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土耳其(四):安卡拉‧凱末爾紀念館

    網路上土耳其國父凱末爾的照片。是不是?跟我們的國父有點神似?

      每個國家都有開國偉人,土耳其也不例外。說起土耳其的國父,那非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蒂爾克莫屬。關於這位偉人的完整事蹟,在此就不詳述,簡單說:一次大戰時鄂圖曼帝國成為敗戰國,列強入侵,國勢頹危。當時身帶軍職的凱末爾起而拒絕英國的不平等條約,率軍擊退希臘,領導人民推翻帝國,建立民主共和政體,當選了第一任總統。上任後,逐步推動文字改革、解放婦女、使政教分離……,一連串的豐功偉績,讓土耳其走向西化、工業化、現代化。可以說,土耳其能有今日的富足,凱末爾當居首功,無人能替,永為後世感念。

      傳說中,凱末爾的晚年非常鍾情於飲用土耳其的國民酒「茴香酒」,在健康情況不佳又過度貪杯的狀況下,使他於19381110,以57歲的壯年與世長辭。為了紀念這位民族偉人,紀念館於1944年動工,在1953年逝世15年紀念日當天,一代偉人移靈長眠於此。

     紀念館位於安卡拉市西郊的小山丘上,距離火車站不遠,遊客入園必須接受安檢,在這邊也稍稍可以感受到土耳其軍政府的氣氛,安檢區當然是不能拍照的。不過我很納悶的是,當遊覽車開到入口時,所有人下車受檢,然後再上車,車子可開入園區停放。光檢查「人」,那這安檢似乎有點流於形式耶!?

紀念館入口,抬頭可見國父陵寢土黃石磚的圍牆與長廊。

好美的盆栽,是什麼花?

     剛走石階步上紀念館的範圍,就看到白色制服的守陵衛兵。遊客們排隊合照,搞得衛兵彷彿成為了合照佈景。

      我覺得這位衛兵稍微有點瘦、也很秀氣。土耳其是徵兵制國家,他應該是義務役士兵吧?遊客中不乏體型健壯的,土耳其年輕男士大部分漢草都相當好。

      照片中這兩位猛男被我們團的女生視為「天菜」,又壯又帥,整路念念不忘。不過回來後看照片,大概陽光太強,按快門時兩位恰巧都做了怪表情,本人是真像電影明星哩!

      眼前可見,凱末爾紀念館正中間是一個長方形的大廣場,環繞著這廣場的迴廊,則連接著陵寢主館「榮耀大廳」、室內與室外的展覽館;另連接著栽種了紅、白玫瑰的石獅大道,大道盡頭也是展覽館。

      方方正正的榮耀大廳,乍看有希臘神殿的感覺,但其實也融合了拜占庭及回教建築特色。

      咦?忽然石獅大道那邊一陣騷動,啊哈!運氣真是這麼好?才剛上來,遠近馳名的衛兵交接儀式就為我們展開了!

不同顏色軍服,代表的是不同軍種嗎?每個衛兵穿的都不一樣,踢著正步而來。

      遊客團團包圍,快門聲不絕於耳。牆面上浮金的文字刻著凱末爾對人民的鼓勵。

      全程喊口令的是這位,當其他衛兵交接後就定位,最後他自己喊口令給自己走,感覺怎麼有點孤獨啊!

      進到紀念館內,挑高的大廳顯得莊嚴肅穆,天花板是回教色彩十足的紅底金箔。陵寢後方的銅雕窗花,不知是花朵還是四葉幸運草?

      國父的靈柩當然不能隨意任人瞻仰,相傳是安放於大廳陵寢正下方七層樓的位置。遊客們輪流在花圈前合影。

這孩子超可愛,一整個立正站好。

小女孩雙頰紅蘋果般,好像搽了胭脂。

立正!敬禮!這位更逗,沒人教,他自動在國父陵寢前以敬禮姿勢拍照。

      看到這些土耳其孩子的舉動,不禁感嘆,愛國情操、對國家的認同,不是嘴上喊喊如何如何愛,而是自小培養、發乎於自然的。在台灣,別說孩子,你很難看到人這樣恭敬的尊敬偉人。當我們動不動覺得政府對不起人民、動不動要用選票「教訓」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國際情勢、國家處境和國民責任?你,真的是打心眼裡愛自己的國家嗎?

      本來是想拍環境的,沒料到遊客是這樣精彩。下面這幅似乎是典型土耳其家庭模樣,最平凡也最動人的幸福。

      超帥的吊帶褲鬍秋型男。這顏色的太陽眼鏡我上次在義大世界有看見過一副雷朋的,當時考慮了很久決定放棄,現在看到又後悔沒買了。

由於紀念館所在地勢高,可以俯瞰安卡拉的市容,這就看出首都的繁榮了。

飄來大片雲朵,使得出現耶穌光照射著廣場。

      博物館內進中陳列了凱末爾珍貴的遺物,是禁止拍照的。聽說這邊同時陳列了  蔣中正到此一遊的親筆簽名照,可是我沒有看到!超扼腕!

這是凱末爾生前的座車和遊艇。

      反正繞著廣場這個方形走,室內或室外的展覽都不會錯過。不過我也沒有每個廳都仔細看就是了。

      榮耀大廳正對面的迴廊中,安厝了土耳其第二任總統的陵墓,他是位政治與軍事家,也是凱末爾的革命夥伴。

      來到石獅大道,兩側共裝置了24隻西台帝國的石獅。有別於中國石獅子的威猛,這些獅子感覺挺可愛的,很受小朋友歡迎,好多隻上頭都有孩子騎乘、拍照,很使我想起小時候老爸的公司在台北車站前的館前路,每次我們到那兒,一定要去新公園騎歷史博物館前的大銅牛。

雙胞胎的笑容多燦爛。

      石獅大道的盡頭兩側各有一展覽廳,門口各有三男三女的雕像,大約是代表了士農工商和婦女吧?其中一尊女雕像還是用手掌摀著臉的沮喪狀,不知是何典故?我應該是要拍的,可是現場有個歐美帥哥在那兒模仿那尊雕像的神情,超級傳神,周圍的人都笑了。我本來要拍他,來不及,結果連雕像也忘記拍!

      時間差不多了,循原路要離開紀念館,最後回望。

      紀念館土黃石牆上的雕刻氣勢磅礡,好像是吹號角動軍馬。這小朋友不知在爬什麼?剛好成為比例尺。

這紫色的小野果子,非常秋天的色彩。

      參觀過國父紀念館,在安卡拉的遊歷也就匆匆結束了,重新上車,朝東南方,又要開始漫長的旅程,往卡帕多奇亞(Cappadocia)前進……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