵寢依然故我,景物沒變,人事卻變了。

  

 2000年,獨自走向哈桑塔後方的布雷格雷格河畔看船。

 

 2000年,哈桑塔與哈桑清真寺遺址旁的布雷格雷格河景色。

 

 2000年,我從布雷格雷格河望向遠方的烏達雅城堡,當時並未到該城堡參觀

 

 2000年,站在布雷格雷格河南岸,望看北岸,正在填海造地,發展中的塞拉城。塞拉也是座古城,在布雷格雷格河對岸,哈桑清真寺遺址則在南岸。

 

揮別了永遠無法完工的哈桑塔與哈桑清真寺。

 

車在這一頭候著,看見賣水人,真想與打扮花俏的賣水人合照,只是時間緊逼,願望無法達成。

 

再見了哈桑塔,哈桑清真寺,等妳們什麼時候完工,再來拜望妳囉

 

車沿著布雷格雷格北上,前往布雷格雷格河與大西洋匯合,海岬崖壁上的烏達雅城堡。

 

車在布雷格雷格河南岸,直奔烏達雅城堡,對面北岸的土地,有些是填海為地,證在發展改變中的塞拉古城。

 

遊人與居民喜歡在布雷格雷格河岸休憩,眺望遠方岬角上的就是烏達雅城堡。

 

車在公路上奔馳,人望向高崗上的烏達雅城堡遺跡。

 

大西洋岬角,布雷格雷格口上,烏達雅城堡的城牆。

 

車進行中,迅速一瞥烏達雅城堡城牆。

 

 建於12世紀的烏達雅城堡到了

 

瀕臨大西洋的烏達雅城堡,始建於12世紀,位於拉巴特老城布雷格雷格河入海口,是一座古式城堡建築群。17世紀,被西班牙驅逐的柏柏爾人群聚於此,對戰歐洲基督教國家的船艦。

 

如今綠意盎然的烏達雅城堡,怎麼想,都難以想像,當年城堡燎原的烽火與戰事。

烏達雅城堡入口處,馬蹄狀雕花的烏達雅門,土黃的烏達雅門有著繁複立體圖樣。這座大門外,曾經是拉巴特的市集,各種買賣都在此進行,連奴隸也在此叫賣。

遊客從這道城門穿約4公頃的烏達雅城堡,曾經是海崖上的小王國,城內所有生活必需品,是應有盡有。

烏達雅城堡城牆,始建於12世紀,於17和18世紀,又整修加固過。

曾被葡萄牙人和法國人佔領過的烏達雅城堡,是拉巴特重要關口,也是現今拉巴特最古老的建築群之一。

城堡內這一扇城門,也有多層次幾何圖形和花草圖案,跟烏達雅門很類似。古老的雕刻,已經有800多年,是阿拉伯藝術的精粹。

進入城堡,寶玲在甜食攤前停頓解說攤上的甜品,摩洛哥到處都能看見這種賣甜點的攤販。

無甜不食,阿拉伯人吃得太甜了,難怪中年後個個都胖得不像樣。幸好他們傳統衣服大件而寬鬆,所以不怕多吃,不怕甜食。

烏達雅城堡一段時間是當戰備軍事用,居民被逐出城堡,17世紀,居民又陸續遷入居住。

城堡入口建築軍用強勢,進入城區,蜿蜒曲折小巷,藍白相間建築,又是如此柔媚溫暖,一座城堡兩樣天地。

烏達雅城堡賣橘子汁的小販,小販削橘子的功力是一級棒,不斷長長的橘子皮,陳列攤子上,煞是好看。

烏達雅城堡居民,好像特別喜歡打扮自己家的門窗,五花八門的門窗,在小巷弄花枝招展著。

這在伊斯蘭國度,很希臘,也很有西班牙安達魯西亞風情哦

藍色的門,白色的牆,一群安靜的居民生活著,這裡是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市區的烏達雅老城堡。

深深庭院,陪襯著藍色屋牆與綠色植物,寧靜中的寧靜。

房屋牆壁粉刷規律,上白下藍,還刷上自己喜歡,各種不同的藍,讓人耳目一新。

這處是當年守望河海匯合的信號台,如今成了遊客看日落美景的好位置,信號平台側有階梯可下到海邊,可惜時間有限,只能望著徒步走下階梯的遊人興嘆。

各種藍在城裡揮霍著,精美門窗在城裡招搖著,好炫的老城啊

烏達雅城堡內是個浪漫的藍白天地,狹窄巷弄,緊緊相連的家戶。

藍白相間巷弄裡的居民,好像很在意自己家門的妝扮。

跨坐在小窗上,數著來往遊人的小女娃。這兒的小孩個個都是乾乾淨淨,大概跟宗教有關吧

烏達雅城堡小巷風光。

超炫老導遊,認真又負責,盯著,等著每位團員,不讓自己的遊客,迷失在城堡錯亂的巷弄間。

烏達雅城堡藍色的小巷風光。

心遺落在藍色的烏達雅城堡中。

起起伏伏的街道,分道揚鑣的小弄,若不是超炫的老導遊耐心相等,人早就迷失在小城中了。

大西洋畔,藍色的烏達雅城堡。

烏達雅城堡藍色的巷弄。

 

藍色巷弄裡的攤販與商家。

臨布雷格雷格河入海口處,倚著河邊崖壁,築有高8公尺到10公尺,座座方形堡壘、圓柱高塔和槍火不入結實的城垜。

 

藍色咖啡館就處在此角上,視野良好,可遠眺對岸。俯瞰河流與海洋匯合。

這是岬角崖壁上開設的咖啡館,因為咖啡館桌椅及佈置都漆成深藍色,我根本不知道該咖啡館叫什麼名字,所以自己將她取名為藍色咖啡館啦

從藍色咖啡館看布雷格雷格河與大西洋匯合,河畔、海邊、角、崖壁,古老而美麗的烏達雅城堡。

許多遊客在此藍色咖啡館坐下,就捨不得離開,有陽光、看海洋、吹清風、喝薄荷茶、聞咖啡香太舒服了。

烏達雅城堡角崖壁上,人來人往的咖啡館。

伸入布雷格雷格河,角上的咖啡館。

伊斯蘭國家對貓特別喜愛,到處都能看見慵懶肥胖的貓咪。

在藍色咖啡館,陪著遊客望海聽濤的貓咪。

烏達雅城堡咖啡館的遊客,喝著阿拉伯的薄荷茶,悠閒的談天說地。

阿拉伯的薄荷茶,好喝嗎?太甜了,像喝糖水一般,回來後,自己也種了幾棵薄荷草,想學泡阿拉伯薄荷茶,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喝喝,還是個未知數,只希望我的薄荷草,快快長出茂葉,別又枯乾,讓我失望。

小女生與摩洛哥的henné手繪。henné是植物,呈棕色,可製作染料。henné應該就是印度人常用指甲花的葉片,將葉子曬乾磨成粉後,加水調合而成。若想改變色澤,可添加紅茶、咖啡、或其他自己喜歡的顏色。因為henné是純植物染料,顏色並無法持久。

  

剛剛收到的資訊,摩洛哥手繪染料henné植物萃取摩洛哥人喜歡在手上henné塗繪美麗的圖案,是被視為能帶來幸運與幸福。摩洛哥人参加宴席,喜歡塗繪這種代表幸福的henné。這是寶玲剛給的答案。哇啦啦才發問幾分鐘,寶玲就給了及時雨,讓我能迅速將文章貼出。寶玲謝謝妳喔

 

!早忘了摩洛哥這種手繪叫什麼,火速求助定居摩洛哥的超級導遊寶玲,訊息傳來了,我知道了這種手繪叫henné,感謝寶玲及時的答案。這雙是寶玲的纖纖玉手啦henné原料,好像相同於一種染髮用的植物。(相片採自李寶玲

烏達雅城堡裡一座伊斯梅爾花園,該花園開放供遊人参觀。

花園小小,草木扶疏,散發出安達魯西亞園林氣息。

烏達雅城堡裡,有著濃濃安達魯西亞風情的伊斯梅爾花園。

伊斯梅爾花園古舊的屋牆與門窗。

穿過伊斯梅爾花園就是烏達雅城堡的出口了。

被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烏達雅城堡,是到拉巴特旅遊遊客必走的景區。12世紀古老的城牆圍繞著藍白相間的小鎮,不但有南愛琴海的色彩,也能嗅覺到西班牙強烈的熱情,當然還有許多法式的浪漫。

 一座穿越時空,穿越國度,讓人深深感受歷史與文化交融的奇妙城堡。800年的一座古老小王國,承載過了沉重的歷史,不論原生的伯伯爾人、阿拉伯人或是殖民時期的歐洲人,都曾在烏達雅城堡張揚澎湃過,如今利用低沉靜漠,閒散緩慢,繼續傳述著烏達雅城堡古老古老的歷史故事。

 

我,墊後離開烏達雅城堡,只見超炫的老導遊,在路口猛揮手招呼,要我穿越馬路得小心。望向遠遠關心等著的導遊,心中感激感動著。回眸夕陽下,默默不語的烏達雅城堡,忽隱忽現在搖曳椰林間。斜照的夕陽,把我的身影拉得好長好長,疊在烏達雅城古老的城牆上。再怎麼依戀,再怎麼不捨,也得揮別烏達雅城堡另一個800年正等待妳走,另一段歷史正等著妳寫再見了烏達雅城堡再見了拉巴特

 

(最後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