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土耳其(一):伊斯坦堡初印象

     離開杜拜機場後,萬里晴空飄著淡淡白雲,飛機平穩的飛往陌生的國度:土耳其。

從高空望地球,感覺超像看地圖。中東地區,很明顯綠色的部分極少。

又是一餐,雞肉配甜椒、青豆,應該是杜拜空廚出品的了。

      老實講,延續著上回的美國夢,這次本來是要繼續走美西的,要不然到加拿大賞楓也是成世的宿願。這幾年間,瀏覽網路上的旅遊行程,從這國考慮到那國,就從來沒有關注過土耳其。忽然會決定成行,或許就是這點全然的陌生,壓根沒接觸過的冒險心態,在價格與其他客觀因素的配合下,陰錯陽差就賭這麼一把了──終歸一個最主要的念頭,陌生的土耳其,應該很多新奇的東西可拍吧?使我坐在飛往土耳其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阿酋航空班機上。

      從杜拜飛往伊斯坦堡,實際飛行時間大約三個半鐘頭,但因又跨過一個時區,所以伊斯坦堡和台北的時差是五個小時。至於為什麼要在杜拜轉機,不搭乘直飛航班呢?那沒得選擇,因為從台北到土耳其,本來就沒有直飛的飛機。

飛機緩緩降落,對土耳其國土的第一印象。

飛機停妥,怎麼剛好停在貨機區?眼前是滿坑滿谷的貨物。

跨出空橋進機場。噢!這是我第一次步入歐洲的區域,沒料到竟會從土耳其。

       過海關非常快速哩!快到我都有點驚訝,彷彿打個照面,無須確認身分,入境章就這麼蓋下去了。感覺對來訪外國人士非常友善,算是個安檢程度低的國家。(傳聞因核武問題,美國正考慮對伊朗動武,中東情勢緊繃,土耳其正是鄰近國家)

      ↓領行李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換土耳其幣。土耳其錢的一元,這時候大約是台幣14塊,是運氣不錯的划算當頭。掏出100美金,當場換到的是217TL(里拉),手續費被狠削10TL(約台幣140)1377950850-533862217[1] 

     ↓終於踏進土耳其國土,深呼吸一口,初秋的空氣相當涼爽。下午三點左右的機場外,滿是接機的人潮。

呵呵,這裡的計程車是小橘,不是小黃。

      在擁擠的接機人潮裡,我們高高瘦瘦的導遊順利的接到我們,巴士也在一旁等候,因此人和行李均非常有效率的上車,正式開始土耳其之旅。

      ↓這位就是我們的英文導遊,土耳其人,今年28歲,身高估計約190公分,名字好像是叫OZAN,很不好意思我一直沒記起來,因為他說可以叫他「鬍秋a」。

      很幸運,鬍秋a是位有經驗的在地導遊,對整個行程掌控自如。他說他花了年的時間、經歷嚴格的考試才拿到導遊證照,這份專業,在在顯示於接下來十天的旅遊過程中。

      我們一團25人,剛好達到應坐大遊覽車的標準,等於一個人可以霸占兩個座位,很舒服啊!

從機場往市區八分鐘,咦?就見到家樂福和屈臣氏?跨國企業超厲害。

才剛進入市區,立刻就領教到伊斯坦堡塞車的威力。

      「全世界最大的停車場」,導遊是這麼說的,當然是形容伊斯坦堡塞車的景況。不過上回去紐約,領隊也是這麼說。據我親身兩相比較,伊斯坦堡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塞啊!後照鏡映出我們司機無奈的表情。仔細看,車窗上是鳥屎耶!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鳥兒都喜歡在車窗上投彈?在接下來的旅途中,幾乎每到一個休息站,都會有專人很勤力的刷洗車窗,不是沒有原因的。

      然而話說回來,我們來的這一天恰巧遇上為期四天的伊斯蘭「宰牲節」,等於是小過年(大過年是「開齋節」)。「宰牲」,從字面上來看即有獻祭的意思。傳說只有在這四天中,為家人宰牛、羊,牛羊才會載人們過生後的橋。在這節日,穆斯林們都會精心梳洗,外出與親人、朋友聚餐,因此好像全伊斯坦堡的人都出門來了,街上才會塞得特別嚴重。

      在綿延的車陣中,巴士在伊斯坦堡這古城中,慢慢接近博斯普魯斯海峽、黑海與馬爾馬拉海匯集處。忽然,在右手邊,遠遠出現了一片彩色如積木般的建築。

天啊!太漂亮了!這真是伊斯坦堡給我的第一個感動。

      海峽邊,似乎正舉辦著軍事展,有飛機、軍艦和二次大戰時的舊型潛艇,等我們十天後再回來,這展已經收攤了。

      很好奇,這樣一大片山坡地上的建物(民宅或公共建築),是有計畫的規劃下建成的,還是土耳其人本來就喜歡將房子外觀漆成鮮豔的色彩?在接下來的旅程中,其實不乏彩虹般的房子。

層層疊疊,越看越像樂高。

      見到彩色積木,我們也準備開始上大橋要跨海了。

隨處可見清真寺的尖塔。(惱人的車窗倒影,請自行忽略之) 

交通警察騎重機、配槍。

來了,才說起今天是宰牲節,便看到成群的羊在街上,不會是交易待宰的吧?

伊斯坦堡的大型公車也塞滿了乘客,座位是背靠背的。

     ↓愛買衣服的我,很快發現,沿途有好幾間大型的男裝店,卻一間女裝店都沒看到,可見土耳其的男生可以盡情「花枝招展」,女生的外表卻必須受到諸多限制。

台灣的馬路上通常是賣玉蘭花的,這裡是賣花束。

     貪看異國街景,興味盎然,雖然塞車,感覺好像也沒過多久,天色卻很快說暗就暗了。

古城中也有許多大型建設正進行著,工地裡感覺東西擺放十分整齊。

果然是土耳其,卡通貓戴著大大的惡魔之眼。

      在迅速昏暗的初秋天色中,車子來到歐洲的最東南角,導遊在前頭很積極的介紹,這邊是黑海、那邊是馬爾馬拉海,博斯普魯斯海峽是歐洲和亞洲的交界......,我一邊忙著拍照,其實已經東南西北難分了。

      ↓黑海是黑色的嗎?以前總有這疑問,但今天隔著車窗親眼觀看,暮色中,它其實是深沉的青褐色,並不如想像中的黑。或許在陽光下,也會是湛藍。總之,來到這地理課本上讀過的地名,有種奇妙的開心與不真實。而海邊的大型船隻與清真寺,更增添了一股遠颺與神秘之感。

      過了這地理上的微妙交界,交通忽然順暢起來,我們已經離開伊斯坦堡的車陣,感覺根本沒拍幾張照片,竟然塞了兩個半鐘頭。導遊宣布,現在終於進入亞洲的範圍了。什麼?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好不容易來到歐洲,才一下子,我們又回到亞洲了!4  

 

       噢,令人錯愕的還不僅如此,伊斯坦堡,今天也僅能匆匆過境,這次的行程將以順時針的方向將土耳其國土繞行一周,儘管天色已暗,進入亞洲才只是長途跋涉的開端而已,要到達今晚住宿的地方,預計將有4.5小時的車程,大概半夜12點半左右才會抵達──聽到4.5小時,一、二、三,我立刻進入昏迷模式,睡到什麼都不知道,反正真的累了。

 

      不知何時,也不知何地,來到中繼的休息站,沒有很想尿尿也下來活動一下。一下車,呼!好冷!日夜溫差頗大。

大型休息站裡瘋狂瀰漫著Pizza的香味,吼,肚子好餓喔!

    飢餓中上車繼續睡,又不知多久,來到用晚餐的地方。

好像沒有店名,就叫Restaurant

      關於晚餐,領隊沿路已經先打過預防針了:土耳其的飲食習慣與台灣大不同,口味亦迥異。通常一餐之中會包含生菜沙拉、湯、麵包、主食和飯後甜點;主食一般是除了豬肉之類的肉類(回教禁吃豬肉),米飯和馬鈴薯為配菜。然而見到實際食物,還是不免驚異。

生菜看起來是沒什麼大差別,可是沒有沙拉醬,看你要淋橄欖油醋或檸檬水。

     我知道土耳其盛產橄欖油,可是嚐起來,怎麼跟印象中的完全不同?

又乾又冷的麵包。鷹豆湯就是一碗黃混混的湯,不拍也罷。

      ↓主食是烤牛肉,但很明顯是合成的漢堡肉,味道不錯,然而也半溫不冷的。米飯跟在杜拜機場吃到的差不多,反而比較能接受。

      ↓甜點。哇!這太精采了,超甜的!吃起來有點像是糯米製品,已經極甜了,還在糖水(或蜂蜜)裡泡得軟軟的。老實說,滋味是討喜的,然而我想,即使是螞蟻人都不一定能接受這樣的甜度,簡直有點開玩笑的意味。土耳其人飯後都會吃這樣甜的東西,得糖尿病的卻並不多,非常值得深入探究原因哩!

      最後,幾乎沒有人把兩塊「糖」全吃掉,甚至原封不動的讓服務生收回去,相當不給面子。但我覺得,一來就體驗到異國吃食的大不同,仍然非常非常之有趣,這才像出國嘛!

餐廳外販售的,好像是抱枕?哈哈!是海綿寶寶嗎?

      繼續趕路,夜晚的道路有著鄉下的寧靜與空曠感。導遊預測得相當準確,大約12點半,我們才終於抵達番紅花城……

 

……秋之土耳其,未完待續